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il protected]

一五一十 | “但愿满人多桀纣”

作者: 王科力  |  评论(0)  | 标签: 辛亥 , 辛亥革命 , 晚清 在回顾那场已经离我们远去的大革命时,有人提出疑问,晚清革命党人暗杀对象为何多为清廷中的开明大臣?社科院的马勇先生则说,要用温情和敬意重新评价辛亥革命,他的温情和敬意,更多献给了晚清政府而非革命者。 反思历史最忌“倒放电影”,以我们今天已熟知的种种标签和定论,把晚清各色人等以“立宪派”,“革命派”,“保皇派”,“开明士绅”,“反动军官”等标签一一归类,省事倒是省事,也最清晰明了,然而历史事实是否真的如此?每个晚清人物只用一个标签就能概括?时隔如此之久,也许已经没人关心这种问题,我们需要的不过是拿历史故事消费而已。 《辛亥:计划外革命》没能提供反思辛亥的完整框架,没有面面俱到的史学分析,它甚至只提供了铁路国有和保路运动这一条主线,只记录了跟川汉铁路联系紧密的几个人物,但这本书却深深打动了我。原因即在于,这本书描述的人物富有人情味,面部轮廓清晰,而且他们的一言一行均有史料佐证,这又把本书跟历史八卦区分开来。 本书另一个打动人的地方是,它没有以正义与邪恶,进步与落后,开明与专制这种二元思维去评价历史人物。满清重臣如盛宣怀,端方,王人文,赵尔丰等人,既有狠毒算计,互相倾轧的一面,其实也有开明进取,顺应民意的另一面,反观铁路商人和革命志士,亦复如此,甚至表现出了更多的贪婪、自私和不择手段。 官方教科书的结论认为,清政府的铁路国有政策与民争利,借外债修路是卖国行径。但《辛亥:计划外革命》却用大量史料证明,以川汉铁路为例,在收归国有化之前,铁路商办政策早已弊病百出,地方铁路公司腐败横行,效率低下,与民争利,民不堪其扰,所谓的筹款修路,不过是地方士绅敛财的名头而已。川汉铁路兴办以来,仅筹集到全路所需款数的十分之一,且多来自民间,照此速度,还须90—100年的时间这条铁路方能完成。此外,公司经营管理不善,财目混乱,贪污浪费严重。已筹集的1000万两路款,被层层贪污挪用的就达200万之巨,更为严重的是,川汉铁路的集资款在上海炒股被套牢,亏损300万两,川汉铁路公司实际上已经处在破产状态。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大清政府决定将民办铁路收归国有,并制定了详细方案。铁路国有方案照顾了各方利益,初期虽遭到湘鄂、广东等省强烈反对,但后来已被基本接受。惟有川汉铁路公司,初期对铁路国有采取观望态度,后却坚决拒绝,并把保路运动上升到维护宪政,抵御外侮的高度。为何?原来是朝廷的国有化细则中,拒绝承认川汉铁路公司炒股亏空的三百万两,这才触怒了既得利益集团。 清王朝体制落后,内忧外患导致政令不通,地方官员离心离德自不待言,然而,清廷后期的改制图强,欲求宪政早成也是事实,而在权力和利益调整中,各路组织如同盟会、保路同志会的自私贪婪,动辄代表人民其实完全是为一己之私的做法,难道不也是事实吗?“但愿满人多桀纣”的想法,真实反映了革命者不择手段也要打破一个旧世界的欲望。相比之下,晚清中央政府和地方大员在关键时刻后退一步,没有“负隅”到底,也确实值得我们以温情和敬意待之。(原文载《财经文摘》2011年第8期)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王科力的最新更新: 民主化转型:目标与路径 / 2011-08-08 22:32 / 评论数( 7 ) 维权律师,政法系新贵? / 2011-08-03 00:19 / 评论数( 1 ) 不受待见的独立参选人 / 2011-07-05 08:51 / 评论数( 2 ) 钱明奇的“侠客”行 / 2011-05-30 11:34 / 评论数( 6 ) 公民社会要像凌凌漆一样拉风 / 2011-05-23 22:33 / 评论数( 8 )

Read More

译者 | 《今日政治》埃及和利比亚革命之后,那些仍受独裁统治的人民该怎么办?

核心提示:即使面对最血腥最没有道义的政权,比如缅甸,吉恩・夏普仍然一如既往地相信,非暴力抵抗可以有效地削弱独裁统治。作者作为一名缅甸人的孙女,希望这种力量能够重回伊洛瓦底江边。注意:本文并非最新发表,是我们刚刚完成翻译。 原文: After Egypt and Libya, What's Next for Those Still Under Dictatorships? 作者:ALEX WAGNER(白宫记者) 时间:2011年2月25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阿拉伯的劳伦斯"翻译 2011年将是会被铭记的一年。这一年,在基本是和平的大众抗议的推动下,世界上几个残酷的独裁政权相继倒台――或者说至少处在崩溃的边缘。 本周,在奥巴马总统就利比亚局势发表讲话的时候,他用一位利比亚抗议者的话来对情况作出了雄辩式的总结:"我们只是想活得像个人。" 奥巴马用诗一样的语言来反复强调了这一点,尽管这是他时不时会采用的手法――尽管埃及和突尼斯的起义才刚刚发生过,这一场景显得很熟悉――他的话还是产生了共鸣。 他的话与在的黎波里、撒卜拉塔和阿贾比亚遭遇开枪射击的抗议者们产生了共鸣,与那些刚刚从解放广场上出来的人或者聚集在德黑兰的人产生了共鸣。 但是对于全世界那些混合着钦佩、敬畏和无望的心情来看待这些革命的人来说,他的话无疑也道出了他们的心声。在像缅甸和津巴布韦这样的国家,人们觉得无论是和平的还是其它类型的抗议,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一个选择,也都不大可能很快到来。 当记者们寻找这些革命的共同之处的时候,揭示出来的最有趣的一个事实是它们都参考了一本虽说陈旧但仍有关系的书:《 从独裁到民主 》。 本月初,《纽约时报》介绍了这本书的作者,吉恩・ 夏普,一位创造了"革命剧本"的"腼腆的知识分子"。报纸说,在埃及起义期间,夏普的这本书被发布在穆斯林兄弟会的网站上,而且也同样被突尼斯人、波斯尼亚人和爱沙尼亚人在追求自由的过程中参考。到目前为止,《从独裁到民主》已经被翻译成了41种语言。 【图:2007年昂光的僧侣抗议 Mizzima新闻/法新社/Getty图片】 这本书是一本指导如何获得"解放"的手册。它不仅剖析了经典的抗议策略(静坐、发传单),也分析了更加有创意的方法(有选择地抵抗)。我没有这本书,但是我却发现在我的家庭图书室里有这本书。在1960年代缅甸政府倒台的时候,我的祖母从缅甸流亡到美国,并在差不多25年前接受了把这本书翻译成缅甸文的任务。翻译的目的是为了把它翻印出来,偷运回缅甸,好挑起推翻独裁的军政府的行动。 在1988年缅甸的亲民主的抗议中,数千平民遭到屠杀。在随后的几个月中,很多缅甸学生逃离缅甸,移民美国。我现年94岁的祖母Mya Mya Thant Gyi告诉我,这一时刻是个催化剂。她说,"这是最后一根稻草,我变得非常愤怒。" 缅甸流亡社区开始组建他们自己的抵抗组织。他们在当地的寺院里开会;他们筹集资金,送回国内,支持国内和泰缅边界的民主运动。 华盛顿特区是我祖母一直居住的地方,她是国会图书馆东亚书籍部的负责人。她在一所寺院里加入了一个叫缅甸民主恢复委员会(Committee for the Restoration of Democracy in Burma, CRDB)的组织。("我们的组织是一所政治寺院,"她指出,并同时斥责那些"骑墙派")。这个组织的灵魂人物是U Tin Maung Win,流亡群体里的一些人认为如果军政府垮台的话,他将会成为缅甸的首相。 现年84岁,在爱因斯坦研究所研究战略性非暴力行动的夏普告诉我,《从独裁到民主》的写作开始于Tin Maung Win跟他的联系。Tin Manung Win希望夏普能担任自己在曼谷创办的《新时代日报》(New Era Jounal)的撰稿人。 夏普说,他当时的打算是从总体上论述非暴力抗议――而不是只谈论缅甸的民主运动――因为"我不了解缅甸。对那种讨论,我只能把它抽象为普遍问题。" 最终文章在报纸上连载,印刷成册,最后形成了《从独裁到民主》一书。多年以后,应CDRB领导的要求,我的祖母(她是一位富布莱特学者)翻译了这本书。而这些文字最终又回到了它本来要承担使命之地――缅甸。 文章被翻译好之后,它在泰国印刷并被偷运进缅甸――我的祖母相信大使馆渠道曾经是一条通道――随后被发放到活动人士,学生和军事人员的手中。 CRDB的主席比拉尔・拉希德(Bilal Rachid)证实了夏普的作品在缅甸的重要性。它说,"在泰国的丛林里的开发培训活动人士的课程中,这本书是我们的源材料。" 今天,全世界普遍承认缅甸是受最压迫的政权统治的国家。各种人权组织一直呼吁成立一个联合国调查团来调查政府资助的反人类罪行,包括"由军政府实行的大规模,系统性的虐待和暴行,政府批准的酷刑和强奸,征召儿童入伍,强迫劳动,对媒体的完全审查和政治压迫。" 野蛮的军政府仍然根深叶茂,现在很多缅甸人怀疑和平抗议的有效性。 拉希德用利比亚的情况同缅甸对比,他认为"非暴力行为不会改变缅甸的状况。你是在跟暴徒、犯罪分子对抗。我们在1988年也看到了,他们对屠杀我们本国的人民毫无懊悔。他们真的会端起机枪朝学生扫杀。" "我个人认为,必须采取不同的战术。和平非暴力行不通。"拉希德说,甘地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是在跟一个多少还有点道德的政府对抗。" 夏普立即对这一批评进行了驳斥。他说,缅甸人"已经举行过一些了不起的示威活动,"但是"他们没有一个如何削弱政权的计划。"他补充说,"非暴力抗争是行得通的,我对这一点的坚信一如既往。问题是人们要认真对待它。" 从英国殖民时代到现在,我的祖母见证了缅甸将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她只是说,她对缅甸的未来"不太乐观","我了解缅甸人的特点。" 她解释说,"他们不会去费心地激发大众――另一方面,他们怎么去激发?缅甸人面对的是一个非常残忍,不文明的政府。" 然而,他们的历史――也是缅甸的历史――帮助了无数其它的革命运动发轫,靠的是吉恩・夏普94页的手稿,也靠的是这样的事实――任何地方的人,无论地域的差别,都有"活得像个人"的渴望,因此反对派们把它看做是有力的共鸣。 如果2011年属于埃及和突尼斯――也许也属于其它的一些国家――也许也会属于缅甸人,毕竟,革命是轮流转的。那股在许多年前激发了抗议的力量也许会再次回到伊洛瓦底江边――虽然会有着不同的形式和风格,但是却有着同样的威力。 说明: 本文将收录在《译者合集 中东革命 Revolution in Middle East》之中。 《译者合集 中东革命 Revolution in Middle East》将在7月推出,届时可在多种主流电子阅读器上下载,敬请期待。 友情提示:您可以到 这里 看到推友们对该篇译文的评论和转发;欢迎参与!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Read More

译者 | 《亚洲哨兵》中国的水荒

核心提示:7月18日,《亚洲哨兵》刊载了关于中国在缅甸修建大坝并造成冲突的报道。下面这篇文章讲述的就是中国在反对声中坚持水利工程的原因。 原文: China's Thirst for Water 时间:2011.7.19 星期二 作者:Keith Schneider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xccds翻译 【图:大坝可能比这些水桶强一些】 六月份的豪雨结束了长江流域60年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在此之前湖北农民们曾警告说,播种得较晚可能造成大米短缺。而长江下游由于水位过低,运煤船无法航行,使得火电厂削减了发电量。长江水位变浅和公用事业部门的能源输出减少,反映了今年春季自然状况的反常,以及中国所面临的不断增长的资源冲突,这些冲突的方面包括了水、能源和粮食。 大旱影响了能源和粮食价格,使全球商品市场的粮食和设备价格上涨,这又加剧了中央政府对通货膨胀的怛忧。而且这次干旱是发生在拥有中国80%淡水资源的南方地区。 与此同时,第二次的持续旱灾还在困扰着干涸的华北地区,该地区产出了全国最多的能源和粮食,但其淡水储量仅占全国的20%。缺少降水使农民的用水配额减少,并减少了煤炭和能源产出,这促使节水和循环利用工程的加速。 北京清华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副主任王亚华称,"水资源短缺是中国当前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这是国家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 中国采取了常规和非常规的所有手段,不懈的推进其经济发展,达到了令人吃惊的国际经济主导地位。仅仅是最近的十年间,中国就产生了七千万个就业机会,根据世界银行和其他机构的估计,2010年中国成为汽车、钢铁、水泥、玻璃、住房、能源、电厂、风机、太阳能电池板、高速铁路系统和其他支持现代经济的基础设备的世界上最大的市场。 然而,中国在世界上的新地位的基础就像是地质断层那样,则是对水资源日趋激烈的竞争,这也正威胁到中国的发展。简单来讲,根据中国有关当局和政府的报告,中国巨大的经济增长已经超过其淡水供应。 中国学者认为,除非在污染控制、节水、循环利用和有效用水方面有显著改善,否则将没有足够的水资源来支持如下的需求:其一是供应中国庞大的和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其二是养活不断增长的人口;其三是在缺水的西部和北部省份发展现代城市和制造业中心。 中国的变化依赖于增长,而很多人担心这是不可持续的。夏威夷东西方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吴康(Kang Wu)也是一位中国能源学者,他解释说,"他们希望在10年内使经济规模再次翻番。如果你看一下未来的10年,20年,30年,这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中国领导人却不同意这个观点。当被问及水资源短缺是否可能会限制未来增长时,政府当局和商业主管们耸耸肩说,他们会想出办法。一个典型的回答来自于世界上最大的煤炭企业神华集团,其煤转油项目是耗水大户,项目负责人任相坤说:"我们相信这是可能的,我们可以使用新技术、新方法来利用水和能源。"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工业化得以实现,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预料到了稀缺水资源方面的竞争。中央和省级政府制定并实施了一系列节水增效的措施,这对中国的进一步发展至关重要。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虽然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的经济几乎增长了八倍,但用水量增长刚刚超过15%,也就是每年1%。 工业化和现代化的下一个时代将使中国的水资源管理者头痛不已。由于中国在全球粮食、能源和其他产品市场上的决定性的供需地位和定价能力,缺水问题也使世界各地的消费者感到担忧。究其实质,中国的全球性意义的水资源瓶颈是由四个融合的趋势形成的: (1)根据政府预测,在未来的十年间,中国的用水量将达到每年6700亿立方米,超出当前用水量710亿立方米,这在很大程度是由于不断增加的火力发电拉动的。 (2)中国的降水量正在稳步减少,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水资源总量自本世纪开始以来下降了13%。换句话说,相对在本世纪,中国的供水量减少了3500亿立方米,即93万亿加仑。中国的气象学家和水文学家将大部分原因归于破坏了降雨和降雪模式的气候变化。 (3)中国70%的能源需求依赖煤炭,而煤炭业耗费了大量的水。全国三分之二的煤炭是在五个北部缺水省份开采的,而煤炭的生产和消费自2000年以来增长了3倍,在2010年达到31.5亿吨,政府分析师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能源公司将需要每年增产10亿吨煤炭,这意味着需要增产30%。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煤炭行业的用水量所占份额在中国工业用水中是最大的,达到全国淡水储量的23%。根据政府的估计,到2020年煤炭行业将使用188亿立方米水量,占全国用水总量的28%。 (4)中国的粮食生产已转移到缺水的北方。在1980年,中国粮食产量的近60%由长江以南水量丰沛的14个省生产。而去年全国5.46亿吨粮食产量中,超过60%由北方省份生产,20%是由十分缺水的黄河流域生产,在黄河流域分配给农民的水量在2008年以来已经削减30%。 今年三月,中国通过了第12个五年规划,这是中国最重要的国家经济发展战略。规划对能源消费进行了新的限制以促进节能增效。新的五年规划要求每单位工业产值要减少30%的用水量,第11个五年规划中也包括了相同的目标,只要在主要行业和大城市实行水资源再利用,该目标很容易达到。 但一些学者怀疑中国做得还不够,特别是在能源部门控制用水方面。在新的五年规划中,政府认为,每年的煤炭生产上限为36亿吨,加利福尼亚州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范德维(David Fridley)解释说,"从其可利用的水资源、交通运输能力和生产成本来看,还不清楚是否能在几年内维持在每年40亿吨的产量,"他说,"价格的影响是否足以改变人们的行为?还是会发生绝对的能源短缺?" 通过坚持开发干旱地区的食品和碳基燃料的新来源,中国正在测试其水储备的极限。除非中国可以获取更多降水或加大节水力度,否则在十年内它将面临着严重的能源短缺或是粮食短缺。 虽然这样的后果将使中国的稳定面临挑战,它也将损害依赖于中国制造的各个国家的经济福利,并干扰能源和粮食市场。毕竟水、食品和能源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基本燃料。 作者简介:Keith Schneider,是一位前国际记者,《纽约时报》的长期供稿人,也是蓝圈(Circle of Blue)的高级编辑。 相关阅读: 《哈佛亚太季刊》黄立安 粮食,水,能源和环境 友情提示:您可以到 这里 看到推友们对该篇译文的评论和转发;欢迎参与!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Read More

法新社: 达赖喇嘛正式放弃政治角色

核心提示: 达赖喇嘛已"走出历史性的一步",正式放弃其政治权力,但他仍将是西藏团结的象征,该宗教领袖的发言人周一表示。 原文: Dalai Lama formally cedes political role 时间:2011.5.30 作者:法新社 译者:9Ua 达赖喇嘛正式放弃其政治权力(法新社/档案,Don Emmert)。 印度,达兰萨拉 ―― 达赖喇嘛已"走出历史性的一步",正式放弃其政治权力,但他仍将是西藏团结的象征,该宗教领袖的发言人周一表示。 四月,流亡藏人选举43岁的哈佛学者洛桑桑盖为新任总理,他将承担这位全球瞩目的宗教明星的政治职责。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达赖喇嘛将依然是宗教领袖与西藏团结的象征,但他已正式移交了他的政治职位",这位佛教僧人的发言人,边巴次仁告诉法新社。 三月,75岁的达赖喇嘛宣布,他将放弃他作为西藏运动政治领袖的角色,将权力转移给新当选的总理,后者将领导位于印度北部山城达兰萨拉的流亡政府。 达赖喇嘛仍将是重要的宗教领袖,当涉及到重大决策时仍拥有非凡的影响力;而这一权力过渡将使总理桑盖的地位比他的前任更为突出。 上周末,达赖喇嘛签署了西藏流亡政府的宪法修订案,正式放弃他的政治职位,次仁说。 "这是他签署的最后一项政治法案,"他说。 次仁说,达赖喇嘛现在拥有的政治权力已让渡给西藏流亡政府和其民选领导人。 "达赖喇嘛将仅仅只是宗教领袖,"他说。 次仁补充说,现在他将致力于"更多地促进人类价值和加强诸宗教相互了解。" 达赖喇嘛的新的政治继任者代表了西藏政治史的重大转变,权力不再由年老的宗教人士控制。 这位宗教领袖的举动是为了加强西藏运动的民主结构,如此,即使在他身后,该运动仍能继续向前。 桑盖已公开支持达赖喇嘛的政策,在中国治下寻求西藏"有意义的自治"。 但他曾是拥护西藏独立的藏青会成员,这一点引起人们猜测,他可能会采取更加激进的立场,鼓励流亡藏人对中国的新的政治策略。 北京认为达赖喇嘛是一位分裂分子,决意背叛祖国,挑起动乱。 1959年反对中国统治的起义失败后,达赖喇嘛逃亡印度,建立了流亡政府。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