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档案卡
标题:【CDT周报】第69期:从“厉害了我的国”到“这是我们最后一代”,不过短短三年时间
作者:中国数字时代
发表日期:2022.5.16
主题归类:最后一代
CDS收藏:时间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中国数字时代所有,欢迎个人、媒体和研究机构在注明来源的前提下免费使用。详细版权说明

上期内容:【CDT周报】第68期:总想过太平日子、不想斗争是不切实际的

本周中国数字时代【404文库】新增文章10篇,【每日一语】新增网语6条,【大事记】收录热点事件2条,累计向读者【推荐媒体】70个,刊登读者投稿4篇。

编者的话:

5月9日—5月15日 这一周,江苏睢宁防疫人员一段“入户消杀”视频的流出引起了全网恐惧:大白们以防疫为名强行进入阳性患者空置的房子里,在户主各种私人物品表面喷洒大量消毒液,全然不顾是否会导致电器损坏、服装脱色、地板腐蚀,甚至还把冰箱中的食物进行清理……而这样的“消杀”你无法拒绝,因为不配合的住户将被强行撬门进入。这种野蛮、愚蠢、荒谬的举动彻底击溃了普通人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因为“如此消杀,杀的是普通人的安全感,而不是病毒。”而仍在进行着“防疫保卫战”的上海,挨家挨户强制“入户消杀”的情况也开始出现,甚至有人还拍到防疫人员翻窗入室的画面,上百万上千万的房产,瞬间就成了陌生人想进就进的“韭菜盒子”,而比举着宪法也挡不住入户消杀更令人绝望的,是官方的回应——“入户消毒是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by 上海官员),以及媒体的报道——“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各地就一直如此执行”。有网友感慨,交出钥匙可能是我今年听过最恐怖的话了,交与不交没有任何选择余地,你的东西将会被人像对待有毒垃圾一样随意处置…交出钥匙无异于交出灵魂。入户消杀,不仅违背了科学,更违背了法治。中国“一阳迁徙,掩耳到零”式的防疫政策所引起的人权问题已受到了世卫组织的关注,总干事谭德塞更表达了“清零政策不可持续”的观点,而这显然触犯了习近平的“三个坚决”,联合国账号所发的报道立即被删除,微博上大量带有谭德赛头像的新闻截图消失,看来“中国在告别了德先生,赛先生之后,又告别了谭德塞先生。”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甚至批评谭德赛发表了“不负责任的言论”。讽刺的是,在两年前世卫高度赞扬中国抗疫模式时,外交部长王毅则表示“支持世卫组织,就是支持挽救生命,这是任何有良知的国家都应做出的选择。”

img

极致的荒唐带来了极致的绝望,上海一对夫妻在拒绝被强制隔离转运时遭到警方威胁“ 如果你拒绝被转运,将会受到处罚。处罚以后,要影响你的三代!”而男子回复了一句极致悲怆且决绝的话,“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有网友说仅在2022上半年我们就听到了两句可载入史册的话,堪称对这个无耻时代最为激烈的控诉,一句是来自丰县铁链女的“这个世界不要俺了”,另一句便是这位上海男子的“这是我们最后一代”。当“不能说不的沉默肉身用自绝后裔说不”,当“弱者用唯一能拿出来抗争的东西终极躺平”,断子绝孙便已经不再构成一种诅咒,而是成为了一种义无反顾的“与未来的诀别”。这振聋发聩的对白自然激起了全网共鸣,引发了微博上的“赛博游行”,但仅仅过了几个小时,相关话题就被彻底清零。有网友希望“最后一代们”学习港人“揽炒”的决心:为什么不能让它们是最后一届?毕竟当人们用不生育权抵抗的时候,已意味着ta本身已退无可退,几乎没有任何权利了。还有网友建议“还能润的年轻人用脚投票”,但国家移民管理机构却在本周突然宣布收紧出境限制——“非必要不出境”,就如同配合“非必要不出生”,这也让越来越多人的焦虑感爆表,各种“中国即将关门”的小道消息在墙内外四处流传,就连环球时报都不得已出面为“停办护照”、“绿卡剪角”等消息大力辟谣。其实,无论是“绝育潮”还是“移民潮”,背后反映的是民众的信心垮塌,一旦流失,重建将无比艰难。毕竟,从“厉害了我的国”到“这是我们最后一代”,不过短短三年的时间。

imgv

一周荐读:

5月11日,一段防疫人员试图强行拉“密接”市民去隔离的视频及其对话在中文互联网上被热传。一名身穿印有“警察”字样防护服的人员威胁称:“ 如果你拒绝被转运,将会受到处罚。处罚以后,要影响你的三代!” 这位市民回说:“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我现在已经不再愤怒。因为愤怒不能改变任何的东西,也没有人会把你的愤怒当成一回事。 但是今天,我和这个体制有了私仇。公愤要通过公共渠道去宣示,但是私仇,就必须运用个人的所有方法,去复仇。 我期望,所有在这场灭绝人性的事件中,遭到伤害的人,都把自己所收到的伤害,当成一场私仇。

2022年5月9日,距编程随想最后一次发文已经整整一周年了。编程随想,中国互联网时代的英雄,匿名反抗党国的先驱,注定将载入史册。他不仅仅是“翻墙教父”,更是一个伟大的启蒙者。

根据台媒《自由时报》5月7日的报道,“帝吧官微”运营者尹垣程与妻子刘慧,在2020年12月曾被花莲地检署以“散播不实信息”和“改造文书”两项罪名起诉;后来,两人为求轻判当庭认罪。花莲地方法院对尹垣程的两项罪名分别处以有期徒刑3个月、拘役50日的处罚,并判决刘慧拘役40日,缓刑2年,得易科罚金—意思是,鉴于情节轻微,可以交钱代替服刑。

虽然各个社区的居民想尽办法自我组织,进行自救,但上海居民的生活依然非常艰难。这主要是因为基层志愿组织的困局:它们承担着大量维持居民生活的责任,却没有权力,也没有办法抵抗政府权力滥用给居民生活带来的破坏与不确定性。自媒体“先生制造”采访过一位在两千多人的上海老小区建群自救过的居民。文章提到,当居民们对“清零”的政策出现意见分歧时,有一方熟练地怀疑另一方是间谍。

一周关注:

5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答记者问时表示,考虑到新冠病毒的特性以及对未来的预期,世卫组织认为清零防疫政策是不可持续的。他还做出补充,强调世卫已与中国专家讨论过此问题,已表达了“清零政策不可持续”的想法。

近日,据微博博主@fanfanyang在魔都 发帖反映,在上海封控期间负责一部分核酸检测的“中科润达医学检验实验室”出现多例新冠“假阳性”报告,一些封控在家足不出户的居民也被检测出阳性。他们没有复核机会便被强制转运方舱,后在方舱检查后又都为阴性,过程饱受折腾。

5月12日,多家官方媒体转发了来自国家移民管理局的消息,消息称将“从严限制中国公民非必要出境活动”,据称这一目的是为“配合打好疫情防控战”。从即将颁布的相关措施来看,未来中国公民“出入境证件审批签发”、“非必要出境活动”等方面将受到更严格的限制。

5月7日晚,浙江舟山许多市民拍到罕见的天象,整个夜晚的天空被红光覆盖,如同一片血红,这一天象网民纷纷解读为“恶政隐”(恶毒的政治隐喻),最终 @时间视频 将视频评论区关闭,不再允许讨论,已有的5000余条评论无法通过“最新排序”的方式显示,仅能看到部分被挑选出的“热门评论”。

5月8日,@沸点视频 发布了一则视频新闻称江苏苏州一对夫妻因新冠疫情被封控在上海,不得已将13岁的儿子独自留在异地的家中66天,期间孩子除正常学习外还需要照顾一对宠物的伙食,日常三餐依赖自学烹饪或偶尔点外卖解决。

我们普通人的安全感,很大程度上都建立在自己居住的房子,一手置办的家具、一个衣柜,一墙的书和唱片,一只猫一条狗一个盆栽。如果这些,可以被外力肆意暴力毁去,如果那扇被称为家门的门,可以随时被人以一个理由撬开,普通人,还有什么最后的安全感可言?

一周惊奇:

有人在知乎提了这么个问题:今年真的有很多私营企业破产,很多人失业吗?截至目前,5091人关注,831万次浏览。很多人赞同的一条回复是:我认识的不做国难生意的公司,都快死光了。用自身实际经历来回答的话,只能说很难,看不到希望。

没想到,每天核酸一次,续航48小时的时代,可能真的要来了!5月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电视电话会议,会上指出,大城市要建立步行15分钟核酸“采样圈”。据浙商证券估算,要实现15分钟核酸采样圈,全国要设置32万个检测点(含已有医院等);因为常态化检测,检测量会激增到8300万人份/天。一场超大规模、极为复杂的社会实验,又将在中国的核心经济腹地上演。

接连遭遇权力失范、市场失灵、人性失善打击之后,很多人内心也正在变得越发灰暗。 与这种社会心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被临时赋权的志愿者或工作人员,在一纸工作牌和一圈红袖章的刺激下,心理因为权力亢奋而高度膨胀。 他们面对底层权利和尊严,行使平庸之恶”,不断进行底层互害,随时就能越过了人性底线。

我有一次问我的主治医生,说自己脑海中常常会有一些很矛盾的想法,会不会是精神分裂?医生温和地微笑,说精神分裂是有明确症状的,你应该不属于。可是我现在,终于亲眼见到明确症状是什么样的了!!!如果说现在上海的核酸方案还不算精神分裂——那真的是在医学上都说不过去!

为什么这一周都没有看到什么提供了信息增量的严肃新闻报道呢?我想了很久,大概是扎在媒体心头的两根刺在作祟。一根刺是自我审查,自觉提升了新闻事件的敏感层级,主动放弃了追寻真相的努力。一根刺是受众筛选,在长期的哽咽式报道中筛选和培养出了庞大的受众,他们不相信存在官方通报之外的真相。

一周讽刺:

微博用户 @小羊爱吃酱肘子 在母亲节这天发布了一条由绘文字(emoji)拼成的图片向丰县铁链女致敬,并提醒人们不要遗忘。之后,Ta接到了警方的电话,对方在获取了“个人信息和工作单位后”,询问这部作品“想要表达什么”,并提醒“不要把风向带偏”……

国足,更确切说是中国男足,自古以来艰苦努力,为国民体育事业发展奋斗不息,屡战屡败从不低头,却承受了国人最多的辱骂与嘲讽……究其原因,都是因为国人片面看待这项运动在国际比赛中的成绩,片面追求在世界球队排行榜中的名次,给中国男足的健康发展套上了沉重的枷锁,也严重扭曲了中国男足原本该有的光辉形象。

一周分析:

马某某(网名Ya Ya)的推特和电报账号均为国内手机号注册。中国大陆手机号和实名身份关联,对于大多数网友来说应该是常识,马某某为研发部经理,对此应该非常清楚。俗话说“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马某某在电报上“反共建国”,却又对自身安全如此疏忽,只能一声叹息。前些时候,我和一些国内因言获罪的人士有过沟通,蹊跷的是这些人士几乎全部因推特上的言论被定罪。

在我国,由于社交平台按照规定要采取实名制或进行实名认证。故此,对于社交平台而言,网络用户是已经识别的自然人,故此网络用户的IP地址以及IP地址属地信息也就都属于个人信息……如果没有取得用户的单独同意,也没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合法性根据,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就擅自公布用户的IP地址属地信息,这种个人信息处理活动是非法的,应当依法承担侵害个人信息权益的法律责任。

一周言论:

现在不是强调“底线思维”吗?抗疫过程中坚持法治中国建设有一个底线,那就是保障和尊重基本人权,包括尊重人的尊严,生命权、财产权和表达不同看法的权利等。基本人权保障水平是衡量法治实行成效的最终标尺。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应对公共卫生危机,保障和尊重基本人权是底线。

这次战争爆发后,乌克兰的情况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乌国内不分党派,不分地区,不分阶层,团结一致,抗俄救国。可以说俄罗斯已经彻底失去了乌克兰。俄战败将使其彻底丧失重整旧山河,恢复帝国的可能。通过这场战争,俄与美国西方的这一对峙和争夺以俄彻底失败而告终。也就最终结束了后冷战或冷战的延续。

今天大家之所以转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除了纪念这思想史上的里程碑之外,可能还有对再次跌入陷阱的担忧和恐惧。然而要强调的是,在信息发达、思维方式多样化的今天,如果还有人想重拾两个“凡是”,那他们绝对不是蠢而是恶了。

如果不是在网上看到的一切、不能出小区的行动限制和饿肚子的威胁,每天在楼下散步可能还会给人一种风暴中平静的错觉…..我相信,这场疫情的现实,正在迫使无数人醒过来,这是任何知识分子大声疾呼都无法做到的自启蒙。很多人只是还理不清头绪——这当然本来就不容易,我自己也不断在理头绪。

一周故事:

一群从上海 “跑路” 失败的人,被迫卷入了场生存实验 —— 没床、没固定食物、没公共交通工具,如何在机场、火车站流浪一个月?这群“跑路”失败的流浪者,几乎囊括上海的所有 “社会面” —— 底层打工人、都市白领,飞加拿大、瑞士、新加坡的“出海派”……

当各地防疫政策将社会切割成一个个方形网格,核酸阴性证明成为普通人努力维系正常生活的通行证。 失去“48小时”核酸证明容易让人有种强烈的不安感,在公共服务点做核酸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

我生活在上海这样一个大城市,也没有犯法,身体也尚未完全康复,却这样没有人权地睡在一个毛坯房里。出去打车也打不到,想回家也回不了,就算我是天王老子家财万贯,今天我在这个毛坯房里也睡定了,走投无路,没有选择。仅仅因为我是一个密接。

马冯艳在建议书里已经开始担心危楼,这个担心,在她和她的同学们心里, 显然已经存在了很久很久。她替校长想到,校长肯定也知道墙在漏水,只是找不到钱去修缮。因此她提出两个建议,一个是找主管部门申请钱,一个是找当地企业捐钱。 她可能怕校长不重视她的话,所以她提醒校长应该行使他所有的权力……

一位刚失去母亲就被父亲家暴的拉拉报警,警察告诉她,母亲去世,你应该留在父亲身边。一位伙伴替被送进扭转治疗的跨性别朋友报警,警察以 “家庭内部矛盾” 为由拒绝出警。一位父亲报假警请警察抓回被家暴后离家出走的跨性别孩子,屡试不爽。

一周视频:

5月12日,微信频道号“荐见”发布视频《朝阳群众:请换位思考!》,两个小时之后遭到删除。随后,“荐见美学”再次发布该视频,很快又遭删除。中国数字时代已将该视频存档,并整理了其中的主要对话。

5月10日,一段上海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与两名美国女子通话的音频在网上热传。在这段对话中自称是CDC的官方人员要求两名外国友人听从指示前往集中隔离点,而其中的一位“冷静妹”(网友命名)则据理力争,逐一陈述为何坚持要继续居家隔离的理由,同时还不忘为自己的中国邻居争取权益……

5月11日,网传在上海封城期间制作了讽刺节目——《爱丽森假新闻》的网络红人 @王天小天王(Dawn Wong)在最新第二期视频发布后遭上海警方约谈,之后被迫将微博、YouTube平台上的内容下架。

5月9日,一段“上海市民给政府人员普法”的视频在社交平台流传,画面显示某小区居民聚集在单元楼下集体抗议官方对住户实施“硬隔离”,一位身着红衣并佩戴口罩面罩的男子面对多名警察、防疫人员据理力争,普及法律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