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lwlw

Connect with fslwlw :

几款 DNS 测试软件

来源: http://www.quakemachinex.com/blog/?p=177 我的 QQ 能聊天,但是什么网页都打不开了,怎么办?!。。。。。。噢 No,我重新登录 QQ 居然都上不去了! 出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 DNS 出问题,今天介绍几款 DNS 测试软件,可以方便的解决这个问题,当然,不限于此。 首先出场的是 彗星 DNS 优化器 。 这个软件内置了大量的 DNS 服务器地址,几乎囊括了国内各省市的主要 DNS 服务器地址和国外一些著名的 DNS 服务器地址例如 Google,OpenDNS 等。软件的使用非常简单,启动后使用测试一键优化,软件会测试所有的 DNS 服务器地址速度以及解析质量,最后把软件认为最好的 DNS 服务器自动设置给你的网卡。之后你只需要在运行框中输入 ipconfig /release ,然后再输入 ipconfig /renew 即可让新的 DNS 服务器生效。强烈建议新手用户和走南闯北的售后服务人员,使用这个软件来解决 DNS 相关故障。 第二个是 DNS Jumper 。这个软件也内置了一些 DNS 服务器地址,但是大多是国外的,好在可以通过编辑 ini 文件来添加国内的 DNS 服务器地址。它可以通过点击 Fastest DNS 按钮来批量测试 DNS 服务器,也可以在下拉菜单选中一组 DNS 服务器后点击下面的 check response time 来测试,之后只需点击 Apple DNS 然后 Flush DNS 即可让新的 DNS 服务器生效。 第三个是本站曾经多次提及的 GRC's DNS Benchmark 。这款软件可以全面测试 DNS 服务器的解析速度,安全程度,专业程度较高,并不建议初级用户使用。 最后一个是 NameBench 。这款软件是比较纯粹的一款 DNS 服务器测速软件,DNS 服务器手动填写,但是软件可以根据自动侦测出来的用户区域来添加区域内最佳 DNS 服务器。内置 Alexa Top2000 为待测试网站地址,生成的报表非常详细,包括速度和劫持情况。测试完成后也会提醒用户哪几个 DNS 服务器最适合当前的测试机器。 你也可以去 dnsentropy 在线测试你当前使用的 DNS 服务器状态。 附件包括了本文介绍的所有软件,均为免安装版本。 DNS_Tester_All_in_One.rar  6 ————————————————————————————————————————— 需要翻墙利器? 请 安装Wuala ,查找和添加gfwblog为好友,就可高速下载翻墙软件,或访问 http://tinyurl.com/gfwblog 直接下载。 推特用户请点击 这里 免翻墙上推特 请点击 这里 下载翻墙软件 更多翻墙方法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email protected] 请阅读和关注 中国数字时代 、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免翻墙) 请使用 Google Reader 订阅中国数字时代中文版 (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eed ),阅读最有价值的中文信息;以及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http://feeds2.feedburner.com/chinagfwblog ,获取最新翻墙工具和翻墙技巧信息。 推特用户请点击 这里 免翻墙上推特 点击 这里 下载翻墙软件 更多翻墙方法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email protected]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免翻墙) 阅读 中国数字时代 (免翻墙)

Read More

爱思想 | 陶东风:没有成功的革命如何告别?

陶东风:没有成功的革命如何告别? 标签: 革命 告别革命 阿伦特 ● 陶东风 ( 进入专栏 ) 核心提示:政治自由是真假革命的衡量标准,也是评判革命是否成功的价值标准。革命之所以失败,是因为革命的原初政治自由诉求后来被虚假的意识形态、短视的社会物质诉求或自私的政党利益所绑架,以政治自由为旗帜的革命,在世界上不少地方最后蜕变为敌视政治自由的专制权力。革命毁掉原初的政治自由冲动,这才是革命最大的失败。 在后革命时代,也就是在短短的、不到30年的时间里,中国文学界的革命叙事,先是经过了人道主义话语的修复(《内奸》、《离离原上草》、《女俘》等),接着被新历史主义小说解构(《长征》、《苍河白日梦》、《故乡天下黄花》、《花腔》等),后又被消费文化戏说(《沙家浜》、《红色娘子军》等),最后是被基督教忏悔者彻底否定(刘醒龙《圣天门口》),其命运充满了戏剧性。不少对革命情有独钟的左派知识分子,从资本主义全球扩张的角度悲观地预言,随着资本主义已经渗透或即将渗透到生产、流通和消费的各个领域,在上上下下关注菜篮子和米袋子的时代,革命除了被消费戏说的命运以外大概只能是博物馆化了,它已经失去了现实的土壤。全球化和消费主义的结果只能是使世界变成完全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的世界。“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革命成了我们急欲逃出的地狱,而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却成了我们唯一的天堂。”[1] 这种新“左”的或准新“左”的论调似乎非常流行,但却经不起推敲。首先,资本主义化是否就等于是“革命”的反义词?或者说,革命是否只有“社会主义”这个专名?我们知道,资产阶级曾经是西方和中国历史上非常革命的阶级。自由、人权、平等、正义、人民主权等曾经是、而且至今也依然还是革命的正当性基础,而它们正是资产阶级革命首倡的现代价值。社会主义的革命理论无论在多大程度上修改了资产阶级革命学说,但自由、人权、平等、正义、人民主权等观念并没有被放弃,相反,马克思等社会主义革命理论的创始人和权威阐释者认为,只有社会主义革命才能真正完成在资产阶级革命那里仅仅被当作是带有欺骗性口号的自由、正义和人民主权。那么,这套现代价值是否已经在中国实现呢? 另一些被归入“右倾”“新启蒙”、“自由主义”等名下的“告别革命”的论调同样令人满腹疑虑。这种论调在中国大陆学界其来有自,从对“文革”激进主义的批判,到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从顾准热到哈耶克热,“告别革命”论者宣称的革命不如改良,激进不如渐进,法国革命不如英国革命,同样是一些是而非之论。[2]更致命的是,它把“革命”这个具有非常丰富内涵的术语,简单等同于“文革”的人道主义灾难,把人道主义和“革命”对立起来,而没有看到人道主义作为一种现代普世价值,曾经而且将继续成为革命的强大资源和动力。至于革命的方式问题,实际上革命从来就不是暴力这一种方式,即使我们可以认为凡是革命都是激进的,但激进也不等于暴力。 革命的基本意思是社会、特别是国家政体的基本性质的改变,因此,革命总是带有激进的含义。在阿伦特看来,“革命”虽然经常和“战争”密切相关,但是“革命不止是成功的暴动”[3]。阿伦特认为,革命许诺了“历史进程突然重新开始了,一个全新的故事,一个之前从不为人所知、为人所道的故事将要展开”[4],所以“只有发生了新开端意义上的变迁,并且暴力被用来构建一种全然不同的政府形式,缔造一个全新的政治体,从压迫中解放以构建自由为起码目标,那才称得上是革命”[5]。阿伦特把革命看作是一种表现人类特殊能力的形式,人类有能力在任何逆境下重新开始、自由行动。革命包含这样一种观念,即历史会突然开启一个崭新的、前所未有的进程,一个新的故事,一个光明的未来。并非所有的政治剧变都是革命,因此,有没有革命就要看有没有人在历史存在中开创未来,缔造社会的新生。革命的主要动力是对自由的渴望,这种渴望成为人类创新能力的价值动力。 中国革命的领袖和先驱人物不无承诺革命将带来一个以政治自由、公正、平等等现代价值为核心的新时代、新社会、新生活,这是中国革命的合法性依据。因此,“激进”不是一个手段的概念,而是性质的概念,国家政体的根本性变化不见得一定通过暴力手段达到。从古代的宫廷政变到现代的军人暴动,其所带来的只是统治者的移位而不是统治方法的根本变化,也没有出现全新性质的社会和生活。这种暴力实践绝非革命;而20世纪末东欧的不流血革命虽然根本没有暴力的影子,却依然是制度的根本变化,它在性质上绝对是激进的,因为它导致了基本国家政体的变化(因此被称为“天鹅绒革命”)。如果从这个角度看,那么,中国革命到底是否实现了它原先承诺的自由、平等和民主?是否真的告别了它声称要告别的专制的“传统”? 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要告别的是什么样的“革命”?是告别作为手段的暴力革命,还是告别革命的原初理想——自由、民主、人民主权(或者用阿伦特的说法,“自由立国”)?是失败的革命还是坏死的、畸形的革命?阿伦特在《罗莎.卢森堡》[6]中指出,卢森堡夫人“担心的不是失败的革命,而是畸型的革命。”“畸型的革命”不仅是不成功的“革命”,而且更是败坏革命声誉、使人们对革命本身产生怀疑和反感的“革命”(我认为“文化大革命”就是这样的“革命”,它使得革命声誉扫地)。“告别革命”的吁求如果要获得自己的合法性,就必须把告别的目标锁定在败坏的、畸形的革命而不是失败的革命。 这需要我们认真清理革命作为实践和作为理论在西方和中国走过的复杂历程,清理革命在不同的国家、不同时代和不同话语体系中的不同版本,要认真研究到底是哪种革命观念和革命实践支配了中国的革命?近一个世纪的中国革命在观念和实践上经历了哪些重大的变化?原先以民主自由和人民主权为核心诉求和正当性基础的革命理念是如何演变为“文革”的灾难的?它们在今天到底落实了没有? 阿伦特从人的行动和它的自由原创性出发,来论证、评价革命及其带给人的希望。真正的革命源自人的生生不息的开新能力、自由行动,革命的目的是创造真正的公共自由领域,政治自由是真假革命的衡量标准,也是评判革命是否成功的价值标准。革命之所以失败,是因为革命的原初政治自由诉求后来被虚假的意识形态、短视的社会物质诉求或自私的政党利益所绑架,以政治自由为旗帜的革命,在世界上不少地方最后蜕变为敌视政治自由的专制权力。革命毁掉原初的政治自由冲动,这才是革命最大的失败。 当然,革命还有一个更大的失败,那就是革命的意义被遗忘,阿伦特说革命是人的自由开新能力的最高体现,是行动的最高、最典型形式。但是行动总是充满了不可预测性,正因为这样,革命不能以成败论英雄,失败了的革命依然光照千古,彪炳史册,但其前提是必须通过叙事形式把它记录下来,阿伦特理解的“叙事”主要是“悲剧”。阿伦特理解的“悲剧”是一种“叙事”,是“说故事”。对革命的悲剧想象揭示的正是革命这种经常被掩盖了的偶然和不可预测性。革命的意义不在于其“成功”,而在于其长久地激活和保持人的自由意识。 这使得文学如何叙述革命这个问题变得空前重要起来,它获得了远远超出文学或审美的公共政治意义。这是我之所以如此重视后革命时期的革命书写的根本原因。我们要问:中国的革命得到了怎样的叙述?它的悲剧性得到了怎样的揭示?中国革命的自由立国理想实现了么?如果没有,为什么? 这样一种复杂纠结的思考将使得我们既不可能简单天真地鼓吹革命暴动,回到“文革”时期的阶级斗争,也不可能廉价地(也是完全和乖巧地)宣称“告别革命”,而是把革命当作认真严肃的学术问题进行反思。 ------------------------------------------------------------------------------- [1] 暨南大学研究生赵牧的硕士论文:《后革命时代的革命书写》,http://cdmd.cnki.com.cn/Article/CDMD-10559-2005141919.htm。 [2] 既误读了顾准也误读了哈耶克。 [3] 汉娜•阿伦特:《论革命》,南京:译林出版社,2007年3月,第23页。 [4] 汉娜•阿伦特:《论革命》,南京:译林出版社,2007年3月,第17页。 [5] 汉娜•阿伦特:《论革命》,南京:译林出版社,2007年3月,第23页。 [6] 1966年,Robert Sivers请阿伦特为将出版的《卢森堡传》(作者是著名政治学者Peter Nettle)写一篇书评。阿伦特记下许多阅读感想,并写就《革命的女英雄》一文,发表于《纽约书评》。后以“罗莎.卢森堡”为题收入阿伦特《黑暗时代的人们》。 进入 陶东风 的专栏 本文责编: 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 天益评论 > 天益政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22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中国网速为何这么慢?

中国网速为何这么慢? 作者:金宰贤 来源:南方网 来源日期:2011-7-14 本站发布时间:2011-7-14 9:42:18 阅读量:31次 世界上有很多不容易适应的情况,比如从位于热带的新加坡移民到冰岛,或者从网速最快的韩国来到网速“较”慢的中国。对于前者的情况,一部分人也可能会喜欢,而后者的话,我估计对大多数人来说都难以适应。 今年1月23日,《财富》杂志援引网络流量公司Akamai的调查结果报道,韩国以14M bps位居榜首,比全球平均网速1.9Mbps快了7倍多。其后是中国香港(9.2Mbps),日本(8.5Mbps),美国以5Mbps的速度排名第12。 那中国呢?据今年1月19日《第2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0年12月底,中国平均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为100.9KB/s,也就是0.81M bps,远低于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K B/s(1.84Mbps)。虽然中国网速这么慢,但中国网民规模却已经达到4.57亿,较2009年底增加7330万人。如此庞大的中国网民,因网速慢而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韩国网速为什么这么快?韩国互联网的革命是在1999年因HANARO通讯而开始的。由于国有企业韩国通信牢牢掌握了固定电话市场和ISDN垄断网络接入,虽然无论韩国政府还是竞争对手韩国通信都认为ADSL技术不成熟而无法商用化,但是1999年4月HANARO在全球首次推出的ADSL速度高达1M bps,遥遥领先于当时韩国通信的ISDN方式接入速度128Kbps.随后,HANARO推出包月2.8万韩元(折合人民币170元)低价政策进而轰动了整个韩国,也促使韩国通信放弃ISDN而推出了ADSL服务。韩国互联网革命从此拉开了真正的帷幕,并提供了韩国进入IT强国的基石。 十年以来,韩国互联网接入速度持续加速,至今100M bps已经成为了一般家庭的标准。虽然速度是以前的100倍,但包月价格还是相近于起初价格,即2.75万韩元(折合人民币167元)。今年6月底,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发布《未来互联网发展计划》称,以2010年的100M bps标准,到2012年互联网接入速度拟上升至1Gbps,到2020年上升至10Gbps,也就是10年内加速100倍。 对比韩国电信业的竞争,在我看来,中国网速慢的最大原因是缺乏有效竞争。中国互联网接入市场仍是几乎被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瓜分的,两者分别在南方和北方享受地域垄断优势,中国宽带产业实质上还是处于行政垄断的处境。 另外一个原因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及中国联通等三大运营商的高管是经常互相调任的。比如2004年,中国移动副总经理王晓初调往中国电信接任总经理;中国联通董事长王建宙调往中国移动接任总经理;中国电信副总经理常小兵到中国联通接任董事长;中国网通副总经理冷荣泉调任中国电信副总经理,接替早前常小兵的职位。近日,还有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将重回中国电信任董事长的传闻。在国有通信运营商的高管们互相调任的情况下,高管们似乎没有动力打破寡头垄断的现状。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的Dan Breznitz教授,在最近出版的《Run of the Red Q ueen》一书上,也论证了这一点:高管们在将来可能会调任竞争对手的情况下,难以形成动机投入巨资使得现任企业拥有市场支配地位。如果有关部门成功地遏制企业间恶性竞争的话,由此导致的另一个结果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并不太有利。由于缺乏有效竞争,中国网速还维持在令人不满的低位上。 我们也可以粗略算一下“网络堵车成本”。截至2010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到4.57亿,中国网民平均每周上网时长为18.3个小时,日平均上网时长2.6个小时。假设中国网速不是现在的100.9KB/s,而是接近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KB/s.保守假设每位网民因此每天可以节省15分钟的时间。那这15分钟的价值究竟是多少钱呢?中国很多地方的每小时最低工资都超过9元。若保守地按8元计算,那么15分钟是2元。由于中国网民数量庞大,4.57亿人乘以2元乘以365天,则一年3336亿元。3336亿元是刚开始运行的京沪高铁总投资额2209亿元的1.5倍。换句话说,每年中国“网络堵车成本”相同于一个半的京沪高铁建设成本,并且这只是用保守估算得出来的。

Read More

我爱未未 | 请愿的胜利 Change.org Victory!

四月初由全球知名博物馆画廊和艺术界人士发起释放艾未未请愿书( 地址 )。它所在的网站Change.org已经宣布获得请愿的胜利(Victory!)。这的确是来之不易的胜利。现在有签名14万3437个,支持者留言3104个。 我在4月9日发出了呼吁以及提供了 加入请愿的中文指南 ,并观察和公布了 增长的趋势 。在超过13万签名的时候,我发起了“ 为艾翻译 ”的活动,把那些支持者的留言翻译成为中文,让中国人障碍地听到世界对艾的支持声音。我觉得没有这些支持者以及他们的声音,艾未未可能还在被消失的状态中。也许正在读这个消息的你也是其中的一员。恭喜你,你胜利了。 当然,我们也必须清楚的认识到,这并非完全的胜利,因为艾还不是完全自由(例如不允许自由说话,上推特),而且还有其他三个发课公司的员工仍然毫无消息。所以,努力不能停止。 我们在中国应该有充分的自由,特别是言论自由。为艾争取自由,其实也是为自己争取自由。这一次,身处中国之外自由世界的人们发出了持久的支持之声,并通过互联的网络传到中国。在未来,自由的中国也必然会回报这个世界。 吉软糖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10] 回复: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呵呵,一群笑星演一出正剧,如果插科打诨也就罢了,偏要摆出一副“一本正”的样子来,想想就令人忍俊不禁。我还是免了吧,别说大热天的去影院凑热闹,就连“地摊儿上,花上10个五毛”都舍不得,就这点钱买上2斤桑葚,逗着小孙女一起吃了,看着她那被桑葚染得紫红的小嘴儿咿呀呀地唱歌儿,可比受那份罪强多了。 用户: 螺号 发表于:2011-6-22 8:21:12 支持 (2) 反对 (0) [9] 回复: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廉洁的政府应该下一个死命令:严禁公款看电影。违者一律撤职! 用户: ztsr 发表于:2011-6-22 7:52:53 支持 (1) 反对 (0) [8] 回复: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地摊儿上,花上10个五毛,买了盘影碟 ------------- 哈哈,贵了,不值这个价 用户: 张无忌 发表于:2011-6-21 21:34:34 支持 (9) 反对 (0) [7] 回复: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一群洋人在银幕上蹦蹦跳跳谈天说地,操办了我们的《建党伟业》,难道洋演员真比国内演员理解中国的《建党伟业》更深刻? 用户: YYXUN 发表于:2011-6-21 21:01:44 支持 (5) 反对 (0) [6] 回复: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封建军阀统治之下,竟然允许民间随便组党,也不坚决废除多党制,以今况古,军阀们可谓昏庸之至,糊涂之极。 用户: 熊大雄 发表于:2011-6-21 20:53:20 支持 (18) 反对 (0) [5] 回复: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关键是缺乏深度和内涵。权当是政治教科书的图解罢了.社会也算宽容和客气********************************* 高人的“广告”很到位。历史本来就是这样,有谁读《史记》读出“深度和内涵”? 用户: 冯梦云 发表于:2011-6-21 20:29:55 支持 (1) 反对 (0) [4] 回复: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各单位买単去看!当政治任务,又嫌了。 用户: 李兴濂 发表于:2011-6-21 18:20:48 支持 (5) 反对 (0) [3] 回复: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中国过去只有会党,而没有政党,政党是来自西方现代文明的帕来品;同样,中国过去有思辨,而没有主义。马克思主义也是西方文明一个分流,没有西方文明便会不有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因此,完全可以这么说,没有西方文明的繁荣及存在与流传东方,建党伟业何在?国民党如此(三民主义与美国林肯的民有,有享,民治思想的关联),共产党也是如此(社会主义与西欧马克思的共产大同思想的关联)。所以,无论人们如何的反西方,或者说无论人们如何只反对西方的普适价值,还是只反对西方的马克思主义,中国现代文明的胜利,实质上都是西方大文明体系在中国的胜利。中国人只有选择西方文明这一分支文明或那一分支文明的“资”,而根本就没有不选择西方整体文明的“格”,就是有些人想做皇帝,也不得不打西方文明的旗子,因为,沉弱了几千年的腐朽的文明之国,你再别无选择。 用户: 无待 发表于:2011-6-21 16:21:42 支持 (19) 反对 (0) [2] 回复: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建党伟业》对本人影响最深的,不是其情节,也不是其演员阵容,而是制版人信誓旦旦地要创造一个巨大的票房。 建党的史料,被一群商人弄成赚钱的工具,宣传部门还洋洋得意,真是可悲! 如果按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种影片完全应当是免费的,还有脸向观众收钱? 用户: 才尽江郎 发表于:2011-6-21 13:09:35 支持 (47) 反对 (0) [1] 回复:高人:我看《建党伟业》 2009年7月中旬曾游俄罗斯,圣彼得堡女导游格林娜在谈到十月革命时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带来了马列主义,那是过去的说法;现在的说法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带来了70年的贫穷。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用户: 邵益山 发表于:2011-6-21 12:19:23 支持 (59) 反对 (0) 加载中...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