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on

Connect with Solon :

傅国涌 | 爱好天文的摄政王载沣

2011年08月30日 11:23:10    爱好天文的摄政王载沣 傅国涌      摄政王载沣与两个儿子溥仪、溥杰          清朝入关统治中国自摄政王多尔衮始,自摄政王载沣终。载沣的爷爷是道光帝,父亲是第一代醇亲王奕譞,哥哥是光绪帝,儿子是宣统帝,他生于帝王之家,一生的命运便注定了身不由己。他儿子溥杰曾听说这样的传言,醇亲王府之所以出了个皇帝(指光绪),是因为醇王府在妙高峰的坟地有两棵大白果树。白果树下埋了醇亲王,——“白”加上“王”,不就是一个“皇”字么。这些话传到慈禧太后的耳朵里,她就下令把两棵白果树锯掉了。结果民间的传闻更离谱了,说在锯树时,从树身中出来了很多的蛇,义和团就是那些蛇精所化的。这些传闻未必可靠,慈禧太后临终之前又选择了醇王府的幼儿溥仪来接替皇位。这是年轻的载沣未曾想到过的。     在美国人眼中“浑身透露着高贵”的载沣在载润看来,“生性懦弱,在政治上并无识见”,“怯懦怕事”,“优柔寡断,毫无政治手段”。他的亲弟弟载涛也说:     他遇事优柔寡断,人都说他忠厚,实则忠厚即无用之别名。他日常生活很有规律,内廷当差谨慎小心,这是他的长处。他做一个承平时代的王爵尚可,若仰仗他来主持国政,应付事变,则决难胜任。     在他儿子溥杰看来,“我父亲的歉抑退让的作风,好逸畏事的性格,大致和我的祖父相似。”     1883年出生的载沣八岁就承袭了王爵,19岁就被任命为阅兵大臣,以专使身份到德国道歉,一旦要他来主持国政,应付危机四伏的大变局,他的性格、训练、阅历和才能都不足以担当如此重任。他信得过的就是两个弟弟载涛、载洵,所以让他们一个任军咨府大臣,主持陆军,一个任海军大臣,统领海军。当武昌起义发生,内阁总理大臣、庆亲王奕劻提出起用袁世凯,协理大臣徐世昌、那桐附和,且说东交民巷盛传非袁莫属,载泽等最初反对,大势如此也不再坚持,他只有答应。载涛回忆,“载沣本不愿意将这个大对头请出,以威胁自己的政治生命,但是他素性懦弱,没有独作主张的能力,亦没有对抗他们的勇气,只有听任摆布,忍泪屈从。”没有主见,容易为别人的意见所左右,就是载沣的性格。他对权力没有特别的追求,这权力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他并没有太在意。所以,当他被迫从摄政王的位置上下来,也没有特别失落。溥杰回忆,母亲对他说过,他父亲载沣从宫里回到家来,神情不变地对她说:“从此好了,我也可以回家抱孩子了。” 气得她大哭了一场,告诫儿子长大了不能像阿玛那样没有志气。     溥仪幼时见到父亲,见他脑后的花翎子总是跳动,后来才明白,“他说话有点结结巴巴”,并且“一说话就点头”,“他说话很少,除了几个‘好,好,好’,以外,别的话也很难听清楚。”天津《大公报》有文章称他的性格“木楼座钟”。有遗老告诉溥仪说,他“与王公大臣常相对无言,即请机宜亦嗫嚅不能立断”。     载沣爱藏书,自号“书癖”,家中悬挂着他手书的对联:“有书自富贵,无事小神仙”。     他最喜欢白居易的这首诗,曾写在团扇上:     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随富随贫且随喜,不开口笑是痴人。     载沣不是一个守旧的人,他曾出使欧洲,亲眼看到了西方文明带来的繁荣和秩序,他是最早穿西装的亲贵之一,对电话、汽车这些新鲜玩意儿都不拒绝。他也爱看戏,谭鑫培、杨小楼、梅兰芳等人的戏都是他喜欢的。黄兴北上时,已在权力舞台上谢幕的王公亲贵在那桐家的花园招待孙、黄,曾拿出留声机助兴,唱片中就是谭鑫培的曲子。溥仪看过他父亲用满文写的日记:     没有找到什么材料,却发现过两类很有趣的记载,一类是属于例外事项的,每逢立夏,他必“依例剪平头”,每逢立秋则“依例留分发”,此外有依例换什么衣服,吃什么时鲜,等等。另一类,是每逢朔望以及其他日子,都有关于天象的详细观察的记载和报上这类消息的摘要,有时还有很用心画下的示意图。可以看出,一方面是内容十分贫乏的生活,一方面又有一种对天文科学的热烈爱好。     载沣的天文学爱好让我想起日本天皇裕仁的生物学爱好。他们都不幸而生在皇族,不能按自己的才智和爱好来选择人生道路,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载沣日记里不时出现哈雷彗星、日食、月食等天文现象的记载,都是他自己的观测。他家里有地球仪、天文望远镜。他的日记尚未公开,不知道辛亥革命时期出现的那些天象在日记中留下了怎样的记录。很多年后,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说,“如果他生在今天,说不定他是可以学成一名天文学家的”。                                        上一篇: 台北温州街小巷中的殷海光故居:…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165)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中国报道周刊 | 卡扎菲出逃了该怎么办?

  德新社报道:的黎波里战斗打响 传卡扎菲出逃。文曰:周日,利比亚反对派武装开始进攻首都的黎波里。尽管政府方面予以否认,仍有消息称,的黎波里市内发生了暴動,卡扎菲已逃离首都,有可能逃往阿尔及利亚。图片说明:的黎波里暴動的消息传出后,班加西民众上街欢庆。   黨呀黨呀黨呀黨,卡扎菲出逃了,黨该怎么办?可别说卡扎菲出逃与黨没有关系呵!卡扎菲可是黨的老朋友,官媒也曾用“叛匪”二字指代利比亚反对派武装。这是事实吧?   半官网百科迄今如是赞美:卡扎菲,现任利比亚革命领导人……但不管是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卡扎菲领导这个大约有六百万人口的国家摆脱了贫困,成为非洲最富裕的国家。   黨呀黨呀黨呀黨,你的老朋友出逃了,黨该怎么办?别说他是个人獨裁我们是黨獨裁,不一样呵!利比亚的问题与我们太相似了。   我还用黨的半官网百科的文字(黨对我不公正,整天追着封杀我博客;而我对黨,还是公正的):   批评一(对卡扎菲领导的利比亚):高GDP,高失业率。这是批评卡扎菲所领导的利比亚吗?狗日的百科,这不分明是变着法子骂黨吗?谁不知道我们中國是高GDP呢?追法国、追英国、追德国,如今已超日本,只剩下老美了。而高失业率,国家统计局都是骗子,别信他们的,看看中國老百姓有没有钱,就知道了。   批评二(对卡扎菲领导的利比亚):8名子女掌控国家经济命脉。哈哈,这狗日的百科,肯定拿了西方帝国主义的钱,这分明是变着法子骂黨呵!当然,中國不是8名子女掌控国家经济命脉,而是“百分之0.4的富人,掌握中國70%的财富”。   批评三(对卡扎菲领导的利比亚):严格控制部落首领 封锁言论。呀呀呀,狗日的百科,肯定是吃了央视的亏,就变着法子骂黨。这不分明是在攻击黨近年来对少数民族、对一些信仰群众等等的政策吗?这不分明是攻击真理部打压媒体新闻人、封锁网络的言论自由吗?   黨呀黨呀黨呀黨,终于看清了吧?确是危难见真情呵!你看看,这卡扎菲才出一逃,你平时大鱼大肉养的狗日的百科,就处处戳你的蹩脚;而一生都稀饭就咸菜疙瘩的我老顾,首先想到的是:黨该怎么办?   黨呀黨呀黨呀黨,卡扎菲他能逃,是因为他就一家子,你们可是几百家子,怎么逃呵、往哪逃呵?逃到小国,人家不趁机敲诈你们吗?逃到美国,最后不还得被遣送回来吗?   黨呀黨,还是搞民主吧!开会、吵架、扔鞋……没有风险呵!最多象陳水扁,弄颗子弹擦肚皮过,骗点选票;有惊无险,不会要命。是不是?   其实,我小时候也想当皇帝,象毛澤東,弄些大美女当标保……错,是卡扎菲。后来,我就想:老百姓,能人人都当皇帝吗?不能。既然老百姓不能人人都当,我就不想了。   黨呀黨呀黨呀黨,想开些吧!出逃的日子,那可真是不好过的呵!我可是为你们好,别不领情呵(别杀我。杀我也行,我想当英雄)!我真是为你们好,当然,更为了中國老百姓、为了这片土地上不再流血(要流,就让我一个人流吧)!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8-22 于南京   作者: 顾晓军 中国报道周刊 , 2011-08-22. | 添加评论 | No comment 原文地址 卡扎菲出逃了该怎么办? 通过Google Buzz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Twitter关注 中国报道周刊 通过RSS 全文订阅 通过电子邮件 全文订阅 文章分类 时事点评 . 欢迎大家投稿, 点这里 发送投稿邮件 相关日志 非典击中中国的政治文化 (0) 连宋热对大陆政治的微妙影响 (0) 这无所不在的政治啊! (1) 走向“政治民族” (0) 谁折腾和折腾谁 (0) 读“中国人为什么怕谈政治”的回应 (0) 蓝天谍影下的超级大国政治 (0) 稳定意味着把反对纳入政治框架 (0) 看十七届五中全会——解读“包容性增长” (0) 理论工作者的责任与政治家的任务 (0) 没有胸膛的政治 (0) 欧美国家政治与性的审查制度是如何破产的 (0) 最有力的武器 (0) 新社会阶层的崛起对于中国的政治意义 (0) 文人的“政治幼稚病” (0) 政治风云突变?文革遗风猖獗! (0) 政治癌症:买官卖官 (0) 政治文明与公民责任 (0) 政治文化对文革的支撑与推延作用及其有限性 (0) 政治、政府、交易、和谐 (18) 我们的政治如何能文明! (0) 怀念柏杨——从突出政治说起 (4) 当前中国政治板块的奇丽景象 (2) 工程师治国--中国政治风景线 (0) 大国民间无“政治” (0) 大国何以造就寡民政治 (4) 国有资产的流失政治后果 (0) 另类解读胡总《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讲话》 (2) 变化社会中的政治冷漠 (0) 农民有组织抗争及其政治风险 (0) 从政治审查和档案制度看私生活的权利与范围 (0) 从“学生政审”看政治运动的无情 (1) 人民力量、政治权力和资本能量 (0) 中美军机事件的政治冲击 (0) 中国:走向政治文明 (0) 中国改革:“政治正确”之变幻 (1) 中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强大? (0) 中国人为什么怕谈政治? (0)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0) 世纪之交中国各阶层政治态势与前景展望 (0)

Read More

译者 | 《华盛顿邮报》在中国,有些人正在重新审视死刑

核心提示:药家鑫之死让中国反思死刑的人多了一些,他们认为是网络暴民心态影响了原本应该不带感情色彩的法庭判决,但在其他的案件中,如夏俊峰案,公众的同情又明显倒向杀人者。 原文: In China, some are rethinking the death penalty 作者:Keith B. Richburg 发表:2011年6月26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图:图片为译者志愿编辑所加】 一位21岁的音乐学院的学生药家鑫因为犯下一项罪行已在这个月被执行死刑――药驾车意外撞上一名骑自行车的女子,看见被害者没有死亡后他停车冲向那名女子,对她捅了八刀,确认被害人已死,并无法辨认他的身份。 在这个全世界执行死刑数量最多的国家,药佳鑫的处决不让人感到意外。至少在互联网上,他的罪行被广为谴责,有民众要求对其判处死刑。 与以往不同的是,也同时出现了公众对于此案的大量反思。许多法律专业人士和其他民众公开质疑对于这样一个自首认罪的年轻人判处死刑是否公正,而且是在他的家人愿意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况下。他的罪行碰触到了(中国社会的)一根敏感的神经,一位有特权的年轻人杀害了一名骑自行车的贫穷女子,许多人认为正是因为网络暴民的心态,才让原本不应当带任何感情色彩的法庭对该案作出了死刑判决。 该案的使得公众开始讨论一个长期禁忌的话题:中国是否匆忙地处决了太多的犯人。 中国政府似乎也在考虑同样的问题。上个月,最高人民法院开始执行多个法律新措施以期减少死刑的数量。 "药案有很大的社会影响"许志永,他是一名法律学者同时也是名为"中国死刑关注"组织的成员,说道:"许多人震惊于该案的(司法)程序,有人认为正是网民的压力迫使法院判处药佳鑫死刑。" 在中国,死刑通常在公众视野之外被迅速执行,传统上是以击中头部后方的一枪完成的枪决,但现在更多的是注射死刑。死刑案件中只有少部分受到公众关注的案件(如药佳鑫案)会被媒体报道,每年被执行死刑的犯人总数仍被当局视为国家机密。 然而,据国际特赦组织(其在全世界范围内追踪死刑案件)的估计,中国每年处决的数量超过其他国家的总和――此数字在2010年多达6000人,相比之下, 2010年处决数目在中国之后的是伊朗252人,朝鲜60人,也门53人以及美国46人。 赞成废除死刑者承认这个事实――中国的大部分民众仍然支持死刑,但他们同时指出,某些欧洲国家的大部分民众也支持死刑,尽管这些国家已经废止了死刑。许志永和其他赞成废除死刑者指出,多年来他们都无法找到支持者,他们希望药案能带来一些契机。 "我感觉到(在去年)反对死刑的人正在快速的增长",贺卫方(一位一直在反对死刑的北京大学教授)说道,"在过去的十五年中,这个国家只有两三个人试图去废除死刑",然而现在反对死刑者的力量正不断状大,"你甚至可以称其为一场运动。" 五月份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使得可被判处死刑的罪行数目由68个减少55个。被削减的死刑罪名主要是经济类以及非暴力罪名,例如走私文物罪和盗墓犯罪。 最重要的是,新的法律(今年五月一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死刑缓期执行限制减刑案件审理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译者注)将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权利赋予各省高院,即如果该死刑犯在两年内表现良好,可以减为无期徒刑,这在中国通常意味着服刑25年。 实施该法律的第一个获益者是侯钦志,一位在南通市(原文为南京市)卖水果的小摊贩,在被一名城管扣查了他的电子秤后与其发生争执,并当场用水果刀该城管刺死。他于上月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译注① ) 最高人民法院为回应一系列上述问题,在今年五月出台的2010年的报告中提出,:下级法院应当"确保死刑只适用于极少数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并且要求下级法院"尽量依法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一些法律专家认为政府对极刑的态度的转变可能源于对国际社会批评的反应,与对其政治、经济政策批评所不同的是,在这一方面的批评并不触及共产党统治的核心意识形态。 到目前为止,废减死刑的呼吁似乎仅限于法律学者,城市精英阶层和一些报纸及网上评论者。多数民众看来是支持死刑的,尤其是对待腐败的政府官员或者是腐败的特权阶层的相关案件。 当药佳鑫这位音乐学院的学生受审时,许多位律师公开认为他不应当被判处死刑。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奋飞在博客中争辩说,药佳鑫有自首情节,其罪行只是因为一时头脑发热,并非预谋杀害骑自行车的女子。并且,"他还这么年轻,仅仅20岁出头。在中国,我们认为年轻人难免犯错。" 但在该文发布在他的博客之后,李教授受到了一些粗鲁且具有恐吓性的评论的攻击。"你认为如果你有钱你就可以杀人了?那你告诉我你住在哪。"一个匿名的评论者这样写道。 但在另一个令人关注的案件中,公众的意见却与此相反。夏俊峰是一个在中国东北的沈阳卖烤串的下岗工人,在2009年由于申领牌照的问题与城管人员发生争执并杀害两名城管人员而被定罪;然而,夏俊锋却坚称自己的行为是出于对城管殴打的正当防卫。 当地官员袭击夏俊锋这样一位贫民,使其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广泛的同情。夏被判处了死刑,然而,他的死刑复核辩护人正向最高院请求放其一条生路,最终的裁判至今仍悬而未决。 研究者Liu Liu对该报告有贡献。 译注①:译者认为候案的重点并不在于适用了死刑缓期执行的规定,而是在于对侯钦志适用了死刑缓期执行并限制减刑的规定,正是由于该限制减刑的规定,使得候不必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获得罪行相一致的刑罚。 相关阅读: 环球时报英文版:死刑:无更正机会 如果您的iPad可以翻墙,请点击 这里 即可看到最新译文;如果您的iPhone可以翻墙,请点击 这里 并加入书签;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Read More

XYDO是“Quora+Digg”?

慕容鱼吐的新闻泡 写道 "XYDO是一个社会化新闻网络,它从你的Twitter和Facebook内容源中获取新闻,然后XYDO的用户们会通过“顶”或“踩”对这些新闻进行排序。除此之外,影响一条新闻排名的因素还包括它在Twitter和Facebook被共享的次数。一些业界人士称XYDO是“当Quora遇上Digg”。XYDO会自动让你关注你在Twitter上关注的人,并且会根据你在Twitter上的联系人信息将你分配到不同的社区中。你可以通过“联系人”或“社区”方式查看帖子,也可以选择通过自定义的RSS、电子邮件、Twitter链接或Facebook获得新闻列表。

Read More
  • 1
  • 2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