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da2050

译者 | 《纽约客》中国来鸿:眼不见,心不烦的奢侈品广告

核心提示:没有了奢侈品广告,就不存在社会分配不公?只是自欺欺人的把戏而已。 原文: SEE NO FORTUNE, HEAR NO FORTUNE 作者:欧逸文(Evan Osnos) 发表:2011年6月17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图】Creeper-Sleeper, Flickr CC 提供 几个月之前,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布了关于开展户外广告清理整顿工作的公告,主要清理对象为带有"享乐主义,奢华主义"以及"贵族式生活"的广告。去年八月,沿海城市温岭禁止了任何"奢华浪费"式的葬礼,特别限制了旨在炫耀家庭富裕的汽车和花圈数量。 这则禁令并非北京的首次尝试――以掩盖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这两年中国正在面临最严重的通货膨胀,与此同时一亿五千万民众仍生活在每日消费低于一美元的日子里。本周的早些时候,我写了一篇关于中国实际状况与官方声明之间差距甚远的文章。今天,我将上述原则沿用到其他领域,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不容忽视且正在不断扩大的鸿沟,分割开了现实与官方试图构建的美好画面,这对公众意识还会产生毒害。中共知道这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在2001年,朱�基总理被问及是否担心不断深化的鸿沟是否会导致的社会不安时,朱依据衡量收入分化的基尼指数回答:"还不会。"他说,只要基尼指数没有到达0.4这个"危险等级",中国就没事。十年之后,基尼指数已经飙升得超过0.4,正式达到近0.5(虽然北京师范大学的著名经济学家李实相信危险等级应该更高――达到了0.53――因为调查中没有包括农民工)。 几年来,中国富豪们一直保持低调。在2002年,《福布斯》公布了一份中国富豪排行榜,照片上人们不愿展露真颜。但是近来,诸多证据证明,那一时期已经过去。波士顿咨询集团第一次公布了哪些国家拥有最多的"超高净值"家庭的数据――"超高净值"的定义是任何管理着超过一亿美元资产的家庭。美国仍凭借最多的"超高净值"家庭数(2,692)处于榜首,随后是沙特阿拉伯以及一些你意料之中的国家,但是在去年的报道中,中国是此排行中增长最快的国家,中国的"超高净值"家庭数从去年开始激增超过30%并达到393个。当然,这不足为奇,但是报道中的一些细节值得注意:去年亚洲的私人财富增长是全球平均的两倍多。在接下来的四年里,仅中国就将占亚洲私人财产增长的五分之一。 [富人们的]钱都会花到什么地方?比广告牌还容易被看到的地方:去年法拉利在中国的销量增长近50%,兰博基尼在中国的销量额增加了两倍。那么谁在开这些车呢?根据一个跟踪调查中国富人财富的机构――"胡润百富"的调查,那是一个年轻的、白手起家的有闲阶级。中国的百万富豪的平均年龄是三十九岁――比全球平均年龄年轻了整整15岁――而且,在这些富豪的娱乐活动中,高尔夫是他们的最爱。(中国百万富豪的平均差点是二十六,他们肯定花钱上了一些培训课,因为当他们过了一亿美元的门槛,平均差点就降到了二十四,胡润说。译注:差点是高尔夫术语之一,差点越低打得越好。)但这些钱并不都用于享受。五分之四的百万富豪称他们正在考虑把他们的孩子送到国外接受教育,美国则是首选。(这点同样适用于党内精英,上一次遇到一个子女不是在塔夫脱或是耶鲁大学之类的大学读书的党内高级官员是什么时候,我不记得了。) 那么解决方法是什么呢?当然不是回到中国以前的那种明显虚假的平均主义的日子。要解决根本问题,可以采取一些诸如间接税改革,征收资产收益和继承税等方法,但是禁止那些能体现出资源被错误配置的东西如奢侈品广告不是方案之一, 只是和中国官员以前那样以造假的丰收成果示人一样,是令人不安的自欺欺人的政策罢了。 相关阅读: 瑞士信贷:中国的灰色收入

阅读更多

【装聋作哑之18】南风窗:公共利益年度人物(2009)

《南风窗》2009公共利益年度榜年度人物: 艾未未:知识分子新标杆 作者:宁二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09-12-19 2009年,艾未未是公共领域的知识分子中最活跃的一位。 汶川特大地震之后,他策动志愿者持续展开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公民调查,并在地震一周年纪念日前后通过网络定期公布,引发了社会舆论对巨灾之后生命伦理和人性尊严的广泛讨论。在艾未未看来,除了地震,更多的是那些日常的悲剧,更可怕的是太阳一出来就啥事都没有了,但生命是有价值的,要珍惜每一个生命,哪怕他已经死去了。对死去的生命不认同,实际上是对生的不尊重,是对我们自身价值的贬低。 基于上述理念所展开的不懈努力,令几乎付出生命代价的艾未未和他的志愿者们赢得了公众普遍的赞誉和肯定。2009年以前,艾未未的主要身份是最具影响力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之一,但2009他更被视为一位积极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知识分子行动者,甚至是维权者。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艾未未曾表示,任何一个维权者,同时都在维护别人的权益。他说:“今天,政府也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也是政府的一部分;社会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也是社会的一部分。每个人承担的,觉悟也好,意识也好,所做的行动也好,都在表达我们希望社会是什么样的。” 正如画家陈丹青所言,“今日社会能有未未,是进步”,2009年的艾未未所体现出的中国人理应具备的勇敢、理性、责任感及行动力,正是我们这个社会所以能持续进步的动力源泉。 来源:http://goo.gl/up70P

阅读更多

杜义龙:刘胡兰,是悲剧而不是英雄

一个不满15周岁的女孩子,被一伙人用铡刀铡死,这是一出人间少有的悲剧。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的教育始终都在用这样的案例来映衬民国政府的残忍和无情,煽动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学生对那个已经成为历史的政府的仇恨,刘胡兰的故事被写成书、编为话剧、电影、进入学生的课本,在中國大陆广为流传,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 可是,没有人告诉我们,是谁让一个无辜的少女被她的政府处死,她究竟做了什么罪恶滔天的坏事? 另外,她当时能不能不死? 她是一个英雄还是一个悲剧人物?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开始查阅许多关于刘胡兰的文字资料,对把她认定为英雄的说法越来越不敢苟同。   就刘胡兰的遭遇来看,她的罹难的过程是不是我们今天所听说的那样令人感动和振奋,有没有被人英雄化,这并不重要,也没有必要再去证伪。 关键是我们如何理解英雄的意义。 一个仅仅15岁的女孩子能坚强不屈,从容就死,确实是值得人敬佩的,可是一个人仅仅能够坚强不屈,从容就死,并不能说明她就是英雄。 能够说明她是英雄的,是要看她为了什么才坚强不屈并从容就死的。   英雄是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是具有较为恒定的内涵和普适的价值的。 人类历史上出现过许多声名显赫的人物,可这些人物并不一定就是英雄,有些人当时是英雄,可是他所控制的那个时代一旦成为历史,他就不再是英雄,有可能是人类的罪人,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还有一些人,他一时被人们认为是英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逐渐证明他所代表的理念是有问题的,是一种错误的价值取向,甚至与人类的发展和进步向违悖,所以,他也就会从英雄的神坛上滚落下来。   我之所以说刘胡兰不是英雄,并非想否定她在面临死亡威胁时的坚强不屈,即使她是被死亡吓得痛哭流涕而不是传说中的以大义凛然,已经都无关紧要。 我是要说明,她的死,是两种她个人无法抵御的强大的社会力量对她的利用、欺骗和无情的侵犯造成的。 她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她所坚信并为之献出生命的理念,事业,并没有她所看到或是听到那样伟大。   直接导致她死亡原因是她配合中共武工队处死了本村村长石佩怀。 据一些资料记载,这个村长为阎锡山的军队派粮派款,递送情报,所以就要杀死他。 我们知道,那时阎锡山是国民政府山西省主席,也相当于现在的山西省长,只是当时他把持着山西的军政大权。 1949年后的几十年中,村长或是村支书、乡长等,也都是要派公粮、派民工、派税的,这是地方政府的职责,特别是在大跃进和文革中,因为派公粮、派民工而大批逼死农民、逼迫农民背井离乡的村长、乡长,应该并不比1949年前少,也并不比1949年前更善良,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难道农民或是某个其他的黨派就可以私下处死村长吗?   此外,刘胡兰死难时,已经不是抗日战争之时,而是内战之中,中國的内战,无论是从当时还是从现在来看,都是一场没有必要的战争,它不是进步与落后之间的战争,比如民国与大清朝之间的战争,就是一场进步与落后之间不得不进行的战争,也不是抵御外辱的战争,而是一场纯粹是夺取权力的战争,这已经为战争之后的事实所证实。 战争之前的政府,是有非常多的必须要改变的缺点,但是并非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政府,因为这个政府还具有基本的民主素质,至少它拥有在中國全部历史中,更彻底的选举制和宪法制度,中國人唯有在这个阶段拥有过言论、结社和游行的自由,中共就是在这个自由制度下才得以产生的,中共的报纸、电台等也就是在这个制度下才得以发行运转的,据一本《历史的先声》的书披露,在中共1949年获得政权前,曾经许诺要在中國实现比中华民国更加民主的政治制度,而广大民众之所有能够拥护并跟随中共浴血奋战而推翻中华民国,就是因为热切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自由和民主权力,希望在中國建立一个更加进步的政府。   刘胡兰就是这样的一个受到蛊惑的少女。 在一种思想的蛊惑下,她替反政府的武装力量效力,并最终走上了杀人害命之路。 从这一点来说,她不仅不是英雄,还是一个有罪的人。 作为政府,需要追究杀人者的罪过和有关人的责任,本来是天经地义的,刘胡兰等人参与了杀害村长的犯罪行为,自然是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只是,我们看到的是,在那个时代,没有人想到用法律来解决问题,一个方面利用法律的保护,钻法律的空子,实行暴力推翻政府的行为,另外一个方面,利用手中的权力,不经过合法的审判,就大肆屠殺相关人员,甚至对一个少女也没有起码的同情和人道,虽然双方很难认定谁为因谁为果,可是这样的残酷现实是我们不愿意再看到的。   所以,我们应该看到刘胡兰的可悲之处,即她并不了解自己所要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像那些宣传那样冠冕堂皇,她受到蛊惑后,失去了对自己生命的珍视,也视别人的生命如草芥,在她幼小的心灵中浸润着暴力的毒素,浸润着无视他人權力的狂妄,浸润着为了自己或是自己一群人的利益和权力而不惜牺牲他人的利益和生命的偏激。 她的英勇和坚强,不是为了一个崇高的人类普适的目的,也不能体现人类本质的价值,而是为了自己一群人的私利的执着;她的从容就死,不是为了更加崇高的自由和社会的进步,而是因为她受到蛊惑后的执迷不悟。 所以,这个少女的死是可悲的,而不是英雄式的。 希望人们能够记取这个惨痛的悲剧,让象刘胡兰这样的少女,过属于她们的自由和充满爱,而不是充满仇恨的生活,让她们不必为了像她们那个年龄还不了解和无法认识的东西去献出生命! 作为我个人,我希望,如果历史能够再来一次的话,刘胡兰不用再坚强和英勇,她可以向暴力低头和屈服,然后好好地去过属于少女的生活,去恋爱,去结婚,享受生活的美好,去把她已经拥有,却因早逝而中断的爱情生活过到最后。 我也希望,现在的少年们,不要被片面的宣传所蒙蔽,误以为刘胡兰是一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其实,她只是一个特定社会背景下被牺牲掉的可悲的,同时也负有罪责的小女孩子。 相关日志 2011/03/14 -- 辛子陵:当代中国真相与危机 (0) 2011/02/25 -- 北京强制中小学生向党旗敬礼引来抗议声一片 (0) 2011/01/31 -- 西西河:天下无谍 1.0版 (0) 2010/12/19 -- 明镜周刊 中国:香港的地下共产党 (0) 2010/06/30 -- 三句话总结某组织 (1)

阅读更多

XUPING:有关民主选举的三个常理(fuda2050转载)_fuda2050_新浪博客

评语:民主选举是由国家性质决定,也是宪法赋予人民的神圣权利。因此,就象村民对电视机拥有所有权和使用权是天经地义的一样,人民的民主权利是不容任何人(包括组织和权力机构)剥夺的。这与公民的文化程度如何、行使权利的水平高低以及民主选举的成熟程度和 ..... 是否同意“政治太复杂了,我们一般老百姓实在搞不懂”;(2)选民对于政治和选举的认同也决定着他的选举行动,这方面的两个测度是:是否同意“选举与我个人和家庭的切身利益越来越紧密”;是否同意“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是党和政府的责任,与老百姓无关”;(3)选民 ...

阅读更多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