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 chen

Connect with xin chen : 邮件

女职员告上司强奸 嫌疑人被免职后仍在上班(图)

段妻发给娜娜的说情短信 同事发给娜娜的短信,称娜娜不同意私了后,段家人把钱花在了别处 12月2日下午,在亲属的陪同下,焦作市温县疾控中心女职员娜娜(化名)来到本网,称其多次被其上司温县疾控中心卫生监督三科科长段某强奸并被拍了裸照要挟,而最后一次案发地的巩义市检察院,却对段某做出了不予批捕的决定,段目前仍在正常上班。 投诉:随上司一起执法被强奸 娜娜说,她所在的科室主要负责卫生监督检查工作,2007年冬季的一天,她在随科长段某在辖区进行防疫检查时,被段某以让其一起回家拿个东西为由,把她骗到家中实施了强奸。事后,段又用手机拍了她的裸照,并威胁说,如果将此事说出去,就将裸照公开。为了顾及名誉和家庭,娜娜选择了忍气吞声。 但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后段又变本加厉,以公布裸照相要挟,在2007年至2010年期间,多次骚扰、威胁娜娜,让受害人与其发生关系。由于不堪忍受段的骚扰和威胁,也无法摆脱段的控制,娜娜整天神情恍惚,经常在夜里被噩梦惊醒而哭泣。在丈夫的多次追问下,娜娜说出了实情,但丈夫也因她的软弱和隐瞒,最终与她离了婚。 再被强奸无奈报警 巩义检察院不予批捕 今年8月底,由于段威胁将其裸照上网,娜娜再次遭到强奸。10月15日,段又约娜娜在巩义见面,并称这次一定把 照片 还给她。谁知到了巩义后,娜娜再次被段强奸,这次,她选择了报警,段某被拘留。 随后,段的家人多次发短信并托中间人说和,想通过花钱私了此事,但遭到娜娜的拒绝。 但令她想不到的是,巩义市检察院做出了对段不予批捕的决定。 事后有同事告诉她,一开始想赔你30万私了此事,你一直不答应,现在人家把钱花到了活动此事上,段已经回来正常上班了。娜娜让记者看了这则短信。 段某已被免职 但仍在正常上班 娜娜的遭遇被发到大河网“焦点民声”版后,引发广大网友的关注,巩义市检察院随后向本网回复称,不批捕是因为证据不足,已要求警方补充侦察。 记者今天从巩义警方获悉,此案补充侦察后,已再次递交到了巩义市检察院,但一周过去了,巩义检方仍未做出是否批捕的决定。 据记者了解,此事已引起上级检察机关的关注。 温县疾控中心主任王志军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段某确实仍在上班,但已被免职。 对此事的进一步发展,记者将继续关注。 (本文来源:大河网作者: 赵三军 ) 责任编辑:NN070

Read More

《商业周刊》中国不许美式学术自由走出大学课堂

核心提示:学术期刊被禁止寄送到校园之外,在中美合作办学的校园里不能邀请人权律师来演讲,即使在宿舍中要一起观看《天安门》也会被中止……因为”美国宪法没有跟着你来到这儿。“ 原文: China Halts U.S. Academic Freedom at Classroom Door for Colleges 作者:Oliver Staley and Daniel Golden 发表:2011年12月6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编辑配图】 11月29日(Bloomberg)在25年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南京大学一直在中国合作办学,但它从未出版过一本学术期刊。当美国学生Brendon Stewart去年做此尝试的时候,他发现了个中缘由。 Stewart打算将中美师生最好的作品展现给广大读者时,他的期刊打破了霍普金斯—南京中心的”学术自由仅限于教室“这一规则。领导阻止了期刊在校园外发行,并劝说一名学生撤回一篇关于中国抗议运动的文章。大约75份已付诸印刷的期刊在Stewart寝室的盒子里整整呆了一年。 “你觉得你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有学术自由的所在,但可能只是在理论上如此,而在现实中你并没有学术自由,” 27岁的Stewart说,他今年刚在霍普金斯—南京获得了国际关系专业的硕士学位,现在在北京的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这个地方由中国的领导管理,我认为美国一方没有太多力量进行讨价还价,来保护学生的利益。再怎么说,这所大学还是在中国的土地上。” Stewart期刊被压制暴露了一些美国大学在中国对学术自由做出的妥协。尽管在霍普金斯-南京的校园里,教授和学生们公开地讨论诸如西藏独立运动或1989年天安门抗议等敏感话题,他们却不能在附近的社区里这么干。甚至校园保护也仅限于课堂讨论,而不包括美国校园里的典型活动,比如在学生休息室里放映纪录片。 扩张的代价 霍普金斯-南京中心是一个样本,越来越多的美国大学,包括杜克大学和纽约大学,都在中国建立了立足点。迈阿密大学政治学教授和中国专家June Teufel Dreyer认为,在这些新来者在享受中国方面的数百万美元的津贴时,他们可能损害了有美国的高等教育特色的"知识的平等互换"。 “在美国大学想融入中国教育的热潮中,或许某种程度上它们放弃了独立性,以避免冒犯中国政府。” Dreyer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Ronald Daniels在电话访问中这么说:霍普金斯-南京中心已经实现了它的目的——成为一个能够让中美学生讨论关于两个社会争议面的“安全场所”。 “这就是我们希望能从我们所参与的每一个项目、每一个中心得到的吗?” Daniels问。“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希望讨论的范围能够延伸至中心之外。” 学术自由 学术自由“给予学生和教员表达他们意见的权利——在校园内外,以言论,写作以及通过电子通讯的形式——无需担心处罚,” 美国大学教授协会主席Cary Nelson在2010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对学术自由的限制是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尚未在中国办学的一个原因。哥伦比亚在北京有一个研究中心,斯坦福也计划明年在北京大学校园里面开一个。哥伦比亚大学校长Lee Bollinger说,这些中心可以为访问学者提供办公室、举办讲座和资金募集活动的中心,也很容易退出。 “我们必须维持我们的学术尊严,我们的学术独立。” Bollinger说,“有太多严厉控制的例子让你认为要有这两者,就会不可收拾。” 没有保证 斯坦福校长John Hennessy说斯坦福的中心没有对学术自由的保护,其他学校的认可也不能保证这种在美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权利。 Hennessy说:“甚至你在这个国家得到的那些被粉饰的自由,也并非我们所想象。” 至少有一打私立和公立的美国大学已经拥有或正在计划在中国设立分校。这是美国大学和中国逐渐增长且利润颇丰的合作的一部分。在2010-2011学年,大约有57000名中国本科生在美国大学里学习,大部分全部自费,这个数字是2005-06学年的六倍之多。一个中国政府的隶属机构已经投入了数百万美元,在75座美国校园里为传播中国语言和文化建立孔子学院。 中国政府鼓励中国和外国大学之间的合作。中国在寻找“更实质性的、有效的且长久的合作伙伴,”中国教育部官员刘燕生(音)在十月份的纽约演讲中如是说。 纽约大学来上海 纽约大学计划在2013年在上海开办一所文科大学,上海市政府会支付包括学费和慈善在内的经费,校长Jonh Sexton在一个采访中说。 学生和教员们在新校园里不应该指望他们能够批评政府的领导人或者政策而不承担后果,Sexton在他位于曼哈顿华盛顿广场的办公室里说。 “我能够分辨学术自由的权利和政治表达的权利,”他说,“这是两件不同的事。” 昆山市位于上海以西40英里,它正在筹建一所预算为2.60亿美元的新大学,由杜克大学和武汉大学联合管理。杜克包括计划及运营在内的开支份额预计将在6年内达到4300万美元。 杜克的管理层已经“和霍普金斯的人进行了不错的沟通”,并且能够接受将“校内讨论和一般的行为” 以类似的方式区分开来,校长Richard Brodhead说。 “我们知道中国并不遵守我们在美国习以为常的第一修正案的标准,”Brodhead在他北卡罗来纳达勒姆 的办公室里说。 美国大学在中东也遇到了对学术自由的挑战。2007年,康涅狄格大学在一阵对阿联酋的以色列政策的批评声中放弃了扩张到迪拜的计划。纽约大学去年在阿布扎比开设了一个校园,据大学网站说,这个校园享有和华盛顿广场的校园同样的学术自由。 霍普金斯-南京中心在南京大学校园的西北角占据了一座十层的砖和玻璃的塔,社区外有道大门 。24岁的南京大学学生方曼(译)说:“他们的保安可能是全学校最严的,”   这个中心授予一年的文凭和两年的硕士学位,拥有164名中国学生。他们之中一半是中国人,其余大多数是美国人。中国学生用英语上课,国际生用中文。 理解 美国的行政管理者试图预料到中国一方的需求。该中心在华盛顿的支援办公室主任Carolyn Townsley说:“如果你想要理解,就不能不断地和别人对抗。”。 校长Daniels说,学费涵盖了中心大部分的开销。对于国际生,读完可以获得该中心一个文凭的课程需要22000美元,硕士课程则要收取每年36000美元,外加住宿。2001-2007年的中心主任Robert Daly说,南京大学为2006年8月完工的扩建支付了其所耗资金2500万美元的三分之二,。 1986年开办的霍普金斯-南京中心是第一所由中美大学联合管理的学校。霍普金斯坚持该中心要守卫课堂上的学术自由,它的图书馆让学生能够使用和在美国一样的资料,华盛顿的霍普金斯高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George Packard说,他参与了这一决策的商议。 作为避难所的校园 从2005年起,最新版的书面协议将校园作为避难所的概念正式化: “在霍普金斯-南京中心里面,没有学生、教员、研究人员、行政人员或是来访者会在正式或随性的言论、写作、使用研究素材以及挑选研究、讲座、演示的主题上中受到限制。” 这种方法防止了出版物在中心之外发行,Daly说。“要是有什么反应了中心的意见的话,就是将这种自由向外推广。”他说。 尽管对于建立这个中心是必要的,对教室外言论自由的限制是“不合理的,我们没必要信”,Packard说。 美方主任Jason Patent在采访中说,他在迎新介绍会上告诉美国学生们,他们不能指望拥有和在美国一样同等的自由。“美国宪法没有跟着你来到这儿,”他提醒他们。 霍普金斯-南京的美国学生们说,他们在课堂上讨论敏感话题,并明白在课堂之外这样做的危险。来自纽约的26岁的Daniel Stein说:“和教授们讨论那些在中国多少是禁忌的话题非常有意思。” 受保护的空间 Brendon Stewart懂得了“受保护的空间”的协议在实际操作中是如何发挥作用的。来自新墨西哥州的阿布奎基,他在中国兰州的和平公司短暂停留后入学霍普金斯-南京大学。 Stewart在2009年开始办他的期刊,为的是给僵化的校园注入一些活力,他说。这本双语期刊要展示这个中心在中国历史和政治方面最好的学识,并将被寄送给捐赠者以及想申请的学生。 “如果你想在美国办一份杂志,你办就是了,”Stewart说。“我们认为我们在创造价值。我们在问,‘怎么没有这个?’” 得到中心的美国主任Jan Kiely的鼓励后,Stewart开始向学生和教员征集文章,争取让中方和美方同等地展示。“我没有预料到这种方式是一个问题,”Kiely说。 没有用中心的经费 他(Kiely)和中国管理者仍然拒绝了Stewart为印刷期刊请求的3000元(470美元)。Kiely说,中心很少为学生项目提供资金。在Kiely的建议下,Stewart请求霍普金斯-南京中心的校友捐款,然后他收到了一份在中国的美国校友的匿名礼物。 在期刊发表不久前,美国学生Mitchell Lazerus在餐厅外面的白板上贴出了一篇一页的论文,公开抨击共产党。这篇文章使中心的气氛变糟了,Stewart说。Lazerus没有回复邮件。 几天以后,一位中国教授撤下了一篇他已经提交的关于金融危机的文章。 Steward之后听到传言说,所有的投稿给期刊的中国学生都希望删除他们的文章,因为他们害怕期刊会表达Lazerus的政治观点。为了消除他们的疑虑,Stewart给他们看了校样。 权力的存在 “得到的反馈是他们都感到非常抱歉,因为他们看到了他多么努力工作,但是权力的存在使得他们无法参与,”Stewart说。 大多数参与编辑和排版的中国学生让Steward删去他们的名字。他答应了。 霍普金斯-南京的中国官员们担心一个学生自己制作的期刊会给中心特殊的受保护地位带来不必要的关注,Kiely说。霍普金斯-南京中心的中国主任黄成锋(译)拒绝了采访请求。 一个中国学生作者说,一位来自南京大学但不属于霍普金斯-南京中心的院长劝说他撤回他的文章,这篇文章论证了共产党政权从草根们的抗议中获利,因为他们将地方腐败连根拔起但并不挑战共产党的权力。 这位中国院长表示删除这篇文章最符合这名学生的利益。“我没有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一团糟,”这名学生说,出于对来自中国政府影响的担忧,他不希望透露自己的名字。“我没有预料到对学生行为的监视会如此严格。” ”艰难处境“ Kiely举办了一场讨论会来澄清事实。他告诉学生们学术自由“不是让中国学生和教授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举步维艰。“ Stewart说行政人员告诉他,如果他能够提交他的期刊给他们复审并且将发行限制在学生和中心人员之内,他就能出版他的期刊。他们将“中心”从期刊的标题中删除,以便它看起来不像一份官方期刊,他说。 300份印刷品中有很多都没有被分发,Stewart说。“我学到了一些关于这一套体制如何运作的不可思议的经验,”他说,“我变得更愤世嫉俗了。” 这份期刊“不是我们学术项目的一部分”,Kiely说。“这是学术活动并贯彻了这种精神,但它不是项目的一部分,这是我们划定界限的地方。” Staward的期刊被放在中心的图书馆里,霍普金斯校长Daniels说。这种限于校园内的使用权“尊重了我们不得不采取内部操作的边界”,他说。 价值观冲突 这种压制是中心所说的与现实相冲突的价值观的“最显著案例”,霍普金斯-南京的网络政治学教授Adam Webb说,他也是期刊的投稿人之一。 在2009年天安门事件20周年纪念日前夕,当学生们在线上Google小组内讨论这场起义时,行政官员也进行了干预。一个不愿署名的美国学生提议放映保存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上的一部1995年关于该抗议的中文纪录片《天安门》。 “每个人都在讨论这个话题,然后我说,‘我们定一个时间看这部纪录片并进行讨论,怎么样?’”这名学生说。 被打断的电影 大约有20名中美学生以及他们的中国客人们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聚集在中心的二楼。电影一开始,一名美国行政管理人员就说他们不能在这里看。他们在组织者的宿舍房间里看完了电影。 中国警察对网络社交的监控已经使中心的中国管理人员警觉,他们联系了美国的同事,Kiely说。 中国反应是“严重的”,他说,“那样的事情当然也会让他们非常紧张。” 给包括与中心没有关联的中国访问者在内的观众放映一段在中国禁播的视频是不合适的,霍普金斯高级国际关系研究学院的发言人Felisa Neuringer Klubes说。她说教职员和学生能够在图书馆里获得这段视频。 中国要求政治课程安排诸如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等的主题,Daly说。霍普金斯-南京被免除这一项要求,但是其他联合大学还是不得不与之周旋,他说。 学习毛泽东思想 在早些与纽约大学的讨论中,中国官员提到了对中国学习课程的一项要求,纽约大学的亚洲副助理校长May Lee说。她说两家英国学校要求其中国校园必修标准的历史课。 纽约大学不会教授任何它反对的事情,Sexton说。 杜克和纽约大学都没有一份协议明确指出哪种言论是他们校园内允许的。 “我们没有提前交涉过这类事情,”杜克校长Brodhead说。“我们已经讲得很清楚,我们有价值观和原则,如果难以维持,我们有退出条款。” 教育部已经向Sexton保证大学能够以恰当的方式管理它的学术课程。“如果达到让我们感到我们的核心与本质已经受到危害的程度,我们还可以全身而退,”不伤害大学的财政或名誉。 纽约大学早先的努力 对学术自由的限制可以追溯到之前纽约大学在中国的一次合作。在2006年,交通大学法学院请纽约大学的法律教授孔杰荣(Jerome A. Cohen)开办一个联合法律中心。孔杰荣自1960年代就在中国学习,见过周恩来和邓小平等领导人。在从法律实务退休之后,他开始推动中国刑法体系的改革。 “我可能只会给你添麻烦,”孔杰荣对交大的管理者说。 他们向孔杰荣再次确保了他们的支持。之后,促成这一中心的交大行政管理人员去世了,党代表们开始批评这一项目,孔杰荣这么说。 “如果我从纽约大学这一方领导者的位子上辞职,事情可能会更顺利,这一点很明显。”他说。“我没有退下来,是因为这是一个原则的问题。” 两所大学之间的三年协议没有延续。“我们就让它终止了。”Cohen说。 交大的项目“比较小”,纽约大学的发言人John Beckman说。在纽约大学位于上海的海外教学点,教授们尚未有学术自由的问题,他说。 孔杰荣再一次触碰了中国的言论自由界限,这一次是在北京清华法学院与美国律师协会的中国办公室以2010年5月的一场关于刑辩律师在中国角色的会议上庆祝他80岁生日的时候。 从座谈小组中被删除 在孔杰荣的敦促之下,美国律师协会邀请了莫少平,其委托人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其他异见人士在内,这位人权律师受邀进行演讲。 活动的前一天,莫被从座谈小组中除名了,想必是该大学高层共产党官员所为,孔杰荣说。在孔杰荣威胁要取消会议之后,他和一位美国律师协会的代表被同意告诉听众关于莫被除名的消息,并批评这一决定。 “我不想跟和无法让一位朋友自由发言这事有所瓜葛,”Cohen说。 对Brendon Stewart言论自由权利的控制没有让他停止再次尝试。在关于期刊的骚动之后,霍普金斯-南京中心阐明了它在2010-2011年课外活动方面的规定。从现在起,学生需要行政管理者的许可方能进行活动和结社。 即便有了之前的痛苦经验,Stewart仍然通过官方渠道递交了发表另外一本期刊的申请。 他的申请被拒绝了。 北京的Dary Loo对本文有贡献。 编辑:Jonathan Kaufman, Kevin Miller 联系本文作者:纽约Oliver Staley ( [email protected] ); 波士顿Dan Golden ( [email protected] ) 联系责任编辑:Jonathan Kaufman ( [email protected] )                       相关阅读: 《商业周刊》 中国孔夫子资助美国大学,禁谈西藏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Read More

声援陈光诚维权人士拉横幅被拘

有报导称被非法软禁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处境在国内外舆论压力下略有改善之际,又有数名曾多次前往山东临沂声援的中国公民在不同城市遭到警方拘留或监控。 *为陈光诚争自由 网友进牢房* 来自东北的尚雪山(网名刁民难当)是上周末在临沂人民广场拉横幅声援陈光诚的四名网友之一。目前已经证实,已经六次前往东师古为陈光诚争取自由的尚雪山被临沂公安局治安拘留。 12月6日晚上,美国之音记者联系到与他同行的两名陈光诚支持者 -- 北京作家卢海涛和来自中国南方的网友“13亿公民”。 他们表示,他们的“战友”尚雪山是在临沂人民广场展开印有陈光诚戴墨镜头像的横幅时被便衣抓走的。当时,他们几个人看到有便衣上来抓人,就分头跑散,只有尚雪山一人被追上抓走。 卢海涛和网友13亿公民说,他们星期二下午到临沂市兰山区拘留所了解到,尚雪山的名字登记在该拘留所名册上,拘留期限不详。他们说,当时他们拿出500元钱,委托一名在拘留所看门的老人交给尚雪山,并告诉他第二天再带棉被来探视。 他们表示,在此之前,他们一行四人12月2日开车从济南市出发,先后在济南趵突泉、曲阜、泰安和莱芜等地举行了多次拉横幅和贴传单的普法和事实说明活动。 *女参选人被监控  阻止到临沂相亲* 当天稍早前,在网上宣布要在12月3日和12月10日前往临沂人民广场戴墨镜进行征婚相亲的江西新余地区独立女参选人刘萍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她已经遭到严密监控,她家楼下有多名来自她单位新余钢铁公司的武装保卫处人员。 她说:“目前寸步难行,我的电话受到监听。他们叫我去旅游,又说去吃饭,都被我拒绝了。哪有强迫别人出去吃饭的道理。我打了110报警。” 多次前往东师古村均遭遇暴力的刘萍上网发表到临沂征婚相亲的启事后,随即被居住地国保带走旅游两天,然后送回家中。她表示,当地公安一位警号为0508856的警官接到报警电话后到她家训斥说,让你吃饭就去吃嘛,你刘萍是公安部都知道的名人,谁怕你打北京报警电话。 *维权女被关 失音讯* 与此同时,住在山东维纺的女维权者、陈光诚女儿陈克斯关爱行动的发起人王雪臻日前被警方人员带走,她的电脑和一些有关声援陈光诚的物品都被查抄。 12月6号晚上,数度孤身开车前往东师古村遭暴力拦劫的南京网友何培蓉(网名珍珠,pearlher)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王雪臻仍然未获自由。此前,多次到陈光诚家乡从事维权活动的王雪臻据说被关在一个老干部修养所。她的手机几天来一直关机。 *又有访民集体探望遇截* 一天前,20多名各地上访者在临沂准备在普法日闯关探望陈光诚途中遭遇当地警方拦截,被带进公安派出所扣留他们的手机、相机和其他一些财物后被集体遣返他们出发的地点北京南站。 11月12日,陈光诚40岁生日当天,44名访民从北京和天津包租旅游巴士带生日蛋糕前往临沂祝贺,遭到大批公安特警阻拦扣押。这是陈光诚事件引起广泛关注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集体探访行动。 双目失明的陈光诚因协助村民反抗暴力推行一胎化政策而坐牢四年多。去年9月他刑满出狱回到家中后至今,当局派出至少十几人日夜轮班在他家院内和村口严加把守,房屋前后安装监控摄像头,手机信号也被屏蔽,只有他老母亲一人被允许在严密监视下出门购买生活必需品。在此期间,陈光诚和他妻子袁伟静曾遭到当地政府雇用的打手殴打受伤。 今年入秋以来,特别是新学年开学以来,陈光诚女儿到了上学年龄未能上学的问题再度引起人们对临沂当局软禁陈光诚一家事件的高度关注。许多维权人士和各地网友不顾个人安危,或成群结伴或者单独行动,前往受到所谓维稳人员严密把守的东师古村探望和表示声援,外地探访者在那里都遭到拦截、殴打、审问、关押。 美国有线新闻网(CNN)、英国广播公司(BBC)和一家荷兰电视台的记者曾冒险到达村口,也都遭到恐吓和强制驱逐。

Read More

陆丰当局声称事件平息 乌坎村民堵路扣官再抗议(图)

广东省陆丰市半个月前曾发生数千村民到市政府集体抗议,当局事后声称事件已经平息。不过,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村民星期一在网上发帖称,连日来村民将大批村官围堵在村委会内,又有大批摩托车堵路。村民表示,每天都有上千村民抗议。 图片:陆丰乌坎村村民在村委会前请愿(新浪微博) 11 月 21 日,陆丰东海镇乌坎村发生数千村民要求清查村官私卖土地到市政府请愿事件,陆丰市代市长邱晋雄接待村民,并承诺会调查村民的投诉。十多天后,村民看不到当局的处理意见和答复,于是在村内发起抗议。 星期一,有村民在新浪微博发出消息称:由于地方政府向外界宣传 “ 坞坎事件 ” 已平息,引发村内连日以来再次搔乱,大批摩托车堵路,将大批官员围堵在村委会,村民骂开粗口。还配以要求民主选举的多张图片。 本台周一致电该村一位村民,但对方表示在电话中不方便。 记者:现在平息了没有? 村民:我不大清楚,你可以下来调查一下。 记者:今天有没有这件事情呢?想问一下。 村民:你可以自己下来,我现在不方便跟你说。 记者:你们村里有多少人? 回答:一万多人。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有上千村民抗议。 记者:是乌坎村吧? 村民:嗯。 记者:这两天村民是不是又有点不满了,是不是有堵路抗议? 村民:嗯。 记者:今天有多少人? 村民:人挺多的。 记者:大概有多少人? 村民:大概数我就不知道了。 记者:上千人有吗? 村民:有上千人。 记者致电市政府值班室、市委宣传部,但都无人接听。记者于是致电东海镇党委查询,官员只说已经派人去处理。 记者:想问一下坞坎村这两天村民是不是又在闹? 官员:你哪里?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记者想问一下。 官员:我也不清楚。 记者:这两天摩托车堵路。 官员:我不清楚。 记者:镇政府不管吗? 官员:政府哪里不管? 记者:你们有没有去人? 官员:有。 记者:现在解决了没有 ? 官员:我不清楚。 记者:现在平息了没有? 官员:我也不清楚。 村民在半个月前就村官贪污,已向市政府请愿,村民在投诉信中写道:被毁掉的水稻田达 1520 亩,旱田为 3780 亩,毁掉防潮林带 12000 亩,绿化带 7000 亩,严重污染乌坎港口,威胁弱势群体赖以捕鱼为生的村民生活来源。 当时村民还向记者投诉村委会 “ 一手遮天 ” ,令乌坎村土地大量被违规低价出卖,集体土地严重流失。该村已有八成集体土地被违规出让,要求陆丰当局立即对乌坎村过去的土地交易情况进行调查,并为村民收回违规出售的集体土地。 当地村民告诉本台,当局不理会村民的诉求,而村民的抗议行动,每天都在进行: “ 把我们这些村民的土地全部都卖掉 ” 。 记者:之前你们不是去陆丰市政府抗议过,副市长也出来接待了,有没有给你们解决呢? 回答:没有,到现在都没有解决。一直都没有解决,到现在三个月了都没有解决这个事情。 记者:村民今天堵路是不让工程车通过还是怎么样?我刚才打到镇政府,镇政府说有人下来处理。 回答:镇政府是处理不了,怎么处理?那些人陆丰市委、镇政府都官商勾结了,都是把这个土地卖掉了,这样子能处理得了吗?村民都在抗议天天都在这个样子。 记者:今天有抗议吗? 回答:今天又有,天天都有。 记者:今天有多人人抗议? 回答:好多人抗议,天天都好多人抗议。 记者:上千有没有? 回答:有,有,不止一千(是)几千。 据报道,从 2009 年 6 月起,乌坎村村民持续就选举和土地问题进行上访,但一直未得到政府部门的书面答复。今年 9 月 13 日及 27 日,村民们两次到市政府集体上访,并与警方发生推撞。有关部门近期曾试图阻止上访,但没有成功。而 11 月 21 日到市政府请愿,始终没有回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ead More

云南沾益县工商局局长酒驾撞人致1死2伤

连日来,网上不断出现反映曲靖市沾益县工商局长酒驾撞死人逃逸的网帖,引起了很大关注,众多网友都在“求真相”。昨日,记者从沾益县有关部门了解到,经当地公安机关查实,确认沾益县工商局局长杨坤事发当晚确系醉酒驾车肇事逃逸,公安部门已依法对杨坤进行了刑事拘留。 网爆 酒驾撞死人逃逸 12月4日,一位网友在百度空间内以《工商局长酒驾撞死人逃逸不负法律责任》的帖文爆料 11月22日晚8点40分,沾益县工商局局长杨坤酒后驾驶本单位公务用车云DE0925本田雅阁,在珠江源大道(曲靖到沾益)玉林加油站对面,撞死一人伤二人,将张元所夫妇和他们5岁的小孙女撞伤后当即驾车逃离现场,当天晚上被交警抓获,但没有依法秉公处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10多天了,公安机关却没有将肇事者绳之以法,任由其逍遥法外……杨坤作为公务员、身为领导,却让他的司机去顶罪,还用公款去支付医药费…… 记者在百度上搜索发现,以家属名义反映杨坤肇事逃逸的帖子不少,有的帖文还附上事故发生后一名66岁老人被撞死的现场图片。 求证 已被刑事刑拘 昨日,春城晚报记者从沾益县有关部门了解到,当地公安机关早已介入调查此事。经前期查证核实,确认沾益县工商局局长杨坤事发当晚确系醉酒驾车肇事逃逸。 据调查部门了解到,11月22日晚,杨坤驾驶云DE0925黑色本田轿车沿珠江源大道由北向南行驶,8时40分许,行至珠江源大道交水路口路段时,撞上行人尹吉美等3人后驾车逃逸。随后,中国银行沾益分行王某驾驶一辆灰色瑞虎越野车行至该路段时,又一次撞上尹吉美。王某停车报警、抢救伤员。事故造成尹吉美(女,66岁)死亡,其余两人不同程度受伤。尹吉美到底是杨坤首次驾车撞死还是后来王某所为,目前当地相关部门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事故发生后,沾益县公安局及时成立专案组开展工作。经专门机构鉴定,犯罪嫌疑人杨坤当晚系醉酒驾车,目前已被沾益县公安局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当地县委、县政府提出要求按照“依法、公正、妥善”原则,认真开展事故调查处理,积极开展善后工作。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本文来源:云网) 责任编辑:NN079 订阅来自奶味网: http://www.naivix.com/china/2011-12-07/1866163.php 奶味网:专业的RSS全文新闻提供商,以后不再有广告了.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