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周报:【CDT周报】第十六期:十年前过去了,究竟是胡锡进变了,还是这个时代变了?

本周中国数字时代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新增敏感词4个,404文章档案馆新增文章5篇,每日一语合集新增网语6条,大事记馆收录热点事件1条,累计向读者推荐媒体19个。

编者的话:

5月11日—17日 这一周,成都四十九中一名林姓同学在校坠亡,因校方的一系列冷漠和拒回应做法,当地媒体亦无法参与进行报道,加之官方给出的解释疑点重重…..家属求真相而不得于是在网上发帖求助,促使整个事件的舆论迅速发酵,酿成一起大事件。在线下,四十九中学校门口一度出现人群聚集,人们齐声高喊“真相”,直至与警察发生冲突。几天后,官方调查的结果姗姗来迟,虽然小林坠楼的前十分钟据称处于“无监控覆盖区”,但至少学校那14个监控并没有坏掉。这起坠亡事件的完整过程似乎是被还原了,但林姓学生同学、家长、老师的声音我们仍然没有听到,有网友评论为什么自己看到了所谓真相,却感觉没有“真相大白”?与此同时,一些出现在四十九中学校门口的聚集者却被指为“境外势力”,理由竟然是他们“其中有人说普通话/流利英语”、“不约而同带白色花”,就连四川省公安厅网警的官方微博账号也支持了这种说法,战狼画手乌合麒麟的“拒绝作画”也更显理直气壮。也因如此,小林母亲还遭到不少网民谩骂、诅咒。有网友讽刺拜登上周很忙,同时做了放生杭州豹子/推成都学生下楼/破坏武汉高层吊篮/伪造全国七普数据 四件大事。对于成都四十九中事件,网络批评声铺天盖地,例如有人说:舆情汹涌源自一个态度问题,官方不应该持这种回应态度;有人说:此事背后社会机制失灵的恶果是当局亲手种下,现在炸弹引爆,依然是当局有责;有人说:社会越板结,人与单位的利益绑架越深,新闻突破的空间就越小;有人说:网民心意难平,证明舆情应对的常见理论(官民良性互动演变)业已破产;有人说:全社会正在滑向掩盖真相死不认错的深渊,长此以往代价重大;有人说:官媒垄断的“真相”,是只对官方有利的“真相”,无论长得多么像真相,只显示了官方操控媒体这个真相。

这一周,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公布,其热度略被成都四十九中事件所盖过。在此之前网上盛传数据正被国家统计局“快码加编”,或要进行“数字维稳”以缓和社会焦虑,金融时报还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中国将出现首次人口减少,总人口不足14亿”。结果数据一公布,中国人口数“果然”高于14亿,2020年还出现1173万人的新增,足足比2019年增加了151.2%,人口增长突如其来……总之,人口数据结果中出现了相当多看起来逻辑无法自洽甚至自相矛盾的细节,这也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分析,一些质疑声音甚至被消失,有网友批评说“中国很可能唯一一个讨论官方公布的客观数据都会被删帖的国家”。除此之外,中国男女比例、出生人口性别比例失衡的问题仍旧严重,人们不禁发问:二十余年的性别比失衡,到哪一天才会结束?“生男生女一个样”的平等未来,又要多久才能到来?

这一周,“端点星”案在北京开庭,法院完成审理未当庭宣判。端点星是一个搭建在GitHub开放平台的站点,用众包方式备份遭微信、微博等平台删除的文章,同中国数字时代的404文库项目一样,备份了大量的404文章。两位网站义工陈玫和蔡伟于去年4月被捕,后来被控“寻衅滋事罪”。直到庭审前一天,家属对案情的了解几乎仍是一片空白。然而庭审上,公诉人提到的“犯罪事实”与却未涉404文章备份,指控两人是2049BBS(端点星附属讨论社区)的搭建者、管理员,BBS上有许多“不实信息、煽动人心、侮辱国家领导人,给国家领导人和国家形象造成负面影响”。结合周报第十四期的“牛腾宇案”的判决结果,看起来在中国最敏感的是“敏感人物”,“被删文章”次之。

img

一周CDT荐读:

5月10日,成都鲁女士(微信号@人生就像泡沫)在微博发帖称在9日九点接到学校通知,告知她在成都49中上高二的儿子林唯麒从楼道坠落而死,学校不但将家属拒之门外,拒绝出示监控,并第一时间遣散了班里的学生并警告他们要三缄其口。鲁女士还称当天晚上八点半,救护车到达学校并把他的孩子拉去了殡仪馆。校方和警察始终没有告诉家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她向各大媒体求助却无人愿意助其发声,故在网上发帖求助。她的帖子很快在微博上发酵,引起大量网民对学校的质疑,发展成为一起重大的舆论事件。有大量微信自媒体发文评论此事。

5月10日,国家统计局官网今天发布了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的1-8号公报数据,公布的数据与此前金融时报的内部消息不同:2020年全国人口总量为141178万人(不含港澳台)。对于这一数据,有评论者指出存在逻辑上无法自洽之处。例如,官方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新增人口1173万,较2019年的新增人口467万,足足增加了151.2%!就这种增幅,实在是“犀利到令人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了。”

5月11日,“端点星”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温榆河法庭开庭。端点星的两名志愿者陈玫、蔡伟于去年4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秘密抓捕,后来被控“寻衅滋事罪”;9月提交至法院,却迟迟不开庭审理。直到庭审前一天,家属对案情的了解几乎仍是一片空白。官派律师配合法官演出,这将是一场在黑暗中秘密审判、走过场的非法闹剧。

本周我们发现:1.有关成都49中的多轮舆情遭到反复压制,话题扩展至多个敏感领域。2.端点星案在社交网络几乎无法提及。

一周CDT关注:

由于某些特殊原因,有些影片的信息只可以在IMDb网站查看,但豆瓣电影的用户也在华语片范围内创建了不少IMDb未能及时收录的影片条目信息。希望豆瓣电影可以扛住某些压力,继续维护好平台本身的内容。

近日,一位美国博主点评某“国产擦边球广告”的视频大火,视频中这位博主如获至宝地分享了一段带有LGBT(女同)内容的“口红广告”(来自抖音),两位女主因一次捡拾口红的邂逅发展出了“穿越时空的爱恋”。这位博主最后反问道“为什么在中国这样一个存在审查且同性婚姻不合法的国家却发展出比我们优秀百倍的同性作品”?不少网友直呼“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5月12日,习近平到河南南阳考察,到了南阳月季博览园。网上片段所见,一批“群众”兴高采烈地欢迎他。习近平问:“你们怎么知道我来了?”一名在场男子说“我们是搞摄影的”,习近平指出“你们没照相机呀”,一阵尴尬的哄笑过后,一女子说“拿手机拍的”。

5月11日,成都四十九中学生坠亡事件发生后不久,学校对事件极力掩盖的行为正在发酵舆情,许多网民涌入战狼画手—— 乌合麒麟的评论区,希望他为这一重大的国内舆情事件作画,不要只盯住西方不放。

5月8日,深圳市劳动节宣传片《奋斗者,不寂寞》突然引发热议,这支看似“致敬劳动者”的短片一开篇就令人震惊—— 你总是自觉加班;全片就有着鼓励加班文化的主基调,“因为你不愿下班,地铁也就陪着你加班…….你总是自觉加班,好在,总有人为你留灯。”

5月10-15日,距离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已428-433天。这位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有人在李文亮的微博下评论:我的好友在今天被炸号了,并没有说过分的话,只是陈述了下事实,你知道现在的舆论环境有多恶劣吗?(@玫朗)

一周惊奇:

本文是习近平总书记2012年12月至2021年3月期间在地方考察调研时的讲话中有关这方面内容的节录。

浙江余姚市阳明街道、凤山街道、低塘街道接连发生多起网络交友引导投资、博彩的诈骗案件,损失金额巨大。犯罪分子通过“学习强国”这类政府机关常用软件,对被害人充分给予关爱,当建立恋爱关系后忽悠被害人进行投资或博彩以实施诈骗。

@纽太普同学:真是太有趣了。这位po主的一个粉丝,去现场找“境外势力”的人,因为穿着打扮比较时髦,被当成了境外势力。

5月11日,一位微博用户@Dib0oM 因公开向成都四十七中的学生传授无法被追溯来源的匿名爆料方式而遭封号。当然,这一传播消息的方式并不复杂,即是在公共场合以Apple iOS隔空投送的方式传送消息给第三者。

@_9977-:见证了一个公众号从色情账号转变为割养生保健韭菜,最后变为政府公文发布账号的过程。 // @黄章晋ster:真是一个非常正能量的传奇故事,爱国不分早晚、不论出身。

一周言论:

@FDU:从这里,我看到一个颇为可悲而又吊诡的事实:一面是污名化的受害者百口莫辩,维权困难;一面是围猎者的流量盛宴。而在他们之间,则是更多所谓的吃瓜群众,愤愤地进入话题,释放情绪后又轻易地滑出。参与围猎的大V很大概率并不在意女权本身如何,对于账号本身而言,既然惩罚的危险微乎其微,那么参与围猎不过是一场包赚不赔的流量盛宴,对于账号后的小编而言,这不过是一次毫无新意的例行公事。

@光之祭:希望有一天,我们都不用自称“我是女权主义者”,而只用快乐而轻松地说:“我就是我。”

@贺欣:离婚纠纷案判决所处的制度环境,使其更容易受到司法场域之外的其他场域影响,这些影响嵌入到法院的日常运作和法官的审判决策中,进而种种社会不平等因素(如性别、经济、文化偏见等)的渗入,使得法律无法完全发挥庇护受害者、惩治施害者的功能。

一周故事:

很多人会因为流亡而一蹶不振,始终流亡并不是真的自由,其实只是换了个牢狱。我们会暂时没有办法再次回到家乡,我们会暂时不能见到亲朋戚友,我们亦会面对很多暂时不能解决的压力。然而这都只是暂时的事。我们与身陷囹圄的手足一样,都可以好好装备自己的信念,为自己准备一副良好的躯体,整顿自己的思绪,在此慢慢磨练自己。

随着各类考核、各种项目的增多,“人才”标准也越来越喜。老师们每天疲于奔命,每个人被三六九等地划分为不同类型的人才,冠以各类头衔,没有头衔的人就像光着身子一样难堪。

律师们的遭遇被作家野渡评述为“冻结时代的开端”,即进入到一个严格管控、社会活力和空间都大大受限的时代。艾晓明认同这个判断,但她也认为,社会运动是有潜流在的:“好像这个河流,你看着表面是冻结的,但是你不可能是冻到深层的,冰下面是有活水在涌动的,或者有时候在冰比较薄的地方,它就会爆发出来,奔涌出来。

易小荷的文字非常敏感,她具备某种像蛛网一样的触觉,一有东西触碰,轻微的振动如同核爆一样地放大。这是优秀作家的素质,放大的内心褶皱终会成长为逶迤的灵魂。就像她的新书封面上印的那行字——真正的人都是疯疯癫癫的,他们用巨大的力量扑向某种天真的事情。

这位能把易中天的畅销书砸手里的不成功书商郑世平,在多年后有了另一个世人熟知的名字——“土家野夫”,在成为著名作家之前,做过的职业包括且不限于:教师、宣传干事、警察、秘书、采购员、面馆老板、编辑、编剧、公司总经理……在这些身份中,从未取得成功的就是商人。用恩师易中天的话来说,野夫经商,“一塌糊涂”。

一周要闻:

5月11日,技嘉因辱华一事引热议并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在被共青团中央点名批评、公开致歉后,记者发现,京东、天猫、苏宁等电商平台均已无法搜索到技嘉相关产品。

近期,腾讯手机管家等84款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被点名,国家网信办要求,相关App运营者应当于15个工作日内完成整改,并将整改情况上报,逾期未完成整改的将依法予以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