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档案卡
标题:中国到了调整疫情防控政策的时候
作者:安邦咨询
发表日期:2022.8.28
404 日期:2022.8.29
来源:安邦咨询
主题归类:清零政策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编者注:安邦咨询(ANBOUND)是创建于1993年的独立跨国智库,30年来坚持基于信息分析的战略问题研和政策分析,在宏观、产业和城市等领域享有知名度。安邦智库与此前宣布解散的安邦保险并无关系。

由于特殊的考虑,中国目前采取的疫情防控措施可能是世界上是最严格的。在国内,中国目前采取的是“社会面清零”政策,即在政府划定的疫情监控范围之外,要实现“零感染”目标。对于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来说,实现这个目标的难度极大。除了需要中国政府有极强的社会动员能力和治理能力,还需要中国的老百姓高度配合政府的要求。

客观来看,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初期,在全世界对疫情都知之甚少、缺乏疫苗和治疗药物的情况下,中国依靠强有力的社会管理方式(如封城等静态管理措施),截断了疫情大规模传播的渠道;依靠中央政府强大的资源调动和配置能力(如全国医护人员驰援武汉),集中力量救援疫情爆发地区,扼制了疫情爆发导致大量人员死亡的社会冲击。这种模式在2020年取得了显著成效,当年10月初的“黄金周”期间,中国境内旅游几乎完全恢复,景点游客爆满,与当时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深陷疫情困局形成极大的反差。

2020年疫情防控的成功和有效性,也使得中国政府越发相信,严格的社会管理方式对于疫情防控是非常有效的。因此,这种模式被作为原则,在此后的疫情防控中被坚持下来,直至2022年的今天。

随着新冠病毒的不断变异,病毒特性发生了很大变化。与疫情早期的高致病性、较高死亡率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相比,目前已成为新冠疫情“主流”的奥密克戎毒株出现了变异,其具有高传染性、低重症率、死亡率极低的特点,而且住院率很低。鉴于奥密克戎毒株的特点,且在多个国家并未导致医疗资源挤兑(但也有少数反例,如近期疫情高发的日本,造成医疗资源挤兑),中国以外的多个国家开始逐步放开疫情防控措施。到今年8月,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已经从疫情中放开,进入较为稳定的恢复阶段。

与其他国家不同,中国仍然沿用了两年前的严格防控措施。2022年5月份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指出:我国是人口大国,老龄人口多,地区发展不平衡,医疗资源总量不足,放松防控势必造成大规模人群感染、出现大量重症和病亡,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命安全、身体健康将受到严重影响。可见,中国现行疫情防控的一个重要考虑是,以中国的国情特点,无法承受较大规模的疫情死亡病例。

中国的抗疫策略和举措,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客观来看,在新冠疫情的“奥密克戎阶段”,中国的防控政策付出了很高的社会经济成本。2022年上半年,深圳、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都不同程度地遭遇了封城或局部封区,对经济活动、城市运行和人员流动造成的“冻结”效果,要显著高于2021年,甚至要高于2020年初疫情开始爆发时。2022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同比增长只有

2.5%,其中二季度只有0.7%。今年上半年,主要发达国家中,美国经济同比增长3.2%,英国增长

5.8%,法国增长4.5%,德国增长2.7%,日本增长0.9%。在东盟国家中,今年上半年,菲律宾经济同比增长7.8%,马来西亚增长6.9%,越南增长6.42%,印度尼西亚增长5.23%,新加坡增长4.1%。

不难看到,过去多年以强劲经济增长见长的中国,在2022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已经显著放缓,甚至有经济失速的风险。在下半年,中国经济有两大风险迹象值得高度警惕:一是下半年中国经济恢复并未随着放松封控而持续升温,7月多个数据显示出经济增长仍然乏力。让人担心的是,如果疫情防控政策仍未放松,此起彼伏的疫情散发就意味着,国内经济还会不断局部猛踩刹车。二是由于经济持续低迷,国内经济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不断凸显,房地产、地方债务、金融机构等领域的风险不断恶化,正在向系统性风险发展。

鉴于此,多家机构下调了对中国经济的预测。高盛将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从3.3%下调至3%。高盛表示,第三季度中国GDP增长可能只有3.5%,第四季度增长为3.3%。野村控股对中国经济的预期比其他机构更差,将中国全年经济增长预测由3.3%下调至2.8%;将第三季度经济增长预测由4%下调至2.9%,第四季度经济增长由4%下调至3.3%。要指出的是,如果今年中国经济增长低于4%的速度,可能会加剧不少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

中国经济面临失速风险,最大的影响因素是疫情冲击。对比国际社会的疫情和经济发展现状,所谓的“疫情冲击”实际上不在于疫情本身,而在疫情防控政策的影响。由于差异化的防控政策,正如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此前所分析,面对高传染率、低重症率、极低病死率的奥密克戎病毒,中国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极高的抗疫标准。其结果是,当外部世界处于乌克兰战争的冲击之中时,中国却陷于另一场“战争”之中—在严格封控政策之下的“抗疫之战”。从全球政经形势来看,在乌克兰战争背景下,中国实际上面临一次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意义上的“窗口期”。但遗憾的是,疫情的拖累正在使中国错失这次发展机会,乌克兰战争拖住了欧洲,而“抗疫之战”拖住了中国。

虽然乌克兰战争仍在拖累全球经济,欧洲更是首当其冲,面对严峻的能源危机问题,但需要承认的是,绝大多数国家正从疫情冲击之下恢复,经济与贸易活动、商务往来、跨国教育、旅游的需求等等,都成为多数国家的普遍需求。这时候如果中国仍然一枝独秀地维持高标准防疫要求,相当于在中国与世界之间,树起了一道很高的防疫门槛。这种状况如果持续下去,对于中国稳经济大盘无疑非常不利。中国当前的目标是“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发展要安全”,在安邦研究人员看来,当前面临的最大的“不安全”就是经济可能失速。

中国传染病死亡数月度统计

数据来源:中国疾病预防控制局。制图:安邦智库

从国内传染病的感染数和死亡数来看,新冠疫情与普通传染病相比,也处于较低的水平。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局公布的数据,2022年6月,我国新冠肺炎感染数为1541例,远低于流感(747038例)、手足口病(140661例)、病毒性肝炎(131857)、其他感染性腹泻病(95012例)、肺结核(67901例)、艾滋病(5626例)。在病死数量上,艾滋病为1647例,肺结核345例,病毒性肝炎51例,流行性出血热6例,狂犬病6例,流感4例,其他感染性腹泻病1例,手足口病1例,新冠肺炎0例。6月份数量显示,无论从感染数还是从病死数来看,新冠肺炎远远不及多种传染病,甚至远低于流感。是否可以认为,我们现在严格防控的新冠疫情,其危害与流感在一个水平?有人可能会说,新冠的低感染数与病死数,正是严格防控的结果。这似乎有一定道理,但其他传染病同样在防控之下,其数量仍大大高于新冠疫情。因此,可以认为,新冠疫情的致病数、病死数已经与两年前有极大区别。

我们相信,以中国政府和中国社会的治理能力,即使中国调整了防疫原则和标准,也不太可能出现西方国家那样的防疫失控现象,这同样是因为国情不同—中国的体制、强调集体主义的文化、政府的资源动员与配置能力,都不会陷入糟糕的境地。这种特点,不仅是中国疫情防控的底气,也是中国调整防控政策的底气。国内需要达成共识的是,随着疫情防控真正进入常态化,中国需要在更多方面与国际市场、国际社会接轨,要让经济要素、人员、信息、物资、服务等等流动起来。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新冠疫情的致病危害已经大大降低,防止经济失速风险应成为国内的头号任务。中国如果要在复杂的国际地缘政治与经济形势下趋利避害,就需要根据疫情的最新变化,科学调整疫情防控政策,以恢复经济为重,在常态化防控的时期逐步与世界接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