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osia

Connect with Arctosia :

什么样的级别才能见中国大使?

[安哥拉华人被枪杀续] 什么样的级别才能见大使? 作者: 王林元 | 2011年10月25日 19:08 | 本文地址:  http://wanglinyuan.blshe.com/post/10329/728494 记得克林顿说过,你侵犯了一个美国人就是侵犯了整个美国。美国使馆对于他所在国的公民的命运是什么态度,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们当然不敢奢望。但是,在当今世界,以色列可以用1027个人去换取一个人的自由,而我们那“伟大祖国”大使馆的一个工作人员居然面对你的公民在国外被残害,面对受害者家属说出“你级别不够”这样的话,良心何在、公理何在?你们还有点人性吗?   10月23日上午10点左右,在安哥拉做建筑业务的浙江商人楼永镇被无辜枪杀,又在当地华人中引起了新一轮的恐怖和悲愤情绪。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天上午10点左右受害人楼永镇开一三菱皮卡车去工地查看,在车子后排带了一个工人,车行至一条土路时遇到一辆黑人车子拦截,当即把他车辆逼停,对方车上下来持AK47枪支的匪徒击破其车窗后直接对其头部开了两枪,致使其当场死亡。歹徒旋即开车逃跑了。面对此景,后座工人当时被吓傻了,对于歹徒的情况全然没有记忆。  我可以说是第一时间知道了此事,23日11点左右,接一朋友从国内来的电话,说他一个合作伙伴上午10点被枪杀,他在国内无法了解情况,请我们派人去看看。我们即安排公司保安负责人和车队长前往,中回来报告说,人已经被警察拉走了,他们只是询问了家人及同车工人的事发经过。 去年以来,安哥拉治安形势持续恶化,我们除了做好自己的安全防范工作以外,对此等消息都已麻木。一般听到有案件发生以后只是在朋友圈子里交流一下,商量一下如何应对。即使前几个月发生了几起中国人惨遭歹徒虐杀事件,也按捺住耐心不写文章。但楼永镇先生因为那个朋友的关系与我公司还有一面之交,所以我给予一定的关注。今天看到国内新闻在报道此事,说使馆如何慰问家属以及向安哥拉方面抗议和施加压力云云,内心还颇感欣慰。心想这次终于见天日了,也许今后使馆和政府会给予一点重视了。 但是今天中午一个消息让我真有点义愤填膺,感觉不吐不快。今天上午公司人员告诉我,被害人楼永镇先生夫人在与人聊天时说到,使馆人员告诉她,说她级别不够,大使不能见她。以下是网友在安哥拉的华人群里面粘贴了受害人夫人用她丈夫的QQ号与别人的聊天记录:  楼永镇(787534219)  16:12:37 我是楼永镇老婆,谢谢大家了 AKA-ZHANG (271026636)  16:13:08 节哀顺变 等待幸福(1650218716)  16:13:45 节哀,大使有没有来慰问过你 金成长(1274870176)  16:14:25 等待幸福(1650218716)  16:14:41 楼永镇(787534219)  16:16:22 没有 等待幸福(1650218716)  16:16:52 狗日的大使 楼永镇(787534219)  16:18:11 而且还说我们见大使还不够级别,是大使馆一工作人员说的 张择远浦江人(563262451)  16:19:15 妈了逼炸了大使馆就够级别了   相信看过这样的聊天记录,只要还有一点恻隐之心的人,都会难以克制内心的愤怒。一个国家的大使,面对本国人民蒙受残害,居然还要论级别考虑是不是接见。真是岂有此理! 可能有朋友会说,你是不是在这里造谣啊?新华社不是报道了吗,大使慰问了家属、向安哥拉提出了抗议,要求缉拿凶手的么?当然,我不知道在我写这个文章的时候大使是不是去慰问了,去做了新华社报道上说的那些事情,做到什么程度?但是,我起码知道,新华社报道一般是需要经过大使馆同意的,使馆不同意你要报道,那你需要冒与使馆关系搞僵的风险的。这对于一个孤苦伶仃的驻外记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大家可以想象得到,这可是潜规则啊。要不然有机会你们可以问问那个新华社记者,近年来安哥拉发生了多少事情?仅仅在8-9间一个月之内竟然有4位华人采购人员被虐杀,包括前不久轰动一时的“席庆被虐杀事件”,他们报道了吗?他为什么不报?是他不知道吗?就我所知,王记者不乏消息来源,也不乏正义感。另外的原因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清楚了这一点,你就知道新华社的消息与实际情况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区别了。要知道,给使馆贴金,这是驻在国新华社记者写报道的前提,也是报道可以发出的前提,除非你真的日子过不下去,或者你的良心让你不得不吐,那你就发内参。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内参并不是我们老百姓可以看到的,是给国家领导人看的,领导人为了这个和谐社会的表象,能告诉老百姓吗? 记得克林顿说过,你侵犯了一个美国人就是侵犯了整个美国。美国使馆对于他所在国的公民的命运是什么态度,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们当然不敢奢望。但是,在当今世界,以色列可以用1027个人去换取一个人的自由,而我们那“伟大祖国”大使馆的一个工作人员居然面对你的公民在国外被残害,面对受害者家属说出“你级别不够”这样的话,良心何在、公理何在?你们还有点人性吗?我在这里要问,见大使需要有什么级别,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里注明好吗?   http://wanglinyuan.blshe.com/post/10329/728494

Read More

任志强 | 啥是中国的大跃进

2011年05月26日 17:04:12   中国历史上的大跃进曾经以几千万人的生命为代价,将失败的耻辱保留在四十岁以上的人们的记忆之中。而如今保障性住房的大规模建设又进入了大跃进的时代,再一次重复着中国计划经济完全不顾及经济发展条件、不顾生产能力和不讲科学道理的错误。     十二五规划提出新建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其中今年1000万套,目标宏伟且力度强大、分级分层下达指标。不但严格督查并且约谈和问责,用地方官员的乌纱帽做赌注,强迫签定责任合同,大有不跃进也逼着你跃进的气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但要完成这些任务大约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土地;二是资金;三是生产能力。     一、土地是政府计划垄断的资源、是政府的强项,想多就能多、想少就能少,对外是严控18亿亩红线,但对内则以民生为由可任意所为。保证土地供给就成了第一道瓶颈。无限的增加几乎是不可能的,但用保障房用地的增加挤压商品房住宅建设用地则是可能的。于是各地的供地计划中都大量的增加了零和游戏,即总量不变中的保障性住房的比重加大,那么就必然的挤压商品房的用地,那又如何保障商品房的供给和如何降低商品房房价呢?     说增加土地的供给容易,做到就难了,商品房的供地可用价高者得的方式拍卖,由此可以在征用时给以较为合理的补偿、较为合理的市场投入,再用土地出让的高价来盈利或弥补支出。但保障性住房的土地却无法用拍卖或价高者得的方式收回投入的成本,于是就压低征地补偿的标准、降低开发的投入、减少财政的支出,于是征地就难了、拆迁中的矛盾就增加了、土地开发的能力就减弱了、土地提供的能力就捉襟见肘了。土地的实际供给并非一帆风顺,都用商品房用地去冲抵就会在经济上造成巨大损失,又有哪个地方政府愿意或者愿意也没有能力去干。于是至今土地的大跃进尚未实现目标。     二、资金从哪里来。住房建设部只计算了1000万套保障房的建安支出约1.3万亿元,每套房平均13万元,按平均 75平方米计算,每平方米1733元,其中约8000万元由社会筹集,即用卖房的方式收回投资,如经济适用政府、两限房、棚户区改造的置换等;约5000亿元要地方政府支出,如廉租房、公租房和棚户区中的困难户;央企补贴1043亿元;地方需要支付4000亿元。而当土地无法用市场的方式获取高价时,这4000亿元要从地方政府的牙缝中挤出来就十分困难了。     而地方政府的实际支出并非只有建安的成本,还有土地的开发成本、征地拆迁的成本、市政交通配套的成本、教育、医疗配套的成本等等,至少还有园林绿化和能源供给的成本吧。     细算个账,大约要翻一倍的支出。保障房土地可以不算钱,但政府的土地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要花钱征用的,钱成了一个重要的限制性条件。     如果是渐进的方式每年从土地、公积金增值或财政支出中提供一部分转移支付建设保障房并不会给地方政府造成巨大的压力,但如果用大跃进的方式在一两年内突出花钱,那就等于是抽水捞鱼了。今年过去了,明年还过不过日子了。过了明年,难道后年要饿着肚子过干活?     三、要增加1000万套的保障房,有没有这个生产能力。大跃进时没有高炉炼钢,于是就各村各户自造小高炉;没有铁矿石,于是就砸了各家各户吃饭的铁锅。在无能力时的强迫提高生产能力的结果是钢没炼出来反而吃饭的锅都没有了。     中国有多少住房的建设能力呢?有多少塔吊、有多少工人、多少建筑材料、多少生产能力呢?这似乎没人去考虑,政府总认为只要中央要求就一定能完成,就一定能生产出来这些房子。     仅牛皮不是靠吹能吹得动的,决心再大也要量力而行,否则还有什么科学而言。     先看看自1998年号称是房地产市场大干快上的十多年中我们的生产能力吧。完全市场化的方式下,每年仅仅以几千万的住宅竣工速度在增长,最多的一年新增住宅竣工面积还不到1亿平方米。其中商品房住宅竣工总量仅为6.12亿平方米,非商品房住宅竣工仅为2.22亿平方米,2010年全国的住宅竣工量仅为8.34亿平方米。      1998—2010年住宅竣工面积表     今年新建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按平均75平方米/套则约7.5亿平方米的竣工建筑总量,几乎在原有年基础上增加90%,这不是大跃进的生产方式吗?即使扣除原非商品房住宅的竣工量也要增加约65%的新增竣工面积。在高喊科学发展观的口号下,我不能不怀疑我们中央的决策官员们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假如决策者们认为可以挤掉商品房住宅的生产能力,让开发商承担更多的保障性住房的建设任务,那么政策的预期目标是挤掉市场中的哪部分呢?     限购让更多的开发商投资转入了非住宅开发,政府还要用这些土地去换取柴米油盐钱,那么这部分是挤不掉的。为了保证商品房住宅的供给量,以平衡市场中的商品房住宅价格的上涨调控目标,这部分土地还要供给以换取保障房的建设资金,这部分住房还要建设,否则就会出现价格的上涨和反弹。那么可增加的生产能力从哪里来?难道仅凭一纸命令与合同就能从天上掉下来吗?     假如这1000万套的面积为新增面积就要将竣工面积从8.34亿平方米提高至15.84亿平方米,至少也要13.6亿—14亿平方米的住宅竣工量,这几乎也是没有可能的。也许住建部在计算投资要花多少钱时,并没有计算这些工作量要增加多少农民工、多少管理队伍、多少机械生产能力、多少政府监管能力吧。     中国真的能实现当年竣工面积接近于翻番或最少增加60%的建设生产能力吗?这里还同时要保证道路交通、市政基础设施、教育与商业配套的生产能力和竣工面积。我不知道谁疯了,但至少我知道认为这种大跃进的生产方式可行一定是有人疯了。     再看看列表中,2009年的房地产开发开复工总量为32亿平方米,而竣工总量仅为当年在施工面积的22.7%。2010年的新开工量迅速增加,当年在施面积突破了40亿平方米,但竣工量仅为18.7%。如此计算下去,今年的竣工总量如果要达到13—14亿平方米,那么今年的在施总量又应该是多少呢?     2009年全部住宅竣工量约为700万套,2010年约为710万套,而今年在商品住宅量不减时新增保障房1000万套,这可不是个随随便便就能吹出来的。     我不是神,无论如何都算不出来有这样的生产能力,大约只有大跃进时的亩产万斤粮的胆量才能梦想出这种神的力量。而今天却是政策在用各种手段推动这种神话的实现。     假如中国人真的创造出这种神话,那么会给中国的经济与中国的未来带来什么样的灾难呢?这大约也是有史可鉴且教训深刻的。我不认为能分析出存在这样的问题时还坐山观虎斗,更不希望再重新体验一次大跃进失败的恶果。我宁愿让这个为了民生而有无限光彩的保障房计划慢下来,也实在不愿意让那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胡来拖垮了中国的经济。     请有关决策部门再仔细、科学的算算中国的生产能力吧,仅有地有钱未必能完成这样一个大跃进式的目标任务,该到了悬崖勒马的时候了。 上一篇: 书不可不读   下一篇: 再论保障房的责任 阅读数(5084) 评论数( 48 ) 48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信力健 | “状元”们为什么要出走?

最近有两个教育新闻引起公众注意:一个是内地共 17 名省级和市级状元被香港大学最高达 48 万元港币的奖学金“挖”走,情愿舍弃内地学生趋之若鹜的北大、清华。据报道,内地考生申请到香港院校就读的人数,较 2010 人年增长 12% 。另一个则是上海复旦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因生源争夺而引发的“口水战”越演越烈,丝毫没有名牌学府应有之素养。       名牌学府为什么要争抢优秀生源?除了给自己的“校脸”贴金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连年大搞基建扩招带来的债务问题。据报道,截至 2010 年底,中国一共有 1164 所地方所属的普通高校,负债约 2634 亿 9800 万元。在高校云集的陕西省,截至 2009 年底, 40 所省属公办高校负债就高达 102 亿 6800 万元,其中绝大部分是银行贷款。因此,争夺生源特别是优秀生源便成为拯救高校频临名誉下滑、经费困顿问题的生命线。       然而,状元们舍清华、北大这类所谓国内最高学府而投奔香港大学,却完全是国内高等学府的咎由自取。状元们意识到,目前摆在国内大学生面前的两个严峻现实是:一、中国大学的课程设计与当代职业素养需求相去甚远,以至于大学生毕业后经常茫然于世,无法找到自己的职业定位,所学知识与社会需求脱节。二、自大学扩招以来,通过考大学来改变命运的上升通道要比过去收窄了很多,近年大学生数量的迅速增多让大学文凭霎时几成废纸一张,竞争丧失优势,失业率居高不下。       据今年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普通高校招生报名总数约 933 万,是自 2008 年以来第三年出现报名人数的较大幅度下降。与高考生源人数发展趋势相反,高考录取率近几年则持续走高,而留学海外的学生也在近几年连年走高。可见,国内学府逐步走向被学生抛弃的格局已成必然。       毋庸讳言,学府的问题背后是教育的问题,教育的问题背后是制度的问题。首先,教育制度经过多次改革仍然治标不治本,其主要原因是标准一统和模式单一。我国的教育定位是将所有学生都培养为社会主义的政治接班人,忽略了社会所需的各个领域的建设者。教育最关键的是符合大众化的要求,在以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里,中国最具国际竞争力的还是要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因此根本不需要太多研究型人才,而急需技术型人才。因此,教育模式和制度应该突出因材施教、分流培养的主题,打破教育官僚式垄断,把治校权力交给专业教育家,由模子化培养转向多元化培养模式,针对性培养人才,提供一个人才得以完全发挥的平台才是学府设立的本质所在。       比如在美国,学生读大学更多是按需读书,没有年龄、学历的要求,如果学生就读期间找到不错的工作,他可以先就业暂停进修,到将来需要增值或者有需要时,或者企业建议、鼓励他回炉进修,他也可以不带条件地回到校园里面。美国大学跟很多国家大学不一样的地方之一就是它采取一些宽进严出的录取制度,它为学生提供一种弹性的学习方式,没有“一考定终生”、没有统一课程、没有年龄限制。       其次,教育的本质是将学生培养成“人”而不是“工具”,要让学生有辨别是非的能力,能够用中西思维去看世界,而不是任有关部门鱼肉。当今的中国,是信息化资讯化时代列车上的乘客,必须去适应全球化时代的环境和竞争,教育理念和思维应该与国际接轨,走出夜郎自大的区域性、局限性的沼泽地。学府培养的人才应立足于世界,成为国际通用人才,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国内的一般需求。在这个方面,香港做得是极为出色的。       再次,在市场经济体制运作下,开放大学自主招生。学生是付费买服务一方,有权利自由选择到适合自己的学校去读书,学府根据自己的特色挑选学生,学生也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向往选择大学,双向选择各得其利。只有学习是自由的,选择是自由的,学生的读书兴趣才会被激发起来,学府的特色化塑造也成为可能。       比如在瑞士,高中毕业考核会根据全部学年的综合成绩进行计算,最后还有一个综合考试。如果成绩合格就可以拿到高中毕业证书。有了毕业证书,不需要考试,国内任何一所大学,任何一个专业都可以申请就读。但大学会有更严格的考核,被淘汰者也可以换到其他专业,学生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专业就读。       状元选择港大和学府掐架事件,虽然暴露了应试教育的弊端,但同样也在逼迫教育必须进行有效的改革。一直以来,“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考重点大学竞争惨烈白热化,整个“应试教育”过程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如同隐形的“罗马斗兽场”,考生如同隐形的“奴隶角斗士”,在隐形的战场上用隐形的武器同隐形的对手做隐形的殊死搏斗。       可令人感到乐观的是,这种畸形的应试斗争随着学校招生的岌岌可危而有所缓解。教育正被推推搡搡之间,从买方市场(学校选择学生)到卖方市场(学生选择学校)悄然实现了角色互换,从学生的竞争到学校的竞争。大学改革,就是要告别“学生竞赛”的套路,走向“大学竞赛”的良性轨道上来,从追求大学数量到追求教学质量,在竞争中拓宽大学的实际效用,满足社会和学生的真实需求。真正的教育应让“一流考生”成为“一流学生”,最终成为真正的“一流人才”,而不是把考生玩弄于股掌,成为社会利益争夺的牺牲品。     (本文系应搜狐网邀请所写的专稿)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Ten Years Of Media Lens - Our Problem With Mainstream Dissidents .

Read More

被失踪的良心

每次和那些不“翻墙”,或者是那些“懒得”翻墙的人说起天朝的种种神奇事件,特别是一个正常人走在街上会“被失踪”这种事,我收到的最多反应都是“不可能吧”? 当然,只看ccav的话,当然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就算是失踪不见的律师也可以把他说成正在和谐社会的光辉照耀下快乐生活 。而近日的茉莉花则带来了更大的被失踪潮。一名外籍人士凭空消失了五十个小时,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只能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只是一场误会 ”。 这些不是“反动媒体”的宣传,也不是我被反动媒体“洗了脑” 。就不算以前被失踪然后又出现的了,现在还下落不明或者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关的人中就有我在个人层面认识的朋友。他们就和你我一样是白天工作晚上爱玩的人,不是成天就谈政治的神经病,更不是什么收了美帝钱的“民主人士”,他们的甚至论调还相当不同 —— 例如 郭卫东 @daxa ,失踪之前几乎天天都反对茉莉花这个活动,可还是逃不掉这样的遭遇。很显然,问题的关键不是在于你的观点。更甚者,有推友因为一句话就消失不见,最后 被劳教一年 。 而昨天被消失的,则是艾未未。 实话说我完全没有艺术细胞,也不太懂艺术,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中一直没有怎么关注他 。但我一直坚信草根运动,自下而上的努力才终究会带来变革。  他给我带来的最大震撼就是地震后的 公民调查行动 —— 这完全是我想象中的草根活动,但这不是由那些“民主人士”所发动的,也不是那些在海外急不可待的声称自己是茉莉花发起人的那些“民主党”发起的,而是一名艺术家。  有生以来我这个艺术盲第一次感觉放佛领会到了艺术的一点门道 —— 艺术来源于生活,真实和个人经历。 前段时间还有一名被消失,然后被拘捕的 冉云飞 。长得像大字不识的匪徒,文章却十分了得。当然文章写得好的多了去了,但有“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 ”这种韧性和耐力的作者可不是随处可见的。 更了解他之后,发现他也不是一些人口中只谈政治的精神病。对生活,家人的热爱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郭卫东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推友。虽然年龄比我整整大十二岁,可谈起话来相当投机。为人激情,有正义感, 对比起那些一边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一边高喊万岁的房奴、蜗居、环球时报读者,我反倒在类似于郭卫东这样的百姓中看到了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当坚信自己的命运会掌握自己手里之后,对很多事物的态度都会由此改变。 我很想列出所有消失或者被塞进监狱的推友,可在心里打草稿,列了十几个我知道的名字之后,才发现这实在是太多了,需要专门功夫才能统计名字。  我想上面这三个名字可以说是个很好的概览 —— 只是还差一个律师,我想不起我对哪位律师熟悉到了可以评价的地步,就不妄议了。 看着这些人的名字,我在想他们的共同之处在哪儿。“都是反动分子”这种帽子显然不能乱戴,“被消失者”所覆盖的行业,和他们的主要“事迹”远远超过下这种结论的人的想象。从环保主义者到艾滋病活动家,从艺术家到作家,从作家到只是喜欢在网上发言的普通职员,几乎都包含在内。那么为什么他们都会有相同的遭遇? 他们不是因为自己才被失踪,被判刑的。 当然他们是因为自己的言论而遭遇麻烦,但他们的言论却都不是为了自己。   这个和看到自己房子要被拆了才抱着煤气罐坐房顶,或者只是上网呼吁的人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我想不用再多说我们和动物的根本区别之一,也就是对同类的关心和照顾,这种爱是进化论无法完全解释的。我相信很难碰到否认这一点的人,但如何表达这一点却有很大的区别。偷一句话,我觉得这句话能够很好的解释“爱国”和“爱国主义”两者间区别  —— “连活着同胞的苦痛都漠不关心,却有脸说不忘死去的同胞”。 曾经有个段子说,我党每一次在修理良心犯时走漏了消息都会造成几百万美元的损失 —— 得用这个价钱去把自己的形象补回来。  他们很明显是知道一个正常的政治以及社会生态是长得什么样的,也试图在各种各样的宣传中努力描写这个画面,现实却往往相反。这种精神分裂是自上而下的 —— 至少我小时候受到的教育是“德智体美劳”,但如果人人都以此行事,镰刀斧头帮还怎么各个击破从而苟延残喘? 但就算从个人利益的角度来讲,我们也应该明白,如果你觉得 别人的不幸与你无关 ,那么有一天不幸发生在你身上时,别人也会是这样想的。就像不是先有国家才有人,人权必定高于主权一样,人良心的存在早于政权的出现,也必定不会被暴力所扼杀。这些被失踪的朋友就是这一点的最好证据。不管他们今天究竟身处何方,只要我还能在报纸,网页,和网友间的谈话中看到这些名字,就证明他们和他们所代表的人性中美好一面并没有消失,并且在继续成长。

Read More

互联网和天朝的兼容性

好久没更新了,最近很忙,因为是大学本科最后一年,有大量的论文压在肩上让我喘不过气来,所以更新的次数可能会非常之低,还请各位见谅。我推荐email或者RSS订阅,而不用每隔两三天就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