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Jimmy Tan

最开始,只是在摸索 Clubhouse 这个软件,隐约感觉到它通过把人和人比文字拉近一点点,或许能让我们重新讨论起来。于是和台湾设计师朋友 Alisa 随意开了一个聊天室,取了一个很大的名字:两岸青年大乱聊 – 所有人问所有人。

cdtimg

初衷其实很简单。信息和地理的区隔容易造成不了解甚至误解,而我十分相信“好好讨论”的意义。那不如我们就来聊一聊,聊什么都可以。也可能是从设立聊天室我就有一点点担心,加了一句“唯一规则是友善和尊重”。但后来发生的事情,是完全出乎了我们预料的。

我们最开始还是在有些小心翼翼地聊一些比较广泛的话题,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不如从天气聊起吧”。很快议题就走向了公共与政治——我并不觉得这些话题是不应该聊的,在这样的聊天里话题能那么快地走向这些,恰恰意味着我们应该讨论这些话题——它们跟我们每一个人有关——也或许意味着,我们憋了太久了。

后来发生的,也就只能用数字代表了。我先看着聊天室的人从几十人上升到几百人。中途我将主持人的角色交给了两位发过言,我认为可以帮助讨论继续发生的陌生人。我再回来看时最高的时候人数有 2000 多,凌晨有朋友发信息告诉我人数已经 5000 了——意味着它已经达到了 Clubhouse 一个房间能有的人数上限。到现在,在开始聊天室 18 小时后,它还在继续,我也时不时进去听一会。

cdtimg

在这个房间里,我听到关于香港、台湾和大陆的讨论,也有关于“你们那里怎么过年”,“你们那里性别歧视严重吗”这样的讨论。最开始我觉得它“失控”了,后来我发现,这不就是我所期待的吗?很有意思的是,有人赞叹“这才是沟通和对话”的同时,也有人开另外的房间说“听了两岸群,觉得他们没救了”。

在任何人给它下判断之前,我们都应该看到,我们听到的是这十几个小时讨论中的一个片段。在我听到的内容里,也有不礼貌的,不就事论事的,甚至有阴谋论的——但是与此同时,这个临时发生的讨论和没有权威的环境里,大家总能自己校正这样的偏离,我听到的大部分时候,大家能好好地说话,好好地讨论。这让我相信这里面的大部分人——如果说它可以是整体社会的一个缩影的话——是可以对话的,也是愿意对话的,并期待有一个好的对话环境的。

从这次经历,我有几个学习:

  1. 需要设立讨论的规范和框架,才会有更好的讨论发生

什么是被鼓励的,什么是不被容忍的。在我将房间交给陌生人后,他们似乎自己建立了这样的规则,有发言的时间,有的人发言前会征询意见。

  1. 能发言的人数需要限制

在一开始,我们让所有举手的人都可以发言,这某种程度上是让这个房间火起来了的一个原因。但是也造成了打断他人,没有聆听只有表达的情况。下次或许可以尝试一个固定的人数,和“轮流上台”的机制。

  1. 议题需要聚焦,并限时

一次聚焦一个话题,并在一定的时间之后就结束。

Clubhouse 让我觉得很有希望的地方在于,它用一种更亲密的方式(声音)把陌生人带到了一起,对于习惯用键盘骂人和阴阳怪气的人则不友好。它让我们更有可能看到对方是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一个概念,一顶帽子。

我也看到,现在在中文世界里使用这个 app 的人已经被筛选过。可是即使是这样,这些好的讨论的可能也十分珍贵。接下来,我还会继续尝试“好好讨论”的可能——如果你也有兴趣一起,欢迎发邮件给我:[email protected]。我的 Clubhouse ID 是 jimmytanx。

在这场“失控”了的讨论中,有人第一次接触了“对岸”真实的人,有人想“原来你们面临的是这些”,有人看见“原来对方不是魔鬼”,那这次讨论就是非常,非常有意义的。

用我看到的两个截图结尾吧: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