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无可奉告


和 无可奉告 联系: 邮件

斯伟江:2019,世界惊我以惶恐,我报世界以镇定。

编者按:文章已被删除。 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划分年轮,以纪念自己或者亲人,短暂而辛劳的一生。几年前的新年时,特别怀念我在狱中的小弟,等他重获自由之后,我居然就一点挂念也没了。今年这个时节,特别顾念那对身陷囹圄的成都夫妇,一般人不知道,什么是指定地点监视居住,可以说,是目前最厉害的刑事手段,比比这个,前阵子风靡微信的《世界上最挤的群租房》,可以算是撒娇了,让人难以承受的压力和措施。但这恐怕都是命定

2018年12月31日

敖以为 | “李删删”、乡村教育、青藏高原,我的2018及2019

作者: 李微敖   来源:敖以为 2018年3月,我加入《经济观察报》,继续自己的记者工作。从2003年开始,除去2007年到2008年在读书,我全职参加新闻工作,已经有14年多了。 最近这五六年,我对自己到底喜欢过什么样的生活,喜欢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应该是越来越清晰了。这大概也是年近四十,故而“不惑”吧? 对本职工作,我认为,自己是比较积极、努力、主动的,也保持了很高的新闻热情。是的,很高的热情。

2018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