【立此存照】清华常江:我曾经的学生这样讲述被性侵经历

7月29日,清华常江在微博展示了一位性侵受害者叙述的经历,并附评论——
#I’ll be your voice# 这个姑娘是我以前的学生,而且是比较熟的学生。她非常优秀也非常努力。毕业以后我们一直没什么联系。没想到再次听到她的声音,竟然是这样的事。作为教师,我一直觉得自己还算尽职尽责。可是时隔多年,听到自己学生这段曲折的遭遇,试着体会她当时的无力感,还是让人觉得很难过……如果一个社会里,侵害她们的都是她们的上司、长辈、老师,那么凭什么奢求她们去打心眼里信赖这个世界呢?
这篇文字这样写道:

常老师,您好,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我是您XXXX的学生,看到您在微博上发起的#I’ll be your voice#活动,真的是非常敬佩也非常感动,关于性骚扰的这个话题,其实我也有一些故事,但一直在挣扎,毕竟没有受到太实质性的伤害,有一些连我自己都无法分辨究竟算不算性骚扰,害怕变成他人人口中哗众取宠博眼球的人:就这点事也好意思拿出来说。但随着阅历的增长和对事实判别能力的增强,我认为我所遭受的是性骚扰,就算有人认为这不算这不是,我也希望,能有人通过我经历的事长点经验,遇事多留个心眼。第一次感觉自己受到了性骚扰或是骚扰暗示,是大学的一次实习。2013年夏,当时我原本也在面试一份实习,但后来接受老师的推荐,去了一家网络媒体实习,工作是担任该媒体总监的业务助理,推荐的老师和我说此人非常有经验和眼界,跟着他工作能收获很多。之后的面试沟通都非常顺利,但因为当时要参加学校的活动,离京两周,因此与这位“媒体老师“商定两周返京后入职。

这两周期间,该老师几乎每晚都给我发微信,内容是说他的一些很牛的故事,或者和我聊天,问一些我个人的情况,还嘱咐我在外参加活动要注意安全。这一切都在让我感觉是好脾气的媒体老师在了解他的实习生,因此他的微信我也都会认真回复。但他在每次聊天的结尾都会唱歌,是的,发微信语音一段一段的唱歌,甚至有时候不聊其他的事,只唱歌,这一点让我非常奇怪,他还让我发自己的照片给他,说是想了解我们的活动。同行的同学说,这年头哪里有实习的老板会给实习生唱歌的,这人是喜欢你吧?(是的,在当时,我们都默认,非陌生人模式的接触的原动力,应该只是喜欢,根本没有向“骚扰”这个方向去想,而我觉得他一个年近40的人怎么会喜欢我,因此也没有多想)

两周后,返京,计划端午节假期后入职,在放假前一天,该老师微信说,端午节期间由XX媒体人发起了一个研讨会,去的都是媒体界的大咖,他也收到邀请,我当时虽未正式入职,但作为他的业务助理,也需与他同往。当时没多想,只是感叹媒体人太拼了,放假还要工作,于是答应了他。后来他发给我研讨会的地址,是在顺义的一栋别墅里,并说让我在某地等他,他开车接我一起去,我当时依然没有多想(感觉自己真是傻fufu的小白,兔),只是担心回来要怎么办,于是和男友商量,是不是需要接我一下。还没商量出个结果,该老师发来信息说,因为研讨后有酒会,别墅是发起人的私人别墅,所以在别墅住一晚,让我带好换洗衣物。直到此时,我才警铃大作,直觉告诉我这事不对,男友也让我不要去,考虑到之后还要和他工作,所以我找了个很蹩脚的理由回绝了他,他又说了两次,看我十分坚定,这才作罢。

入职后,看得出他还很介意这次的拒绝,对我爱答不理,并且说过几次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你都不会把握之类的话。一度让我非常郁闷和自责,感觉老师有心栽培我,而我还瞻前顾后小人之心。之后,每天实习,认真工作,该老师则会在我工位旁的空地上摆架势练跆拳道的一些基础动作,每每练完都会问我怎么样,我自觉非常无语,但鉴于实习生的身份,故每次都会称赞附和。

一周后,该老师开始在午餐期间带我出去应酬,一些广告商的宴请,他都要我和他一起去,席间自是举杯频频,他也会让我敬酒:你最年轻,应该敬XX总一杯(万幸我并非滴酒不沾的人,酒量虽不大,但一两杯酒也不至于醉)。一次应酬之后,感觉他有点上头,面色通红,问我:你有什么梦想?我说自然是希望自己能有很好的事业发展和和睦家庭。他说别说这么宏观的,就说你对生活本身有什么期待,我答,我梦想中的生活是在海边有一所自己的大房子,和爱人住在一起,好友亲人都住在附近,生活很惬意(孙燕姿歌迷本迷)。他又问:你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有,他追问我男友是干什么的哪里人,我当时的男友和我一样是外地考来北京某高校的学生,于是一五一十的回答了他。他轻蔑的一笑说:学生?学生能有什么出息,你们俩一起奋斗,他能满足你的心愿吗?你跟着我,三年,你就能达成你的心愿。

至此,我终于不再信任这个人了,三年,北京,达成心愿,基于我对北京和所学专业的了解,除非天上掉馅饼或中彩票,否则通过正常途径绝不可能在三年内买房买车走上人生巅峰。

将此事和男友及父母说了后,他们一致认为我应该立刻辞职,于是我鼓足勇气,向他提出了离职。他非常生气,并和多位同事抱怨我不靠谱其至提出我工作能力不行等说辞。但因为我去意已决并且订好了回家的机票,他只能让我办离职手续。在我提出离职的第二天,他就将另一个原本在采访部的实习生调来当他的助理,第三天,该女生和我说,头天晚上这老师就要求她去KTV陪他和同公司其他几个部门负责人喝酒唱歌,期间不乏动手动脚的事。女生觉得很无助,问我有没有类似的经历,我将我所有的经历都告诉了这个女生,并且让她赶紧离开这个人。后来因为我机票定好的缘故,第五天,我就飞回了家,后来发现他删除了我和他的微信好友,至此这个所谓的老师,终于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但当时自己并没有任何证据留存的意识,也因为毕竟自己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因此我也没有保留任何和他的聊天截图)只是有些担心,不知道后来那个实习的女生怎么样了。

一年后,网上流传出他所在公司的内部员工实名举报信,举报这位老师在职期间多次利用职务之便和女同事、实习生发生不正当关系,并涉及滥用公司资金等问题,后来,这封举报信也不了了之,而此人,据我所知,换了一家公司依然在媒体界风生水起。

此事过后,我思虑了很久,究竟我受到的这一切算不算性骚扰,严格来说,可能这中间更多的是一种暗示和试探,暗示我他很有能力,能够满足我的很多心愿,试探我是否有意接受他,试探我是否会傻乎乎的上当。后怕的是,如果在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我选择了相信他,选择了单纯的服从他的安排,可能我就会经历更糟糕的事。所以很庆幸我没有独立处理这件事,而是选择了求助男友、朋友和家人,一方面他们会给我更客观的判断,另一反面万一出事,也有人知道我和谁在哪,能及时找到我。

因此,也希望我的这一段经历能够让很多初入职场,或是开始第一份实习的姑娘们有所警示,不要相信莫名其妙的油腻腻的好,不要被一个人的外在身份和地位所震慑,面对去私人场所、喝酒应酬等邀约,除非自己能做好万全的抽身准备,否则不要轻易前往,因为很多时候,邀请其实就是试探试探这个人有多少戒备心,试探这个人是不是可以轻易被控制,试探这个人内心是不是也有概率会为钱财出卖灵魂。学会拒绝,学会说不,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第一步。

……影般的生活。但如果时至今日我遭遇这些,我想,我会鼓起勇气揭穿他们虚伪的面具,让他们猥琐的一面暴露在众人面前。这是因为我发现,这些人只敢生活在阴暗的地方,他们才是惧怕阳光的人,他们才是做错事的人。而我们,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另外,证据留存,是事后追责和举报的关键一环,因为这些事往往都发生在二人独处的时候,到时候口说无凭,很容易被坏人颠倒黑白,所以大家也要学会留存证据,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和恶心而删除各种记录,不要给这些坏人狡辩的机会。同时,也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冷漠,在被侵害的人求助的时候,能够施以援手,哪怕是表现出保护的善意都好,这样才能让越来越多的人勇于揭露侵害者的真面目,才能让那些心理阴暗的人无处做案。

谢谢常老师听我讲这些事,因为我没有留存任何记录,事情也都过去很久了,所以也无法实名举报,但还是希望我经历过的事,能给大以警示吧。

 

请点击下图查看上文原文: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中国Me Too

骚客文艺 | 赵楚 :我们男人要改变,是时候了

【立此存照】你会用多少种语言说“me too”?

【立此存照】性侵受害者:性骚扰像二手烟,早就无所不在了

胡涵Marvin:告别公知时代

【立此存照】摇滚圈MeToo:迷笛副总周翊被控性侵,创始人张帆曾希望当事人“原谅”

【众人推】#MeToo,真的走得太远了吗?(朱利安大王等)

 

2018年7月29日, 6:36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