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girl

Connect with 139girl :

青年的职业选择与自我修养

  大学原本就不止是接受专业知识教育的所在,我在感激专业教育带给我知识背景和思维训练的同时,更欣慰于在大学期间认识的每一位有意思的师友,收获的每一个新思想。不经过大学的洗礼,我不会有现在的认知水平,但这并不决定于我所修读的专业。     青年的职业选择与自我修养   文/项栋梁 (华东理工大学)   写下这个题目,其实心里非常忐忑,作为一名还没有真正走出校园的应届毕业生,我真的清楚自己所写的意味着什么吗?不过既已定下题目,还是谈谈自己的一点感受吧,我不想也不敢更不能告诉正在阅读的你应该如何选择,权且分享一些我曾有过的思考。 经过平顺辉煌或是跌跌撞撞的十几年学生生涯,青年人们在毕业这一年终于意识到,社会对他们的期望如此之高,而自己能做的如此之少。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写道:“一茬又一茬的男人就是这样不知不觉地走上了严峻的生活舞台。”每一次仓惶间,我们面临的都“不是同一条河流”,每一次都得靠自己做出选择。 职业选择,是我辈青年成为独立社会人之前要面临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虽然在大一入校之时我就被教育应当有职业规划的意识,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极力回避。生活如此丰富,又何苦太早给自己作出定义?直到真的到了要被推向人生前台的当口我才明白过来:真的,要给自己定个方向了。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理清专业和职业的关系,这意味着我要面对一个严峻的事实:我所学的生物工程专业既不是我填报志愿时所畅想的形象,也不是我所擅长的能够以之谋求更高发展的领域。因而,我所学的专业本身是否“有前途”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不适合意味着我要放弃专业知识这一“核心竞争力”,而放弃则意味着不可预知的风险,值得庆幸的是,承担自主选择带来的风险正是青年宣告独立走向成熟的过程。 于我而言,若能如早年预期的那样在专业领域不断积累进步并以之助推职业生涯发展,自然是最好的状态,但要披荆斩棘开辟一条新路倒也不至于为“虚度的时光”而惋惜。大学原本就不止是接受专业知识教育的所在,我在感激专业教育带给我知识背景和思维训练的同时,更欣慰于在大学期间认识的每一位有意思的师友,收获的每一个新思想。不经过大学的洗礼,我不会有现在的认知水平,但这并不决定于我所修读的专业。 接着我开始思考“我想做什么”这个问题。在我的个人体验中,这是整个职业选择体系中最难回答的一个问题,以至于我身边的很多同学直接跳过“我想做”转而思考 “我应该做什么”。从现实理性来看,“应该做”比“我想做”来得更实在更可行,但我还是忍不住对这样的逃避轻叹一声。如果在青春最闪耀的时候都不去憧憬未来的可能而不假思索地屈服于原本足以抗衡的现实压力,那将多么令人惋惜。我记得在最灰心丧气的时候也曾说过“别跟我谈理想,早戒了”这样的话,但我始终都 明白,童年是树立理想的时候,青年是实践理想的时候,说理想,从来不是可笑的事情。 在分析具体的职业与岗位之时我发现,要明确“我想做什么”,尤其是“只做什么”,需要有莫大的勇气和智慧,这一点我很难做到。不过,要我说出不想做什么,我却可以迅速地列出一张长长的名录。大概我们青年人就是这样,还没有经历足够多的庸碌生活,总还认为前方有无限的可能性,每一样都想抓住,哪一个都不愿放 弃。可是终究一次只能选一个。 也许你希望赚到好多好多的钱,做实业好还是做金融好呢?也许你希望未来有很大很大的权力,考公务员好还是去基层历练好呢?也许你希望从事公益事业,是去推动 环保好还是去支援教育好呢?大概我是最贪心的,我希望实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听起来好玄对吧?事实上,这还真是我在选择职业时最重要的指导原则。能够有相对新鲜、精彩的工作内容,收入能满足免于匮乏的生活,有一定的渠道能为推动社会进步而呐喊,这是促使我作为一名工科学生走上新闻传媒道路最关键的动因。相信你也能发现一些自己心仪的职业方向。 然后就该思考“我能做什么”的问题了。我的整个大学四年几乎都纠结于“我什么都能做”和“我什么都做不了”两个极端的自我矛盾中,直到经过半年的求职历程才 渐渐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认识。我相信,对于绝大多数完成了大学教育的青年来说,经过不长的职业训练后能够胜任的工作都有很多,完全没必要认为每份好工作都 需要一些你没有掌握的技能继而望之却步。当然,这样说的前提是我在并没有明确目标的学习实践中已经为自己心仪的工作做了一定的自我修养,通过校园工作、校外实习培养了一些职业所需的素质,虽然还不足以让我直接胜任未来的工作,但它们赋予了我宝贵的可能性。而这些,是每一位有心人都可以比较容易做到的,因此 我才得出上述结论。同时,也不需要担心自己现在所做的对未来的工作没有助益,因为沟通能力、协作能力、严密的思维、创新的意识这些“可迁移能力”是在哪里 都用得上而且很重要的,在提升自我修养的过程中何必执着于“术”? 还有一些需要考虑的因素,诸如感情发展、家庭经济状况,行业总体前景等等。青年的职业选择之所以艰难正在于我们能够掌控的太少,需要背负的太多。好在我们拥 有人生最宝贵的青春,有青春的身体可以去拼搏,有青春的思想可以去创造,若抛弃了这一点,则青年的职业选择的基础不存在,剩下的就只有“找工作”了。   编者注:作者为生物工程学院应届毕业生,校报学生通讯社社长,公益社团“爱心接力”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北斗网编辑部副主编。曾在《羊城晚报》、《新闻晚报》、上海市科委等单位实习,现已签约南方报业传媒集团采编岗位。     (责编:黄理罡)    

Read More

木然:苏联共产党的政治生存伦理

他们为了生存,设置了真理部,真理部的职能就是他们的权力就是真理,真理就是权力,离开权力没真理。为了权力这一真理他们把过去的不利于自己的历史有的说成无,把无的历史但有利于自己的说成有,无中生有,有中生无。 他们宣传的意识形态的核心就是权力 ...

Read More

只有不爱国的人才会搞圣战

只有不爱国的人才会搞圣战 推倒柏林墙   @ 2010-6-13 17:54    究竟是什么原因引发了这次“圣战”呢,有人说是SJ粉的素质太低丢了中国的人。我觉得这个理由明显是不成立的,因为中国人的素质本来就非常低。世博会试运营以来,我国人民破坏过会场的栏杆,挤碎过意大利馆的玻璃,更殴打过德国馆的工作人员,还在人家门口齐声大喊“纳粹”。德国给主办方提交了抗议信,说参观者的行为“令人无法忍受”,威胁将“无限期闭馆”。捷克馆更是写信控诉主办方管理混乱,指出员工没有专用通道,每天光是进入会场就要花掉数个小时,VIP制度形同虚设,物流渠道完全瘫痪,连紧急维修服务都没有,搞得他们“束手无策”,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丢中国的脸。面对如此丑态,我们那些充满了社会责任感的圣战者们明显就缺乏热情,既没疯狂转帖、血泪控诉什么的,更没发动圣战。由此可见,素质论只能是一个幌子。 可以想象,如果这次事件不是牵扯到了棒子国的话,我们的圣战众是不会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的。至于中国和韩国之间的过节那真叫一个源远流长。一个主要罪名是棒子四处掠夺他国文化,这方面除了端午祭申遗确有其事以外,其它的几乎都是蛋疼的人在造谣。比如说我国“引述大韩民报”消息,郑在书教授声称“曹操是韩国人”,结果“大韩民报”根本就子虚乌有,郑在书教授更是当面出来辟谣。也不知道这教授上辈子是不是得罪中国人了,那边话还没说清,这边又再次“被宣称”中国神话也源自韩国了。其它什么李白、汉字、孔子等等出自韩国说,查证均系造谣,中新网曾有专题报导,可惜我们的爱国青年只有散播谣言的热情,没有正视自己的弱智的勇气。最搞笑的是韩国教授“朴芬庆”的研究结果表明,孙中山也是韩国人,这个你都不需要查证,朴芬庆,那不就是“嘌粪青”吗,唉,我无语泪千行。假如韩国人总是宣称中国的文化发源于他们,我会觉得韩国人很没品,但实际情况却是中国人造谣说韩国人总是宣称中国的文化发源于他们,中国人民还整天为此讨论得不亦乐乎,这又叫我该怎么想呢?我想韩国棒子们辟谣辟多了,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中国到底个是什么二逼国家啊? 至于江陵端午祭跟中国的端午节也不是一回事,无论日期、意义和形式都有区别。何况申请非物质遗产既不等于说这个节日就是发源自韩国的,更不意味着以后它就只属于韩国了,谁过这个节都可以去申遗。说到“过节”中国人民就该惭愧了,我曾阅读过不少介绍江陵端午祭的文章,几乎一致提到当地政府为了保存这个传统节日而做出了巨大的努力,节日期间有祭祀、戏剧等丰富的活动,这也是他们能够申遗成功的重要原因。“非物质文化遗产”支持多国联合申报,但就以咱中国对端午节的重视程度,即使端午节和端午祭完全是一回事,恐怕我们中国政府也不好意思跟韩国人站在一起。 当然也不是说韩国跟中国就毫无纠纷了。比如说亚运会上有个韩国运动员举个牌子,说长白山是韩国的,引得我国人民大怒,至于韩国影视界大作《神机箭》更是看得我边笑边在地上打滚。但我觉得这种事情笑笑也就算了,完全不值得愤怒,什么事情才值得愤怒呢,长白山现在还真有一部分是控制在北棒子的手里,而且不是被人家偷走抢走的,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1963年的时候大手一挥,将天池的一半赠予友邦的,附带若干山峰和薪岛、绸缎岛等几个小岛。你想我清政府每天被列强揍得屁滚尿流,割地卖国实属不得已而为之,咱们新中国都已经在世界上站起来了,竟然如此大方,把国土白送给朝鲜这种没有美国援助粮食过不了几天就要活活饿死的国家,这叫怎么一回事?不光是我们毛主席善于慷人民之慨,就在几年前我国政府还和俄罗斯签订了若干边境协议,使得苏联过去从我国掠夺走的上百万平方公里土地全部合法化,我们的国土不仅过去被人家侵占,将来也永远没有索回的可能了。好吧,中国政府的卵蛋一直被捏在俄罗斯人的手里,姑且容许他们韬光养晦一回。再看那越南人频繁枪击我国渔民,我们的外交部本来最擅长抗议,这下反倒不吭声了,不仅不替国民出面讨回公道,反而在2004年和越南签订北部湾划界协定,将中国的固有领土白龙尾岛划给越南,导致广东省渔业面积减少50%,66万渔业人口受影响,10万人被迫转业。而对于这些事情,中国的老百姓不要说是决定权,连最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国土被人割让,我们的圣战者选择性的无视;那边人家韩国运动员和导演不过是打打嘴炮,他倒突然拍案而起了,这是一个爱国者的所作所为吗? 这些口称“爱国”的人每每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甚至假新闻而义愤填膺,对那些真正关乎国家前途的大事却置若罔闻,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就说东方神起殴打孕妇事件,首先东方神起有没有打人我并不清楚,双方当事人都没有出来说明真相,也没有正规媒体进行报导,网上到处张贴着一些完全没有根据的小道消息,我连这个“孕妇”到底是谁都不知道,甚至都没看出来丫到底是不是孕妇。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这恐怕又是一出不幸的朴芬庆悲剧。其次就算东方神起打了人,韩国是法治国家,你有了冤情可以去找法院找警察,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完全没必要把事情上纲上线到爱国的层面。要知道我们中国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底层百姓被城管部门“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却连个申诉的地方都没有;更有一位青年名唤魏文华,他在拍摄城管暴行的时候被对方乱拳打死,结果官方却说他是在“肢体冲突”之间“冠心病发作”而死。面对天天在中国社会发生的暴力事件,我怎么就没见这些“爱国者”们出来要求取缔城管呢;面对早已腐朽的司法体系,我怎么就没见他们出来要求司法独立呢。 又有人说东方神起的粉丝无权“代表”中国人民去韩国道歉。我就奇了个怪了,一群从小到大就一直莫名其妙“被代表”的人,这会儿倒突然显现出他们的公民意识了。我们这些人大代表的所作所为,一向雷得我外焦里嫩,有要求建立“搓麻将实名制”的周传淞,提议上访时静坐就要判刑的刘庆宁,断言中国不存在“上学难、上学贵”问题的陈晓光,宣称“房地产商来我市投资赚了算他们的赔了算我们的”的王爱民,认为“起征点太高就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的任正隆,更有“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的申纪兰。你他妈这人民代表到底是为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啊?你想把这些混蛋选下去吧,结果又不幸发现自己长这么大居然没有见过选票长啥样。我们的外交部天天代表我们在国际上cosplay复读机,我们的听证会天天代表我们情绪稳定欢乐涨价,我以为中国人民对这些事情一向是无所谓的,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原来为了一点无聊的口舌之争,我们偶尔也是可以为了“被代表”而大声呐喊一下的吗。 至于什么文化入侵就更是可笑了。“入侵”最基本的特点是强制性,难道韩国人有拿刀架着你的脖子逼你去看韩剧听棒子歌吗,难道韩国人有说考韩国文化不过多少分就丧失报考研究生的资格吗。你自己不搞文化,非要搞个什么广电总局,整天演一些二逼主旋律,花2100万弄个《雷锋的故事》,里面的人物居然连影子都没有,怪得了韩国人来填补我国人民内心的空虚吗。说到这个广电总局,我又想到可怜的《魔兽世界》了,人家大灾变都要搞起了,我国的WOWER们还在一边玩着《和谐世界》一边对WLK望眼欲穿,对外国玩家各种嫉妒羡慕恨,实乃人间悲剧,直叫人无语凝噎啊。传说这WOWER们擅搞圣战,今天爆个吧明天人个肉后天队个型,在贴吧甚是风光。但是一提到版署大神和广电总局,除了《网瘾战争》还展示出了一小撮WOWER的勇气,其他人就全无圣战时的锐气,只有躲在被窝里骂骂娘的份了。 在今天这个时代,对中国损害最严重的,是落后的体制,僵化的思维,而不是外国人的唾沫。一个人只要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就不会去在意中韩之间那点微不足道的龃龉,这就像你看过美国的《24小时》,就绝对不会再对国产的《非常24小时》感兴趣,家里失火的时候,你不可能还有闲心去缴上个月的水电费一样。而那些所谓的“圣战者”们仿佛就像鲁迅笔下的阿Q,他们每天被赵大爷刷得鼻青脸肿,于是专干一些拳打老弱妇孺脚踢平民百姓的勾当来寻求心理的平衡;抑或他们根本就意识不到这个国家每天在发生的事情,对我上述所说的一切一无所知。一个不了解自己的国家也从来没有打算去了解的人,又凭什么说自己是一个爱国者?从这次圣战的情况来看,有些人也确实如此无知。一个稍微关注过一点社会新闻的人,根本就不会去尊敬武警这个职业。在抢夺高莺莺和涂远华的尸体的时候,在无数起强拆悲剧发生的时候,一向是我们的武警冲在了侵犯人民利益的第一线。作为一个暴力机构,他们首先为统治者的利益服务,其次才为人民的利益服务,当双方的利益冲突时,你能看见的只有他们锋利的爪牙。不要说是因为组织的命令而迫不得已,难道组织让你操你妈,你也要欣然前往吗。 遥想当年,五四青年走上街头痛斥政府的无能,其后又有大学生为了争取民主而抛洒鲜血。到现在愣是搞得一代不如一代,几年前反日青年还能上街砸汽车打女人,再后来反法的好歹也敢烧个荷兰国旗,如今反韩的已经只能坐在电脑前爆爆贴吧了。所以我对这些所谓的圣战也并不在意,反正他们既没有什么建树也不会造成社会危害,充其量只是给中国人的平均智商降低了几个百分点罢了,你爱圣战就圣战去,文明社会这点自由还是要有的吗。但是请不要说自己是为了“爱国”才去搞什么圣战,你们根本就配不上这两个字。在今天的中国,有一些律师因为守护社会公正而被吊销执照甚至神秘失踪,有一些作家和学者冒着巨大的风险实践着言论自由,有一些良心未泯的人因为调查事实的真相而被关进大牢。这些人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而豁出一切,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国者。 若干年后,哈韩的人依然可以自豪的宣称我曾经喜欢哪个韩国明星,但等圣战众们走上社会,每天为了800元的基本月工资而努力舔着领导菊花的时候,我估计他们也不好意思再说自己以前参与过圣战这么二逼的事了。我能给他们最高的期望,就是以后在百度贴吧这种档次的地方折腾折腾就算了,千万别再跑到国外网站用你蹩脚的英语丢人现眼了。不然万一以后老外问道:“你是中国人吗?听说你们那里有很多人宣称只要自己还没有死绝,圣战就不会停止?”那我只能忍着内心无限的创痛,一边摆手,一边回答他“思密达”了。 来源: http://www.bullock.cn/blogs/tdtw1/archives/113223.aspx   “爱国”并没有那么复杂 推倒柏林墙   @ 2010-6-15 6:34  阅读(2855)   评论(52)   推荐值(938)   引用通告   分类: 未归类 托马斯杰弗逊有言:“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托马斯潘恩则说:“爱国者的责任就是保护国家不受政府侵犯。”但是有很多读者严厉的指责我,说博主啊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在中国爱国的成本多高啊,先被和谐,再请喝茶,跨省追捕,最后直接躲猫猫,难道你要我们学艾未未,学谭作人,博主你自己又干了什么,我们除了圣战,还能干什么…… 从这些回复你可以看出,一些人对这个国家的现状是多么的恐惧和绝望。对这种想法我也非常理解,中国就是这么一个国家,在暴力机关的面前你无能为力,在河蟹的护佑下人们万马齐喑,无论上诉还是上访都未必能解决问题,结果还可能是你不幸被诊断成了精神病。你没有话语权,没有选票,没有宪法赋予你的那些权利,这是他们的国家,不是你的国家——所以你就要在一边打酱油,然后心安理得的坐以待毙? 就像我所说的,爱国并不一定要你去流血。哪怕是顶一次帖子,你也算是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让更多人了解到一件他们应该知道而不知道的事情,从而实践了自己的公民身份,而这并不需要你付出任何比参加圣战更多的代价。我想请这些人正视一个问题,为什么圣战者们可以收集几万句“韩国人去死”,对那些揭露历史真相、社会现实的帖子却不闻不问,几分钟的时间就让它们快速沉底;为什么他们总被朴芬庆教授忽悠得满地乱跑,遇到所谓“网特美分”时又异常冷静,没有任何背景知识也敢于否定一切;为什么他们所显示出的热情是如此得不同,难道是因为这背后有任何的风险吗? 是的,在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人跟你不同,你活得很绝望,他们却活得很乐观。在这个一发帖就被系统审核,而你忙活了大半天却愣是找不出是哪个敏感词的国家,一些人告诉你压制言论是非常有必要的,一些人想当然的以为西方国家也是这个操行,另一些人甚至告诉你,“谁说中(和谐)国没有言(和谐)论自(和谐)由了”。在美国的市长贪污了2.5万美圆就不幸成了年度最大贪污案主角的时候,我们国家的人却在指责你说,每个国家都有腐败的现象,为什么非要抓着中国不放——我又不是美国人,他们腐败关我屁事。当你指出这个国家存在的问题时,这些人告诉你是政府养活了你,应该感恩戴德感激涕零。他们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全然不知其实是纳税人的钱养活了这个政府,而纳税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钱究竟被花到了哪里去。 从这些人出生的那一天起,这个国家的媒体和学校就在对他们进行洗脑,防止他们进行独立的思考。他们以为爱国就是一味的辩护,而不明白只有监督和批评才能让一个国家更加强大;他们更不明白一个国家在世界上是否得到尊重,不在于它有多会打口水仗,不在于它有多大的拳头,而在于它能否让国民活得更有尊严,能否保障他们最基本的权利。如果你热爱这个国家,你完全有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首先你不应该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其次你应该努力的说服更多人脱离这种状态。对这个国家而言,这些远比去说服一个人不要哈韩要来得更加有意义。 这个过程远不像圣战那么热血,事实上结果经常让人失望。你不再是和几十万人一起尽情的嘲讽一小撮人,而往往要面对满屏幕的“LZSB”和“笑而不语”。它也远不像圣战那么轻松,只需要不停的重复几个口号,要想说服别人,你不得不消耗大量的精力去学习那些被屏蔽的知识。如果操作得不好,这么做甚至可能损害你的人际关系——但你绝对不用担心会被跨省,或是被请去喝茶。如果连这么一点小小的损失都承受不了,我只能告诉你公平正义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我也很难相信你真的热爱这个国家。至于那些知识,它们既不会帮你在考试中多得两分,也不会提高你的月工资,但到最后你会发现它们对你而言意义重大。 还有人说我以大欺小,说我拿着自己多活了几年的阅历在他们面前显摆,说我不理解今天年轻人的想法和热情。实际上我也并不是什么三四十岁的怪蜀黍或者千年老妖,再晚生三年我就是九零后,跟圣战众并不存在多少代沟。平时的我很少使用“只有……才……”这种句式,正是对我的同龄人观察得太多,我才选择了这么一个标题。我知道你们不喜欢群嘲,不喜欢装逼,不喜欢哗众取宠。是的,可是剩下的你们往往连看都不看。 在我twitter的follower里,有大批在读的大学生甚至今年刚刚参加完高考的中学生。他们即使没有走上社会也能了解它不为人知的一面,他们懂得如何辨别真假因此也绝少被朴芬庆教授忽悠。即使网络遭到屏蔽,他们也坚持学习如何翻墙,他们明白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今年有一位年纪比我更小的美国留学生给我看了他写的一篇文章,叫《少点恩来,多点紫阳》,文中所显示出的扎实功底令我由衷钦佩,而他的专业甚至不是历史。而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对周恩来的生平几乎一无所知,却在贴吧盖着几十万层的高楼大搞盲目崇拜,我真的看不出你们比那些韩星的粉丝到底能高明得到哪里去。 这个国家有很多青年跟你们不一样,年轻根本就不是无知的借口。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我也被怪蜀黍骂过是傻逼,我当然拒不承认,当然奋起反击,但这之后我可以冷静下来进行反思。人生当然难免傻逼,但你没有必要一直停留在原先的层次。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 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Read More

天朝公仆牛语荟萃

林嘉祥是个好干部,现在的公务员是弱势群体——全国政协委员、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常务副局长刘功臣 09年10月31日,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嘉祥酒后猥亵女童引起舆论大哗。今年两会上,林嘉祥事件再次成为话题。“他就是个倒霉蛋,是一个多年的干部、很好的 ...

Read More

papagogogo: TWELL 6.1.(插图)

草根屁民工人罢工跟工会冲突,应该写进历史,因为这才是"中国特色". RT @Kristy_xiao: 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皇帝敢把自己的思想强行灌输给全国人民,只是借儒释道加强思想统治。因此翻遍二十五史,也找不到嬴政思想、刘邦思想、杨广思想、李世民思想、赵匡胤 ...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