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 with Reps. Pelosi and Markey (Updated with Chinese Transcript)

U.S. House Speaker Nancy Pelosi and Chair of the House Energy and Environment Subcommittee Ed Markey sat down for an exclusive Q&A with CDT during their eight-day trip to China this month. We will post a full Chinese transcript of the interview shortly.

Q&A with Reps. Pelosi and Markey in China from China Digital Times on Vimeo.

The Chinese transcript of the Q&A follows (translated by Shilin Jia):

What’s the purpose of your trip to China?

您此次访问中国的目的是?

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与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就气候变化的问题进行沟通。美国和中国为两大经济体、两大温室气体排放者、两个对克服全球气候危机举足轻重的国家。我们访问的时机, 是和今年年底我们将在哥本哈根就气候变化举行会议相关的,又恰继于Markey先生在美国国会就气候变化(问题)立法取得的大捷。Markey先生为他在拯救我们星球所做出的表率堪当殊荣。

如你所知,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于两年之前被授予了诺贝尔奖以表彰他们所取得的一个共识:这个星球正在以非常危险的速度变暖, 除非我们有所作为,其后果对于这个星球,特别是这个星球上最穷苦的人们来说,将是灾难性的。所以我们认为—现在奥巴马总统已宣誓就职—我们可以和他一起工作,与中国,在哥本哈根引领一份协议以立框架避免气候变化的最坏结果。

What’s your view on US-China cooperation on climate change?
您如何看待中美关于气候变化的合作?

我们必须与世界所有国家携手。显然,美国和中国是现在最大的两个排放体,所以我们必须要做表率,但是我们无法独善。唯世界所有国家,包括欧洲的以及每一个,甚至是发展中国家,能够在与这场战斗中各尽其责,局面才会得解。

Why are you focusing on climate change?
您为什么关注气候变化?

我坚信保护环境和提倡人权是在同一条轨道上的,环境正义是我们应对世界上所有人民负责的。 如Ed Markey所说,我们必须确保,在应对气候变化这件事上,我们能够理解它对世界上最穷苦人们的影响。 所以我把它看成中美关系的一个变局点,因为在我们这两个国家,实际上在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如果你要改变你的能源政策而且它会对人们的生活有如此的影响的话,你就必要处之以极大的开放和透明,你必要以尊重法治的方式去处理,你必需处理—我身在环境正义委员会—你必要对人民负责, 所以我视这两件事同行。 我认为,正如Ed 所说,美国和中国是这场局中重要的两家,但这是非常严肃的一局。

每年在中国,数以十万计的人们死于,确实是死于污染。控制污染,控制我们不仅仅是在中国且在美国和世界各地获取能源方式的问题是至关重要的。这是一项人权,因为最脆弱的人群是最无防御且保护不了自己的。

事实上,我们不是来这里教谕任何人任何事的。我们来这里倾听挑战是什么。我们听了学生、非政府组织、商业团体、宗教团体以及中国官员的话以了解他们怎样看待这个问题、他们的挑战是什么、他们的可能之道是什么以及我们怎样能够共同工作。我们从我们的角度告诉他们的是,我们已经立法推动应对气候变化从而我们将要做的和我们该做的。但是,我们想从他们那里听到他们是怎么想来应对这些问题的以及我们怎样才能工作到一起。

To address on climate change with China, do you need to make compromises on human rights?
您是否因为和中国的气候变化对话而要在人权方面进行妥协?

不是。关于人权,如我说的,我相信提倡人权与人权问题是紧密相连的,不过当然一件事是非常—这两件事对我都是非常重要的,我看他们是有相交之处,并且是互相支持的。

人权是我们之所为美国人的根本。具备一个有价值取向的外交政策是我们对Barack Obama总统任期之所非常兴奋的,我们对此非常自豪。不过这不表示我们不能讨论别的事情,而且正如我所说,环境正义对人们,尤其是穷人的人权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减低排放、减低空气污染的决定是基于其对穷人影响及代价之考量的。

How different is China today compared to your last visit decades ago?
相比你们十几年前访问这里中国发生了什么变化?

中国在发展方面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你所看到的上海是如此了不起,就是发生在这几年,不管是由于奥运会甚者是奥运会再以前发生的。北京当然成长了。不过,我发现除了外观上的变化以外有意思的是,我们第一次来到中国时第一个见的是上海主教—天主教上海主教,93岁的一位慈美可亲的男士,他告诉我们中国在宗教自由上取得的进展,而且他非常积极地看待他所说的以及天主教徒如何能在那里实践他们的信仰,不是所有的天主教徒,但远多于过去了。所以,从我对人权和宗教自由的兴趣出发,那是个听起来了不起的变化。他还说:“我们可以交流,但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我们来面对面亲眼目睹我们的社会所发生的变化。” 我觉这是非常值得称谓的。你在电视上看到物质上的变化—大楼、体育场及种种事物,但宗教自由上的进展,我觉得,是非常值得称谓的。

显然,这还是那群同样伟大的中国人。他们没有变,但这个国家正在以非常迅猛的速度及夺目的方式变化着。全世界通过电视上的北京奥运会看到了中国,而在这个国家内发生的巨变是令人大开眼界的。现在我们在这里亲眼目睹,更兴奋的是走在中国街头感受人们的活力和带动这个国家走向未来的那股能量,所以此行对我们来说真是一个美好的经历。

从我来此探讨的话题,气候变化话题的立场出发,中国人的觉识、开拓思维、新鲜的想法,不管是来自官方的或非官方或商界的,国有的、非国有的、私营的, 从各个方式听到的对这个话题的思考、关注和理解,这是些许年前在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的。再有,我们从在这里遇见的人们处学到了很多,在接下来几天逗留的同时,我们将继续以了解更多。很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人们)有这样一点认识:使用那些使用超量能源的产业应其排放污染了空气,反过来空气的污染也降低了这些产业的竞争力。这一点又一次显示了中国人民在思维上的领先。但是还没有一个国家,中国或是美国,到目前为止做到了我们所被预期的表率。而这就是我们现在希望做的,并且我们希望通过相互协力去做这件事情。

What do you think of your image in China?
你如何看待自己在中国的形象?

首先,在美国,你长大的时候会被告知,如果你向土里打个洞,你就会到达中国。如果你挖得够深,你就会到达另一端的中国。所以,中国作为我们在世界上相对但又相连的另一端,我们总是有点被拉近中国的感觉。所以,(我们)对于中国人民的看法总是非常积极正面的。人权侵犯是问题,但是对中国人民的看法,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视此关系非常重要,无论是从历史上看还是为了未来。所以,我们来这里谈的,还是从美国人民的利益出发,我们如何能够和中国人民一起合作。就如与所有的国家一样,我们并不在所有的问题上都意见一致,但是在那些我们双方同意能够找到共同点的问题上,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去履行它,不管是国家安全,经济成长、创造就业,为了每一个人和下一代年轻人, 不管这是健康问题,环境健康问题,或仅仅是一个道德责任问题—我们必须要把这个星球完好地交给下一代。所以,我们来这里并非为我们个人的声名形象。我们来这里是关于拯救我们的星球,出于对中国人民的尊重以及对中国政府已做出的努力的尊重,并且还是想了解我们如何能够更好地工作道一起。我们对此表乐观。我们认为此事紧急。 我们希望不管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能得出什么样的结果,此行会成为推动中美关系的一个促进力。

每一代人都以自己的事业成长起来。所以,二十年前和十年前的话题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现在,在美国和全世界,绿色的一代正在成长起来。绿色的一代在要求美国和全世界的政治家回应,因为他们无法以个人的身份去做这件事情, 但是他们可以要求他们的政府去做此事。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的道德和政治上面对的挑战,这一代的政治家,这就是我们在回应的。我们在回应这场来自美国和全球草根引领的风暴—视此(气候变化)为我们下一代前景上的一个重大威胁。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真正全部身份—就是这些人民的代表。而我们的责任就是去迎接这个挑战,故我们来会请中国的领袖以结伙伴,接受这个历史性的挑战。

我们真的非常兴奋。我个人对来到中国非常高兴,非常激动地看到在这里发生的变化,且憧憬促进与中国的关系。

Read more about Pelosi and Markey’s visit here and here, via CDT. See also a New York Times article: “Hope, but No Advances, in China-U.S. Climate Talks.” See also a press release from Pelosi’s office about their meetings with Chinese lea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