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周报:【CDT周报】第十八期:“为波兰的罪过感到羞耻的人,才是真正的波兰人”

公告:本周起【CDT周报】更新时间进行了调整,由原先的每周一调整为每周五。敬请谅解~

编者的话:

5月24日—28日 这一周,甘肃白银越野赛造成21人死亡的惨剧被舆论热议。这场“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由白银市政府主办(晟景体育公司承办),举行于黄河石林景区,已是第四届,一共有172名跑者参赛。因举办方对极端天气的估计不足,加之缺乏沿途补给能力和必要的应急预案、救援能力,最终因局部地区天气突变、气温骤降出现严重的参赛人员伤亡。已确认遇难的21人中还有多名跑圈知名的精英跑者。这场因极端天气引发的惨剧颠覆了许多网友的想象力,“万万没想到”竟有这样的剧情发生,12.2%的高死亡率堪称世界最严重“体坛惨案”之一,“连打仗也没有这么恐怖”。因此,惨剧背后“人祸”与“天灾”构成比重也被人们严肃讨论,一个普遍的共识是这场大型赛事的主办方严重缺乏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比赛前一天的蓝色大风预警信号也被心存侥幸的忽视,而对参赛选手的装备检查和沿途物资补给与其说是照顾不周,倒不如说是根本没有顾及。不过,当地官方早已对这场惨剧定性:这是一起因局部地区天气突变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暗示主要是不可抗的“天灾”所致。但这场惨剧中一位意外救下了六名参赛者的牧羊人朱克铭却因一句“这种天气是经常出现的”无意间挑战了官方立场。如果这类极端天气在当地很常见,那么显然官方与主办方就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但几天后,这位善良的牧羊人却在央视的节目中改口,反复强调这样的天气“非常罕见”。有网友质疑是牧羊人受到了某种压力,因为“人们的第一表述往往是最真实的”,而且为什么“初夏的窑洞恰好有生火驱寒的柴火”呢?两种截然相反的表达背后是否“有人在试图把人祸变成天灾”呢?近年来,马拉松赛事在中国野蛮生长,仅2019年一年就在全国数百城市创下1828的场数记录,但人们大概忽视了马拉松其实是一项高危的极限运动,也大概忘记了人类在大自然面前原本有多么脆弱,在持续多年的赛事大跃进热潮下,中国最终也悲剧性的创下了马拉松死亡世界记录。有网友说“这样的记录我们不要也罢”,而相应的,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场“触及根本的反思”。

这一周,牧羊人朱克铭还被个别网友要求授予“马拉松救人之父”的荣誉称号,建议火线特批入党,这自然是讽刺被官方神化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据推特账号@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 的统计,自袁隆平去世后,全国范围内已有13人因发表“辱袁言论”被警方处罚,其中多人遭刑拘。部分“辱袁言论”无非是基于对官方造神的反感,但目前,袁隆平已被官方认定为了一个不容被质疑批评的角色。有人说袁隆平除了有堪称伟大的研究成果外,一生不入党与讲真话,此两点也可谓不寻常,例如他曾在一段采访中称“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四五千万人啊,我就看到路上有5个饿殍”。但是,袁隆平如今已被官方宣传完全利用,就连死亡本身也伴着“爱国行为”:在他弥留之际,家人高唱《我的祖国》将其含笑送走,有墙外网友调侃“想笑不敢笑,怕被抓”,但在墙内,有人“吃着中午的袁隆平的孩子们(指米饭),又哭了”。有公众号作者评论称,人类社会真正免于饥荒的根本原因还是在私有产权与自由市场,水稻改良品种的作用实则被大大高估,袁隆平之所以被符号化、偶像化,它更像是“全社会最终的意见”:对于民间而言,它比“党的领导结果”更易于接受,自豪感也更强烈;对于官方而言,它可以宣传为中国故事的一部分,同时它也让人们对饥荒历史原因的思考变得更技术化而不是更制度化。

file

一周荐读:

如此淳朴的牧羊人,为什么公然改口撒谎呢;如此善良的牧羊人,为何就同一个事情对媒体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表达呢?这种前后自相矛盾的说法,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绝对是有人要求他改口,有人在试图把人祸变成天灾。

Justpod,是简体中文播客圈无人不知的头部创作者,但这家公司也未能逃过参加党建活动的命运。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一档由上帝之鹰和地瓜熊老六主持的播客出现,乌合麒麟和吐槽鬼是嘉宾,主题是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毕竟在这片土地上,所有形式的媒体都经历过这一切。

最近有很多读者在后台留言,说快去看看吧,白岩松老师翻车了。我一时疑惑,白岩松老师,国民主持人,他翻车这么大事儿,为什么没上新闻?搜了半天,我才发现其实是白岩松老师在B站上人设“翻车”了。

最近,中国知名物理学家、中国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主任阮耀钟教授,连续有两篇文章在博客上被“404”,被网络审查而消失。 // @阮耀钟:外国人批评你,你说“干涉中国内政”;党员评论,你说“妄议中央大政”;群众批评你,你说“寻衅滋事”。

随着冷战的加深和意识形态对抗的加剧,互联网作为最重要的舆论阵地,无疑具有重大的政治价值。互联网不仅仅反映了中国新生代年轻人的心态,也预言了未来需要面对的问题。所以,从国家安全角度看,对国内互联网舆论的意识形态变化做出准确判断和预估,具有相当的意义。

一周关注:

5月26日,据官方消息称,雄安新区等近日被确认为河北省婚俗改革实验区,将大力推进婚姻领域移风易俗。其中,高价彩礼、人情攀比、铺张浪费、低俗婚闹等被视为婚俗不正之风,将会在未来三年内被官方花大力气进行遏制、纠正。在微博评论区,人们对这一政策的制定、实行表达了强烈批评。

5月27日,据推特账号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的统计,自农业专家袁隆平去世后,全国范围内已有12人因发表“辱袁言论”被警方处罚,其中多人遭“刑事拘留”。

5月22日,袁隆平因病逝世,社会各界沉痛哀悼。微博发现有个别账号借此机会发布侮辱攻击袁隆平的有害内容,造成恶劣的影响。站方在之前处理的基础上,根据网友投诉又对64个账号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做出永久关闭处罚。

一周惊奇:

5月14日,中央12套播出了一段视频,标题是“北京-警企联合开展反恐处突专项演练”。视频当中,一名男子负责扮演“恐怖分子”,手中举了一块泡沫板制成的牌子,写着标语,嘴上大喊“还我血汗钱,还我工程款”,走入一家商场……商城联系警方,几名警察迅速出动将讨薪男子压倒制伏。

近日,一位名为赵秀富的网民在2019年2月所创作的歌曲《我为祖国生二胎》作为“神曲”被人扒出示众,作者将之发布在“让音乐感动世界”的新浪博客上,并声称是这首歌受到人民日报评论《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启发所创作。

@参考消息:#袁隆平离世前家人唱我的祖国【家人在病床前不断唱着袁老喜欢听的歌:“他走得很安详,是笑着走的。”】袁隆平离世前:家人唱《我的祖国》,血压和心率一度回升。家人说,“他走得很安详,是笑着走的。”

今天在看后台留言时,发现有位小读者提到,手机被强制安装了一款让他咬牙切齿的APP。说实话,虽然比比自己没带过孩子,但也深知孩子熊起来多让人头疼,当然,小孩成长过程中需要引导,也有必要被管着,但作为一个最基本的人而言,也该有一点最起码的空间吧?

一周故事:

从大二暑假开始,程佳就几乎没有中断过实习,她投出过上百份简历。眼下这家“互联网大厂”是她的第六家实习单位,为了这次机会,她经历了3轮面试。程佳总结了自己在互联网大厂的实习收获:她在毕业论文里,用了很多“互联网黑话”,被导师夸奖“用词专业”。

跑步是命运赋予这个年轻人珍贵的一条生路,最终却将他导向死亡。我们纪念他,因为一个年轻人最炙热的生命,最勇毅的奔跑,本不该这样停止。

故事发生在因重症白血病而生的临时社会。它是围绕燕郊一家私立医院形成的圆形生活圈。如果不幸跌入这个圆,将面临很多的失去,以及漫长的受困——也许几年,也许长达一生。

一周言论:

@张3丰:人们为袁隆平而哭泣,或许多少说明我们这个社会还没有摆脱饥饿记忆。尽管已经是一个“大国”,“国民”也很自豪,但是很多人在开玩笑式地诅咒别人时,使用的还是“袁隆平最大的错误,就是让你们吃得太饱了”这样的段子。在我看来,这句话一点都不幽默,相反,它相当沉重。当人们拿“你最好饿死”来比喻的时候,说明这个社会还处在刚刚温饱的阶段,似乎有重新挨饿的可能,人们才会拿这样的话作为一种“攻击手段”。

@明白知识:只要有私有产权+自由市场,人类社会就几乎不可能闹饥荒。工业革命之后,通常而言,一个国家会闹饥荒,不是因为技术出了问题,而是产权制度以及市场出问题了。技术能帮助粮食增产,但并不意味着饥荒必然减少。因为人类历史上,许多大饥荒发生在粮食丰收时期。提高粮食产量的因素,固然有技术在起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制度,尤其是能激励个人的私人产权的制度。

@维舟:从这一意义上说,这一悲剧决非偶然。虽然当地举办这一赛事的初衷就是推动改变当地落后面貌,但这又反过来成为悲剧的根源。如果能有什么宽慰这些死难者的在天之灵,让他们死得有价值,那并不只是付点赔偿金、让这事快快过去就算抚平伤痛了,而需要一场触及根本的反思。

@三角笔记:从最本原的意义上讲,这次事故表明,长期在人工环境中生活的现代人,是多么容易忽略大自然的「残酷无情」。一件事如果只有1%的概率发生,但是当它发生时会造成不可承受的后果,那么就不要去做它。绝对避免炸毁,不只是资本市场的生存法则。

@秦兽:躺平主义之所以遭到苏联官方严厉批评和打击,是因为这种现象一旦蔓延,将构成对现有社会结构、经济发展的严峻挑战,说白了就是你躺下了就不好收割了,这将影响苏联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青年,社会给了青年怎样的预期,青年付出了努力能抵达怎样的未来,这将决定他面对社会和自己未来的心态。

@莫狄骁的山房:“躺平”不是因为大家真的对未来没有了希望,而是现实不允许有希望。高企的房价与育儿成本,隐秘顽固的社会不公,阶层晋升哪怕只是单位内晋升的极度困难,这些都在呼唤躺平。躺平只是最基础的消极自由,也是对社会重压最简单与懒惰的回应。当下的躺平不是他们未富先骄,更非自甘堕落,而是一种心如死灰。

一周要闻:

据官媒报道,为充分发挥广大网民参与监督作用,及时发现和查处各类网络涉军不良有害信息,进一步净化涉军网络环境,“网络涉军举报和辟谣平台”于2021年5月20日起正式上线运行。

“你们年纪轻不知道,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几千万人啊。大跃进把树都砍了去炼钢铁,把生态破坏了,1959年大干旱,一年基本上没有收成,饿死了四五千万人啊。我看到路上有5个饿殍。”

瑞典环保人士5月初抨击中国的碳排放超过所有发达国家总和,遭致了多家中国官媒的反击。不过,有一家官媒转载的一篇网络文章,反击力度明显过火:网民认为文章在揶揄通贝里的身材“碳排放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