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周报:【CDT周报】第十七期:官媒垄断的“真相”,只显示了官方操控媒体这一个真相

本周中国数字时代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新增敏感词2个,404文章档案馆新增文章2篇,每日一语合集新增网语4条,大事记馆收录热点事件1条,累计向读者推荐媒体21个。

周报标题取自《维舟 | “境外势力”的幻影》

编者的话:

5月18日—24日 这一周,“躺平主义”开始成为中国互联网流行词,被越来越多人严肃地讨论。这个随着当今996、内卷化的盛行从而诞生的丧文化词汇,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三和大神”此类形象,传递着年轻人的自嘲、无奈、苦闷、疲惫、无望与悲苦。有人说,生在一个没有一点尊严感、没有一点希望以及依靠自身努力没有可能变得更好的社会,相应的阶层差距就是“有的人出生就在罗马,有的人出生就是骡马”,如此以来,选择“躺平”更像是一种必然——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那干脆什么都不做。只不过,与以往出现的那些“屌丝”、“韭菜”、“犬儒者”、“不打工人”的词相比,自称“躺平大师/族”的年轻人们变得更加消极了,几乎完全化为了官方所谓的“负能量”本身,比如人民日报对打工人的建议“请停止抱怨享受工作”,观视频对“中华之繁衍”的生育忧虑,选择“躺平”的人必然是听不进去的,甚至可能会大加嘲讽,因为你不可能用“正能量道理”去说服在价值观、人格尊严上已完全自我厌弃的人。在谈及“躺平主义”和“生育率降低”这类话题时,很多网友都强调这是“对抗当今社会最后方式”类似的观点,是“弱者的武器”,但一个不容乐观的现实却是:形成反抗社会的风气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哪怕以“躺平”的这种方式。

这一周,袁隆平在湖南长沙逝世,享年91岁。袁隆平也被称作“杂交水稻之父”,生前获得了杰出的科学成就,在高产杂交水稻方面的很多突破性工作,使得水稻产量得以大幅度提高,缓解粮食短缺问题。不过,袁隆平同时也被官方宣传塑造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人设:一生为民、刻苦钻研、全心奉献……其爱国情怀也被广泛称道,例如他曾说“不爱国就不能成为科学家”。在中国,他不但是一位老少皆知的超级明星,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现世的“科学家神”。在他去世后,“袁隆平”成为了网络审核词,经中国数字时代测试发现,有关他的负面甚至中性评价都有被清理,还有数人因批评袁隆平被拘押、封号,而警方刑拘的依据是《英烈保护法》,其中一条媒体公开的“辱袁言论”是这样的:
file

事实上,一些人对袁隆平的质疑或批评是正当的,例如此前网络上一个流行的骂人梗“袁隆平还是把你们喂太饱了”,潜台词即是袁隆平是改开之后让中国人吃饱饭的“最大功臣”,但袁氏杂交水稻真有如此之大的能量吗?有网友指出,要解决十几亿人的吃饭问题,是一个复杂而庞大的社会工程,种子只是要素之一;有网友说,农产品类型是很多样的,也有好多人不是吃米为主食,况且“吃饱跟吃好还是有区别的”,好多归功于进口;还有网友指“粮食贫困”的根源实则是“权利贫困”,养活人们的其实是人们自己,因为他们的权利得到部分解放。

这一周,微信公众号“中式没品笑话百科”鉴于中文互联网上越发流行“境外势力”的传说而玩笑式地开发了一款桌游——《境外势力杀》,并设置了胡锡进、上帝之鹰、乌合麒麟、小粉红等角色,没想到最后被人举报,微信文章消失404。自己也在微博上被上帝之鹰本人挂出,指控为“境外势力”,有趣的是“挂人”恰恰就是游戏中为上帝之鹰所设定的“一技能”。这一波事件的发展,恰好颇具讽刺性的向我们展现了“境外势力”一词究竟是怎样被民族/民粹主义阵营瞎编和滥用的,也难怪常有网友讽刺“遇事不利境外势力、境外势力每天都很忙”。微信公众号作者维舟点明了这一说法背后防御性的心理机制:“境外势力阴谋论它创造了一种让也许是大多数人舒服的幻觉:我们所有人都是紧密无间的,那些异质的声音都是有意无意受外部敌人操纵的结果,从而也就避免了痛苦的自我反思。”

file

网络恶搞图

一周荐读:

关于袁隆平,今天讨论和争议最多的,是袁隆平是否是杂交水稻之父,当年我们记者报道的重点之一,就是挖掘出在杂交水稻上一大批公众并不知晓的专家。以我今天的看法,袁隆平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杂交水稻之父」,不值得作为重点,因为这件事,很可能并没你想的那么重要。

中文互联网上一直流传着境外势力的传说,没人知道境外势力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他们要到哪里去。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境外势力收了拜登的8000块钱,还没交250元的退籍费,且他们对我们有百害而无一利……为了助力净化网络空间,博主决定开发一款模拟系统,让大家在实战中增强抓捕境外势力的能力。 这款模拟系统以桌游的形式呈现,我们不妨叫它《境外势力杀》。

在12月2号第一次开庭结束之后,网络上纷纷扰扰流传着关于庭审过程、性骚扰事实的臆测与歪曲。澄清流言的最好方式是说出事实,我将说出12月2日,在寒冬深夜的丹棱街,法院门口温暖的人潮之外,海淀法院的法庭里所发生的一切,以及第一次开庭结束后,我们为第二次开庭做的全部努力。

用四十年时间,证明一个数学方程也许不是绝对正确的。整件事情中,最悲剧的角色不是错误的制造者,反倒是反对者们。郭德纲说过,如果我和火箭科学家说,你那火箭不行,燃料不好,我认为得烧柴,最好是煤,煤最好选精煤,水洗煤不好:如果那个火箭科学家拿正眼看我一眼,那他就输了。

本周我们发现:1.各平台均对袁隆平的负面内容进行了清理,但采用的方式不一。2.上海长宁区政府发布的一条文革复刻版“神迹”遭删除,全网禁止讨论。

2021年4月5日,河北沧州泊头市货车司机金德强途经唐山市丰润区超限检查站时,因北斗定位掉线,被处以扣车、罚款2000元。因不能接受此罚款,金德强服农药自杀,最终抢救无效去世。他的死掀起了舆论热潮,引发了很多人对货车司机艰难生存状态的共情,以及对“北斗”定位系统的质疑、对路政执法尺度的抨击。然而,金德强用“死谏”希望带来的系统性改变并未发生,在当地政府熟练的维稳机制下,家属妥协,官方调查报告盖棺定论,他被快速火化下葬,人们的追问不了了之。

一周关注:

@浮:我觉得全宇宙生活的最幸福的就是小粉红了,永远不需要对具体的人的悲苦产生共情,只需要做伟大共同体的歌颂者就好。好轻松,好快乐。 // @史:就是希望下次再有这样的灾难老天可以先紧着这样懂事的人民及其亲友死一死,以免浪费公共资源或被境外势力利用。

5月20日,中文谐音“我爱你”,因此这一天同时也被称为中文互联网上的“表白日”,但这一天演员佟丽娅却与前夫陈思诚微博官宣离婚。“陈思诚、佟丽娅520官宣离婚”很快就登上了微博热搜,但网友就发现与佟丽娅离婚相关的一些词条被从热搜榜撤下了。

@译言:一条标题为“我在北大附中上学的一天”的视频不到一分钟,却迅速火上了热搜前十,八点多进入教室,课程自由选择, 午休有专门的舒适区域,击剑、戏剧让不同爱好的学生都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似乎每一口都是自由的空气。而评论中最多的,就是“小镇做题家”们的遗憾。

近日,有网友注意到共青团中央的B站账号发布了“战狼画手”乌合麒麟的一支公开演讲视频《乌合麒麟:一幅画可以传递出什么样的能量?》,视频在同一天还得到了留学生日报Youtube频道的转发。据官方简介称该节目是全球首个“无语别”的青年演讲节目,采用同声传译模式来促进现场青年的“交流”,同时现场观众均为海外青年,并有模拟“中国外交部答海外记者问”的环节。

5月16日,@第一财经报 官方微博报道民政部最新发布的“2021一季度各地离婚登记数”引起网民热评。“民政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离婚登记人数仅为29.6万对。根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去年四季度单季度离婚登记人数是106.3万对。因此今年一季度离婚登记人数环比下降了72.15%。”

一周话题:

躺平主义

很多人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只是为了走出村子或小区,避免过父母那样的生活。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徒劳了。失败者除了归顺父母,只有就地躺平。直说吧,我比较同情现在宣称要躺平的人。——注意,没有怜悯的意味,我更想用的一个词,是“支持”,可我不敢承担如此鼓励的责任。

无论是躺平还是奋斗,都是一种人生选择,谁都无权干涉。随着当今996、内卷化的盛行,很多年轻人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观,做出最有利自己的选择,躺平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说到底,这是不把人当人,只看到人的用处,看不到人的尊严和体面。当年鲁迅宽慰年轻人说,还是要相信希望: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可是鲁迅不知道,现在每条能走的路上都挤满了人,走得通走不通的路上都人满为患。我的路上满是别人,而我,已经无路可走。

“躺平主义”近日成为中国互联网流行词。时评人长平认为,“躺平”需要社会福利、司法独立和思想自由。今天的”屌丝“们,“内卷”太累了,“躺平”休息一下是可以的。但是,如果真的产生了反抗社会的效果,或者说让当局感觉到了反抗的意味,他们一定不会让它发生。

内卷告诉我们,表面的精细、复杂、讲究不等于高级,更不等于先进,那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假象,一种黑暗中无知的消耗,一种悲哀的精神寄托。

517国际不再恐同日

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这一活动旨在唤醒公众对同性恋、跨性别与双性恋的关注,思考那些因性倾向及性别认同而产生的不公平。据中国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发起人燕子称,时至今日,中国仍有上百家性向扭转机构存在。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虽然跨性别者在国内有四百万之众,但跨性别的生存空间是极其小的,这又导致我们不断地为了保护自己而向后撤退,加剧了环境空间的恶化,以至于在全世界范围内,相对而言,跨性别者的自杀率、抑郁焦虑的程度都更高,而收入水平却更低。

如何找到一个同性恋?这可以是日常生活里关于 gay 达或是姬达的八卦,但也是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故事关于人类为「如何找到同性恋」想出的各种手段,营造出的各色恐怖。关于隐藏在浴室里的监控,排除异己的大追捕,也关于我们每个人,关于每个人可能遭遇的不公平。

一周惊奇:

“微博对发布和传播‘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的内容实施零容忍,一经发现,将严肃处置。” @微博管理员 宣布,站方依据《微博社区公约》等相关规定,已对以下涉事账号:@Apicort尚未发生 @画家蒋林音 @IShtaRose 做出关闭账号一年的处置,后续的进一步处罚,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研判。

中共建党百年纪念日临近,各界也都开始了相关的庆祝、造势活动。5月20日,演员周迅在微博上发表了一个讲述“红船精神”的视频,这也是 #文艺志愿者学党史传精神跟党走# 系列活动的其中一个视频。在微博搜索相关话题,可以看见不少文艺界人士都参与了这项活动。

91岁的刚奶奶患认知症16年,进入重度认知障碍3年 ,在轮椅上坐了3年。伴随着一首熟悉的红歌,近日刚奶奶竟然慢慢站了起来,跳起了舞……这样的“奇迹”发生在长宁区一家养老院里,征得家属的同意,我们记录下这段故事。

呦呦鹿鸣这样的讲人话的作者,居然会被某些人视为寇仇,派人威胁他骚扰他,现在如他们所愿了,呦呦鹿鸣已经两个月没说话了,难道这就是讲人话作者的必然下场么?

豆瓣电影昨日将安德烈·康查洛夫斯基导演的《亲爱的同志》条目删除,本片于2020年9月7日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首映,聚焦于新切尔卡斯克事件,讲述了苏联共产党高官柳达米拉寻找参与罢工的失踪女儿的故事。

5月17日,泰剧《禁忌女孩》官方发布感谢海报,用7个语言感谢该剧在Netflix平台(中国大陆未提供服务)播放量高的国家地区,其中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巴西、菲律宾、香港、越南和台湾,并在后面放上了代表该国家或地区的旗子,因为香港、台湾与其他国家并列,这封海报被转到微博后,不少大陆网民质疑“辱华+分裂”,纷纷宣布抵制。

一周言论:

@四角之地:很大程度上,昨天反复反转的“袁隆平死讯”传播结果是由中国独特的媒体生态和官方媒体的定位所决定的。在美国语境下,议员中枪是否身亡只能由医生而不是媒体作出裁决;但在中国语境下,我们会将袁隆平院士去世的消息认为是官方表态。而官方媒体带头,其它媒体跟进的程序几乎已经模式化,但要知道,媒体只能接近真相而从来不能代表绝对真相。

@梁小门:我的成长轨迹是女权觉醒、参与公共事务的轨迹。他们把它污蔑得如此不堪,但是他们指出的所有罪状,每一条我都很自豪。

@驯荒:螺丝、齿轮互相之间早已有规定工作,有共识;造谣、辟谣、人们从义愤填膺到漠不关心,也是这个循环中必不可少的环节。这个循环好像是无解的,任家属怎样挣扎也不可能打破。

@麦迪讯通讯社:社会事件的走向越发地趋同,并不是因为事情本身的相似,而是处在同一个“舆论场”中的人们拥有共同的思维定式所致。所以,媒体人的当务之急是跳出被刻意营造出来的舆论场,开辟真实的、多元的公共讨论空间。

@黄章晋:今天网上站队划分阵营时,我注意到一个有趣现象,「南方系」这个词已经很少出现了。这是个无情的事实:今天的年轻人,「南方系」只是个概念,大家压根不知道它长什么样。真是不做新闻已好多年。

一周故事

五年来,肖海鸥和崇明一直在等待一本书的问世。他们一个是上海文艺出版社的编辑,一个是北京大学历史系长聘副教授。两人的生活本没有什么交集, 是一个叫江绪林的朋友把他们联系到了一起。

5月16日,河北沧州市吴桥县人民政府发布关于“杂技少年成都失联事件”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通报指出,高文军不是学校的负责人而是吴桥综艺杂技马戏团的团长,孩子们去的不是真正的学校…… 这就是一次试图回家的逃跑带来的种种啼笑皆非的结果:一个假学校,吃了好多苦费了好大劲朝着离家相反的方向走了40多公里,以及最后真正的,回家。

她们想知道,自己的母亲身份是否真的因为结婚与否而有所区别。同时,她们也希望,这份权益最终能惠及那些迫切需要支持,却没有力量发出自己声音的,更加弱势的未婚妈妈。

过去的这个周四(5/20),是维吾尔人类学者热依拉·达吾提教授(Rahile Dawut)的生日,约三年半前,她在接到一通要求远赴北京的电话后,匆匆赶至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自此,亲友们与她失去联繫,音讯全无。但人们并没有忘记她,以及她对维吾尔研究的学术贡献,致这位维吾尔人类学家:生日平安,热依拉·达吾提教授。

一周要闻:

5月18日,发行18年的《台湾苹果日报》忽然宣布停刊。同一天,其母公司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的财产被冻结,香港保安局的依据是“港版国安法”。

报道指出,苹果从2017年开始同意将其中国客户的数据转移到中国,并放在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拥有和运营的服务器上,以作为当时对中国一项法律的回应。 苹果还同意将解锁中国客户信息的数字密钥存储在由中国政府工作人员实际控制和操作的数据中心。由于中国施压,苹果也放弃了在其他数据中心使用的加密技术。

几个月前,王靖渝因为在微博质疑中国官方关于解放军在中印边境死亡人数而被通缉。在海外流亡数月后,上个月传出他在迪拜机场被当地警察逮捕,面临被遣返回中国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