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soc

Connect with greatsoc :

译者 | 德《时代》周刊 银行

核心提示: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德意志银行已不再是德国银行,而这正是默克尔的问题。“ 原文: Das Geldhaus 作者:赫尔穆特・施密特(1974年-1982年前西德总理) 发表:2011年7月14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Chuyi翻译 【图:本文作者赫尔穆特・施密特(Altkanzler Helmut Schmidt)】 约瑟夫・阿克曼 (Josef Ackermann)的接替问题让德意志银行领导层紧张了好几个星期,现在看来像是会有两人来联席接管(译注:指Anshu Jain 和 Jürgen Fitschen;前者为投资银行家,后者为德国人)。此类冲突在大企业中时有发生,比如大众汽车集团,比如西门子集团,董事会如果现在决策迅速,德意志银行的声誉将不会受到特别损害。(见经济版第28页;译注:标题为《 阿克曼的遗产──一个只有一点儿“德国特色”的二人组合即将掌权 》的文章。) 在过去20年中,德意志银行尽管名称依旧,却已成了一个国际银行。一方面,它的股东多数在国外,另一方面,银行利润中至少80%来自全球投资银行业务,且主要不在法兰克福,而在伦敦──安叔这位德意志银行旗下投资银行业务的浪尖人物,他不是德国人,而是印度人,德意志银行现任行长约瑟夫・阿克曼同样不是德国人,是瑞士人。 地区银行几乎全部变得狂妄放肆 所以,德意志银行已不再是德国银行,联邦政府再也不能仿效当年阿登纳总理在伦敦债务会议和我20年后在G6峰会(后为G7)重复的举动:派一个德意志银行发言人,而不是自己的部长去参加大型国际会议。 然而,德意志银行根本就不是问题所在,有很大问题的是德国银行业的整体发展。我们几十年来已经习惯了跟三大德国银行打交道:德累斯顿银行、德意志银行和商业银行 (Commerzbank),除它们外还有信用社银行,以及第三类——那些拥有直接转账中心 (giro centres) 业务的储蓄银行。德国的地区银行便是从这些GIRO中心经过几十年演变而来的。这些进行“信贷替代交易”的地区银行信用几乎全部变得狂妄放肆,它们中有的得救,西德意志银行 (WestLB)正在分家之中。 如果按理智行事,德国应该最多留下两家地区银行,只留下一个商业模式清晰的核心机构甚至会更好。信用社银行同样如此。如果某些联邦州州长和团体的领头们固执己见地让德国银行体系继续奇险下去,那么,德意志银行势必“脱颖而出”。 德意志银行的任务是代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利益,这在以前是大家默认的共识。在我那个年代,商业银行或德累斯顿银行也同样能够胜任这个角色。可如今,德国联邦政府倘若想在国际谈判中就银行监管,就有如证券、金融衍生工具、期权等的共同审计原则,或就评级机构的监管达成共识时,德意志银行的建议已经不再可靠。 近年,公共舆论和民众对整个金融业的信任急剧下降。尤其是美国和英国,不幸也有欧洲大陆银行高层经理牟取惊人暴利已成一大公害。一个银行高管挣的钱可以是他的司机的100倍和德国总理的30或40倍,这让人不可理喻。 我喜欢将人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平常之人。我们年轻时可能都偶尔偷过一次苹果,尽管如此,我们后来却都成了像样的人,也就是,平常之人。这些人可能占了98%。第二类,是那些有犯罪倾向的人,法庭是他们该去的地方,如果有罪,他们就该进监狱。而第三类,就是投资银行家和基金经理们。 “投资银行家”这个词,仅仅是那种曾经让我们所有人,让几乎整个世界跌入谷底,而现在又在重复他们到2007年之前的行径的财务经理们的近似词而已。 德国政治决策者应该早就认识到,德国银行业必须在结构上被改造,德国国际企业的大型项目和投资倚赖于外国金融机构是极其有害的。 譬如,若有资本充裕的中国人或石油酋长有意收购某个对我们意义重要的德国大公司,那么,因为这个公司拥有的技术知识,因为这个公司未来预期的研发成果,我们必须从德国的迫切利益出发阻止收购,让这个公司继续留在德国。那么,一个德国联邦政府就需要两或三家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依靠的德国大银行! 译注:这是一份策略性文章,发表后,德国报界纷纷引用;德意志银行下任行长目前尚未最后决定,文中提及的两人呼声甚高。 友情提示:您可以到 这里 看到推友们对该篇译文的评论和转发;欢迎参与!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Read More

译者 | 《越南青年报》越专家乐茂:”中国一直想称霸东海“

核心提示:国防部的军事战略研究所科学信息部的前主任表示乐茂(Le The Mau)认为,中国的行为正在违反它声明要保持和平与友谊的承诺,它正在试图实现控制整个东海(注:即南中国海)的野心。 原文: China has always wanted the whole of East Sea 作者:乐茂 发表:2011年6月11日 【图:越南国家石油天然气集团的外包船舶周四在越南大陆架进行地质调查时被中国船只骚扰】 从中国的第一代领导开始,中国就一直想称霸东海。它的目标是早晚中国会得到东海,问题是什么时候。 多年来,中国一直保持着和平稳定的环境一遍发展自身经济,并一直试图建立起良好的形象。然而,在等待时机的同时,它也在持续地秘密实施着东海战略。现在,它似乎认为它已经足够强大,可以当一个大国了。 它不仅在东海发展军事基地,也大大地违反了专属经济区的划分。当然,中国不能立即实施其计划,但正在通过步步升级的方式来扩大事端。他们现在做的目的是扩大影响,将无争议地区变成有可争议地区,并不合逻辑地应用“U形”线理论(中国已经声称拥有超过80%东海的主权,并加到了中国地图中。)5月26日,在割断了”海盗贰号“的电缆之后,中国宣称它是在自己管辖的水域进行巡逻,并进行了正常的执法。骚扰了”海盗贰号“之后,中国还虚假地声称是越南的武装舰船驱赶了他们的渔船,严重危害了中国渔民的安全。 中国方面这样的行为和声明可谓“贼喊捉贼”。如法新社、路透社、BBC和金融时报这些主流国际媒体和新闻机构都说中国的所作所为是前所未见的,让东海的局势更加复杂了。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国的战术始终未变。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在大谈“和平崛起”(这是中国在21世纪初的外交政策方针,旨在表现中国是一个重视国际承诺、避免不必要的对抗的负责任的全球领导者)。但是,最近的事件暴露出这些悦耳言辞的背后是要称霸东海的野心。 一方面,它宣称奉行的是和平友好的政策,另一方面,它又采取挑衅和施压行动,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而且中国把这套战术不仅施于东海,还施于其他邻国之上。 虽然中国已经与俄罗斯签署了边界协定,它仍然在俄罗斯的远东地带——西伯利亚地区制造动荡。当俄罗斯提出抗议,中国宣称那只是下级机关所做的违反政策声明的事。 虽然越南及周边国家一直奉行加强与中国的友谊的和平政策,后者还是在多年来以多种方式扩大在黄沙(注:即中国所称的“西沙群岛”)和长沙(注:南沙)群岛的非法占有。 即使它没有进行现在这样的挑衅行为,中国也一直在对其本国人民宣传南中国海(东海)属于中国,但被其他国家占领了,“中国想维护和平的良好愿望在东海被其他国家滥用……”在中国的网络上有很多充满仇恨的帖子,呼吁对邻国、和在东海问题上要采取暴力行动。 经过最近的事件,越南和东盟需要发出强烈地批评中国的行动和政策的声音。在国内外进行广泛的宣传是必须的,而且要利用国际论坛,让国际社会了解中国要占领东海的计划。 —————————————————— 权衡利弊 在接受《青年报》访谈时,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远东历史系主任Vladimir N. Kolotov 说,最近发生的事件是中国想要称霸东海的开始。 Kolotov说,中国一直在对越南,菲律宾和其他一些邻国施压,这些行动正在破坏该地区的稳定与安全。 他说,根据国际法,中国无权控制黄沙和长沙群岛,但它想要加强这种非法占领。 然而,该计划为中国带来了一些不利因素,因为包括越南在内的东盟国家目前都被中国欺负,显然他们会携手创建一个联盟,并配合如美国和俄罗斯这样的第三方。 这位学者还说,这些事件会导致中国失去它在过去十多年来对东盟建立起来的信誉。 虽然中国希望拥有东海的自然资源,控制世界上最重要的海运航线之一,它尚未做到这一点。 Kolotov的观点是中国的军事力量是比东盟国家强大,但与其他军事强国,如美国及其盟国相比,还是相形见绌。 他说,目前美国可能还不会直接介入东海。但是,如果出现对地区的安全与稳定的威胁,就会置美韩关系、美日关系于重大风险之中,更不用提这对海上主要运输航线产生的影响。 Kolotov说,与此同时,面对中国向东盟成员国施加的公开压力时,这些国家需要步步谨慎,并互相联合,形成同盟。 ( 由阮海防报道) —————————————————— 相关阅读: ”越南声音“的新浪博客  ;新浪微博 @越南声音

Read More

译者 | 《外交政策》大考

核心提示:在中国,高考令无数人伤透脑筋,但它真的能选拔出国内最优秀、最聪明的学生吗?比起美国高考,它的机制是否更愚钝、更不公平呢? 来源: Foreign PolicyThe Big Test 作者: CHRISTINA LARSON 日期:2011年6月10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来自上海的报道――每年六月固定的三天里,中国的所有地方一下子悄无声息了。上海无处不在的建筑施工队在这三天里停工休假,成千上万穿制服的警察以及交通协管员部署在各个道口指挥交通,禁止司机鸣笛。类似的噪音管制在中国的其他各个城市同样适用。这一切的都是为了中国近900万名高中毕业生,他们手拿2B铅笔,一丝不苟地回答试题,为他们在这次决定他们命运的高考――"大考"中提供最最安静的气氛吧。 高考就是中国大学入学考试,可谓是世界上参与人数最多的一项考试。全国的考生们在每年6月7日至9日同时开考,并且有且只有一次机会,总共耗时9小时,科目包括必选的数学、语文、英语再加两门自选的,例如地理、化学或者物理等。在中国大陆,考试成绩是衡量进哪所学校唯一的标准。如果你考了高分,那么即使你是来自甘肃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你照样可以进北京大学这种顶尖学校,但是如果你运气欠佳,考分平平,那你也就只能委身于一所资金匮乏、老掉牙的、师资不高的普通大学,甚至根本进不了大学这门槛了。 由此看来,这场考试是青年人一生当中的分水岭。"一考定终身"虽然是一桩很残酷的事情,但自高考实施开始,背后的设想都是理想化的,如果你考得好,你就可以有机会挤入精英的行列;考不好,那么你的前途也一下子黯淡失色了。毛泽东在文革期间下令停办所有的大学,并且把知识分子赶下乡去劳动。文革一结束,第一时间就恢复了大学办学,并且在1977年正式恢复高考。正如美国高考一样(SAT 由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家Carl Campbell Brigham提出,并在1926年首先实施),中国的高考也旨在选拔全国最优秀、最聪明的学生,这里不靠政治恩庇,也不凭任何关系,谁考取了高分,谁就能进大学接受教育。简而言之,高考就是要体现"精英至上"。 然而,将如此远大的理想寄托在高考这一单一标准上总会引来不满。在20世纪80年代,像《大考》The Big Test的作者Nicholas Lemann以及《大西洋月刊》的记者James Fallows等等很多美国记者们开始反思SAT是否真能挑选出最优秀和最聪明的学生?美国的教育人士也质疑一切以考试为重会否阻碍一个人其他方面的学习,在中国,也同样如此。虽然美国高考和中国高考在内容考察方面有很大的不同,但是现在中国的教育家、作家、家长以及学生也提出了同样的质疑:这场考试真的公平吗?考试信息真的有用吗?富人们到底有没有优势?一门心思投身高考复习会否忽略其他方面的学习?现在我们仍然没有其他出路,因此大规模的改革高考依然遥遥无期。 Charisette Li 现在是位于广州(中国南方的一座城市)的一所享有盛名的大学――中山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她是一位中学教师的女儿,在污染严重的工业城市东莞长大。她爱好交际、乐观豁达,戴着一副时髦的大眼镜,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她特别喜欢美国流行音乐。高考时获得的高分让她得以被一所一流的大学录取。一个月后她就将大学毕业,之后去深圳股票交易所做一名令人羡慕的实习生。换句话说,她就是那种在中国高风险的考试制度下脱颖而出的胜利者。但现在回忆起在东莞实验中学寄宿的那段时间时,她对全力以赴应付高考的学习方式表示质疑: 在中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高考。我甚至不知道在毕业后要做什么或从事什么工作。我唯一需要关心的是进入一所一流的大学……我和我的同学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校里。我们平时不允许外出,只是在星期天下午可能得到准许出去买些东西。或者在星期六的晚上,我们的父母可以来看我们。如果要外出,大多数时候你都得找一个重要的理由,老师才会准假。另外,我们大多数时候是被关在学校里的。他们觉得,为了保证我们都能走上正轨,我们就该被关起来。他们认为制度越严,我们的成绩就会越好。我们的父母对此往往没有意见,他们只是接受这种制度。 最奇怪的是,正如李现在所发现的那样,她为考试而学的东西在日后完全没有用了。她一进入大学,就很快将之前花了四年时间熟记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她总结说:"所有的学生都朝着一个目标努力,我也一样,从来不过问'为什么?'但现在我与过去不同了――我想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 李认为高考给人带来了巨大压力,但它对人才或一个人未来潜力的评估并不准确。像她这种对高考表示担忧的人并非绝无仅有。在中国的研究人员和教育工作者中,批评的声音多年来一直不绝于耳。去年,连中国官方报纸《人民日报》也刊登了对1000名在过去30年的高考中取得高分的人进行跟踪研究的结果。据该报报道,没有一个人在之后的职业生涯中取得了杰出成就。 还有人对高考是否真正公平表示担心:那些在最好的中学上学的学生和那些父母在备考时花大价钱请了家教的学生必然考取高分吗?一位不再抱有幻想的大学领导告诉我说,高考"被认为是一个伟大的均衡器,可以保证一个来自甘肃的农家子弟与一个来自上海官员家庭的孩子有同等的机会。但这是高贵的谎言。""高考不是有用的衡量方式,'社会建立在机会均等的基础之上'的观念是错误的。" 如今有一些学生正在争取完全避开高考。居住在上海的教育顾问露西亚-皮尔斯告诉我说,中国越来越多有钱人家的孩子正在努力争取去美国和其他国家或地区上大学(他们因此转而准备SAT考试)。中国的一小部分名牌大学现在也开始提供有限的不需要参加高考的提前录取名额,特别是为那些在中学获得过国家级奖项或参加了学校自主招生考试的学生。不过,这两种选择都只适用于极少部分高中毕业生。 至于高考改革,可能性似乎并不大。北大附中副校长江学勤最近在《外交家》发表了一篇长文,探讨了可能的替代方案,但他最后承认它们只存在于想象当中,并不可能付诸实践: 如果我们从头开始,想要设立一种高考的替代方案,最终出现的唯一可行的替代方案是――高考。许多人很容易忘记:考虑到对彼此和大学信任的完全缺失,考虑到大多数人发现自己还处于摆脱贫穷的状态,考虑到中国普遍的腐败和不平等,高考,不论好坏,都是分配中国教育资源最公平、最人性化的方式。 这种观点流传甚广。在一个腐败成风、疑心四起的国家,许多人认为什么都是由金钱来衡量的,即使是老师的推荐信和各科成绩的平均积分点(译注:用总积分点除以总学科分数所得的平均数,是美国高等院校计算成绩的一种方法)也不例外。高考虽然很残酷,但它可以给你一个用数字量化的分数――那些分数可以用于排位。正如一位来自北京语言文化大学的毕业生告诉我的那样:"如果没有高考,那剩下的就只有关系了。" ( 本文作者CHRISTINA LARSONshi1《外交政策》中国特约编辑。 ) 相关阅读: 在中国的日本留学生@加藤嘉一给高考学子们的建议:刚参加完高考的毕业生们不要立即进入"下一步怎么办"的状态,沉淀并回顾一下自己走过来的人生,有哪些成果或遗憾,与自己内心好好对话。梳理一下,为接下来人生中最为自由自在,真正意义上的青春生活奠定心身基础。不要焦虑,放松才有思路,打工,学外语,跑步,谈恋爱,我觉得都行,没什么标准答案。

Read More

环球时报:谷歌暗示中国干扰其邮件服务 称事件是有政治目的行为

本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本报记者  徐 盼 据3月22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 西方互联网搜索巨头谷歌公司21日发布声明,指责中国政府干扰该公司的Gmail电子邮件服务,并暗示这一事件是“有政治目的的行为”。但谷歌拒绝透露是否已就此事向中国政府提出交涉。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专家俞晓秋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谷歌是在故作姿态,它对中国“干扰电子邮件”的指责没有任何根据。 据《华尔街日报》21日报道,谷歌公司发言人称,该公司从上个月起开始收到用户投诉,称使用Gmail邮箱经常遭遇服务中断。出现的问题包括登录邮箱主页时断时续,不能顺利发送电子邮件等。谷歌声称对此进行了全面检查,没有发现技术问题,因此认定“是中国政府进行了屏蔽”,并使得“看上去像是邮箱本身出现了技术问题”。 美联社称,谷歌公司认为当前在中国遭遇的问题要比以往更加复杂。该公司不久前曾表示,注意到“一些极具针对性的,并且明显具有政治动机的攻击”。但谷歌拒绝透露哪些人的邮箱曾遭到攻击,以及攻击来自何方。谷歌发言人也没有透露是否与中国政府直接提及此事。 英国广播公司援引谷歌公司人员的话说,最新的干扰手法“似乎比(谷歌)以往所经历的中国当局干扰互联网的手法更为巧妙”。谷歌公司去年曾公开指责中国黑客入侵其系统,后又明确表示因无法认同中国的网络管制政策而退出中国内地市场。德新社称,虽然谷歌中国的搜索引擎网站目前是从香港为中国内地用户服务,但谷歌邮箱在中国依旧很受欢迎。 《华尔街日报》认为,目前还不清楚谷歌是“特定目标”,还是“在更广泛的打击行动中受到殃及”。该报道称,谷歌去年曾公开抱怨中国的审查和黑客活动,表示将不再遵守过滤搜索结果的要求,之后将中文搜索服务转到了香港,以避免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但最后谷歌还是选择与中国政府合作,确保其在中国内地的市场。” 俞晓秋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有用户投诉邮箱服务使用不正常,谷歌公司肯定要出面解释,而解释的方式不外乎两种:一是承认自己的技术不足以及存在运营缺陷,向用户道歉;二是找出其他理由为服务中断开脱,这时中国政府就成了谷歌的攻击矛头。事实上,谷歌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证明中国政府干扰其电子邮件服务。“对于谷歌的这种故作姿态,我们不必理会。” © 鬼怪式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 2011/03/22. | Permalink | 党的政策亚克西 Post tags: 环球时报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