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洋洋

回声Huisheng |递交4.5万人联署后,我去方洋洋的村子走了走

在方洋洋的故事里,最令人难过的是,她并不是无人关心,但没有人能够真正保护她,也没有人提供给她真正有用的帮助。村民们提起这一悲剧,难过和愤怒之余,感慨最多的是方家父母“老实”,没有力量和强势的男方家对抗。

但比起身处结构性不公下的个人,警察、村委、妇联……这些对反家暴工作负有职责的部门才是真正应该被问责的对象。在这起案件中,这些部门几乎是缺位的,既看不到他们对预防和制止家暴所做的有效工作,也看不到他们对居民的反家暴意识教育方面有所行动。

阅读更多

极昼工作室 | 方洋洋,在劫难逃

方洋洋死在22岁的冬天。医学上的鉴定是在营养不良的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婆家安给她的“罪名”是没能怀孕,没能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因此令她死前经历了殴打、饥饿和寒冷。从方家的女儿,变成张家的媳妇,再成为另一个素不相识人家的阴间“妻子”,她始终没能挣脱命运。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