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周报:【CDT周报】第47期:2021年他指明了方向,国家赢麻了,而我躺平了

本周中国数字时代【404文库】新增文章9篇,【每日一语】新增网语6条,【大事记】新收录热点事件2条,累计向读者【推荐媒体】51个。

标题来自王五四评论《炮弹要在天上飞多少次,才能被永远禁止》

编者的话:

2021年即将过去,中国数字时代为读者整理了年终专题,共十篇,包括今年和我们告别的账号们、十大网络用语、十大404文章、十大敏感词、十大翻车现场、十大“每日一语”、十大CDT播客/视频、网络视频年度总结、十大CDT推荐媒体、年度人物。第一篇《那些和我们告别的账号们》已发布。

12月12日-18日 这一周,互联网上爆出年底大规模失业潮的消息,服务行业经营惨淡,小微企业大量倒闭,互联网大厂相继裁员,“弃房断供”案例成倍增长…… 一位知乎网友提问“2021年失业的人真的很多吗?”,评论区许多人匿名分享了自己的失业经历,一时间“失业者都出现在评论区”,而更多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人,没有余力在网上发出声音。社会上越来越多的失业者出现,显现出经济形势的整体低迷、日渐衰颓。13日,人民日报在一篇《工作有着落 日子有奔头(这一年,我们获得感满满)》的报道中将一名“灵活就业人员”纳入宣传典型,而这位身兼外卖员、产品推销员和网约车司机三职的林某的故事,却不经意间槽点满满——这真不是疲于生计的无奈吗?就在四个月前,央视财经一条微博(视频)出现了“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达2亿”的说法,这个社保用语(无固定工作)在很多网民看来是刻意“把失业半失业说得清新脱俗”,在当下成功引燃了民众的愤怒之火,将原微博直接骂到“博主已开启评论精选”。15日,国家统计局宣布全年就业目标提前超额完成,被嘲讽“秦始皇摸电门——赢麻了”。前有个体案例,后有整体数据,有网民就此展开犀利吐槽:灵就宫里的灵就工们,属于全过程民主国家中的待富群体,在物价温和上涨的当下,他们也是价格敏感型消费者,得到了伟大就业政策的指导,年度个人财富实现了50%的负增长。
img

这一周,上海震旦职业学院一宋姓女教师在课堂上就“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提出缺乏史料支撑的质疑而遭到学生举报,校方以造成严重社会不良影响为由将她开除。中国官方媒体也对其展开围剿,如人民日报指责“枉为人师,忘却苦难”,共青团中央批评“铁证如山,不容置疑”。当这段教学完整视频流出后,不少人惊讶发现视频被举报学生恶意剪切,掐头去尾、移花接木,完全曲解了宋老师的本意,几乎就是诬告陷害了,而视频中拍摄者冷嘲热讽的讪笑,以及旁人“你把她举报了领个五十万”的建议更是让人不寒而栗。有人认为宋老师对于南京大屠杀的相关历史阐述存在问题,确实有讲错的地方。有人认为宋老师在课堂提出南京大屠杀数据支持的质疑合情合理,并非不可商议…….但在当下,反对官方的“历史盖棺定论”意味着触碰了绝对的政治敏感领域,在可怕学生的举报之下,官媒先定调,微博上热搜,学校做处置,再结合一边倒的民意,连串组合拳袭来,令任何人都无法翻身,着实上演了一把文革2.0戏码。公众号作者安娜称,“谁都不能保证自己说的话无懈可击(除非闭嘴),只凭简单几句话就能界定罪与罚,那么将来,每个人都可能遭殃”,未来这种举报文化浓厚的社会风气,将无比窒息。就在人们还在热议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微博宣布退休离职的消息时,环球时报发出“雄文”《震旦学生不是“告密者”,而是“吹哨人”》,称举报老师的学生不是令人不齿的“告密者”,而是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吹哨人”。有人认为这篇文章应该是环球时报新掌舵者的头把火,并不代表老胡立场,因为就在几天前老胡就有对此事发声——“举报应尽量在校内解决而不轻易捅到舆论场”、“众声喧哗总比万马齐喑好”,去年3月老胡还对“吹哨人”李文亮、“发哨人”艾芬分别致以了敬意。而该文对于“吹哨人”一词的污名化,彻底烧穿了老胡多年来小心翼翼维护多年的纸糊底线,是的,至此“官方公开支持举报文化,这是制度自信”。评论区赞扬该文站稳立场、敢于亮剑的声音不绝,“中国舆论宣传进入后胡锡进时代”来得如此之快。
file

一周荐读:

2021年,有许多人和事在墙内消失了,本文是与我们告别的博主和账号的掠影。很多人在炸号前并没有机会先行告别,还有更多消失的账号我们无从记录。中国数字时代为这些“404”点一盏长明灯,让它们继续讲述人们的言说、行动、思考和抗争。

@河森堡:最近一段,网上爆出各大企业开始成比例裁员,大家纷纷说就业不景气了,我之前还没切身感受,直到前两天,我想起有个谈了一段时间的合作没了下文,就去询问中介,发现中介已经没了,我就想去告诉厂商中介没了,结果发现厂商也没了。那感觉就好像在咖啡厅里,你坐下,桌对面的俩人递过来一份合同:“你看看能合作吗?” 你低头看了两分钟,说:“能合作” 再一抬头,咖啡厅里寂静无人,地板翘起,墙纸剥落,破窗徐徐吹进亮晶晶的霜雪,桌对面的两把旧椅子早已落满浮尘。

@安娜:坦白讲,我本来以为宋老师可能存在过激言词,看完之后,并没有,我反而更加忧伤。因为更可怕的一个事实是,现在这些动不动举报的年轻人,他们似乎有更浓的民族主义情怀,脑子里被一种东西占据以后,更不喜欢听到不同的声音,更不喜欢有人质疑权威。而且相比站起来当面质疑老师,有理有据地与老师辩论举证,他们似乎更倾向于悄悄录下语音和视频作为证据,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移花接木掐头去尾,然后向上级举报。明明对方的声音并未造成对他人身和自由的侵犯,却希望让发出自己不喜欢的声音的人倒霉,受到处罚。他们似乎更享受其中。

疫情悄悄地偷走了我们的很多东西。许多人的生活因此被打乱,小到计划受阻、错失机遇,大到梦想破碎、人生轨迹被改变,甚至与亲人生死相隔、永失所爱,留下永远的遗憾。很多人发出疑问:如果没有疫情,我的人生会不会是另一幅样子?一些人无力改变现状,困乏其中,停滞不前;但也有人不甘被打败,哪怕希望燃了又灭,心里仍然保留火种,等待重燃的那天。

2021年9月25日,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宣布解散。时评人长平认为,支联会被迫解散是对六四记忆的又一次屠杀,是香港抗争史、中国民运史和人类文明史上的耻辱。有这么严重吗?支联会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解散了?

《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通过挖掘已经公开的中国刑事判决书,呈现中国的“地下社会”真实状况。这是第四章:北京强奸案实录。本章总共有60多个案例,都来自于北京法院的刑事判决书。

一周关注:

@胡锡进:老胡转过年就62岁了,到了退休的时候。我已办理退休手续,不再担任环球时报总编辑职务。今后我将以环球时报特约评论员身份,继续为环球时报事业发展贡献力量,继续为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竭尽所能。在此,衷心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环球时报的支持、关注,感谢对我的鼓励,以及批评鞭策。老胡给大家作揖了。

12月16日起,微软旗下搜索引擎“必应”(英文:Bing)在国内多个区域出现变成无法打开的情况。Bing官方随后发布声明称,应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要求,Bing将在中国内地暂停“搜索自动建议”功能30天。因其与百度等搜索引擎相比页面美观简洁,广告少,很多国内网友将必应作为日常使用的主要搜索引擎。多年来,必应也一直在配合中国政府的要求,对搜索结果进行网络审查。此前,必应已经有多次无法在墙内访问的历史。

12月8日是克拉玛依大火忌日,微博等社交媒体上重新开始了对27年前那场悲剧的讨论,针对火灾发生时现场有人喊出“让领导先走”从而延误了学生逃生的记录,网上有一派人断定“这是谣言。”网友@是个小姬零鬼 发出的《正确的集体记忆》长微博反驳谣言论,却被微博屏蔽。

12月7-14日,距离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已639-646天。这位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李文亮医生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网民们在这里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生活与命运。

一周惊奇:

有网友检索发现:@赞多的Claus_House 发布的这段话并非原创,而是原文引用了习近平于2014年12月13日的一段公开讲话,当天也是首个由中国最高立法机构明确设立的“大屠杀遇难者全国公祭日”。整段原微博内容中,仅有加粗部分是由作者所写,其余部分均忠实援引了习近平“掷地有声”(新华网标题)的言论。

12月14日,法学界发生了一件大事,由洪范法律与经济研究所发起的“劣迹艺人的封杀和行业禁入法律研讨”的直播,先是在b站直播间被封,换了直播间又被封了。后转入腾讯会议、好律师APP,因两处平台无法满足超大量用户观看又转入微博,微博直播被掐断十次后,干脆把洪范法律与经济研究所的微博禁言。当时在线的网友们目瞪口呆:这怎么还被封了呢,就想听一节法律课。

诚然,有人是不喜欢猫的,这很正常。而且有时候猫确实可能会打扰到人类,但这件事发生在同济,这有点难以想象。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同济是我们TNR项目的合作学校。自19年7月至今,同济四平大片区的同学们已自发组织给200+的猫咪绝育,以避免过度繁殖,定点投喂维护校园环境,有的猫咪还在同学的帮助下找到了新家。事发前,彰武校区记录在册的30多个猫中,能抓到的成年母猫均已绝育。

最近一则新闻,让许多人深感揪心。广东汕头一女子许某琴难忍丈夫郑某松长期家暴于2019年5月起诉离婚,同年7月法院判决不准离婚。没有结束的不但是这段婚姻关系,还有日复一日的暴力。2020年6月,郑某松再次家暴,用手掐住许某琴的颈部,许某琴持剪刀捅刺丈夫,直至其松手才停止。许某琴报警并如实交代事情的经过,案后多次向郑某松亲属赔礼道歉并取得谅解。法院最终认定许某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近来有一本书的内容被很多人讨论,书名叫《生物科学思政教学指南》。如今,学校不止会单独开始思政课,还需要与时俱进,把思政教学融入到各学科领域,润物无声。该书《染色体与DNA》一章,作者写到:在生物的分子世界里,小到一个原核细胞,大到一个多细胞组成的高等真核生物,分子世界均遵循它们自身规律,忠实地将母本细胞中的DNA复制遗传给后代,保障了物种的稳定,这里,便可以和一代代共产党人继承“红色基因”,坚持为人民服务,保障国家的长治久 安的红色传承相关联,达到政治认同教育目标。”

一周言论:

@余少镭:历史真相难考,但不管是周召共和、诸侯众议,还是虚君共和,“共和元年”都是有年代可考的中国历史的开始,距今已2862年了。而且,就算司马迁的记载跟历史有出入,他使用的“共和”一词,的而且确,就有政体的含义。有意思的是,唐代史学家司马贞在《史记索隐》中对《史记·十二诸侯年表》的“述赞”如是说:“太史表次,抑有条理。起自共和,终于孔子。”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起自共和,终于孔子”八个字实在太沉重了,沉重到,足以让你在冬夜的一场大酒之后,对着它在风中痛哭。

@西坡:法律该当如何惩治孙卓的“养父母”,与孙卓的态度无关。如果一个社会需要被拐卖的孩子为拐卖现象负责,那该是多么荒诞。而事实上,很多人言辞激烈去批评孙卓的时候,就是默认了假如孙卓不能如他们预期那样与“养父母”一家断然决裂,那么就形同帮凶。多么蛮横的逻辑啊。

@枪稿主笔 子戈:一边是被文青们占领的书影音板块,仍然在贡献优质内容;一边则是被流量小将们霸占的小组,成天扒人、爆瓜、搞对立……两相撕扯中,一瓣两治的伟大构想就快要搞不下去了。这也是这家慢公司在这个快时代必然会遭遇的难题。

@过桥土豆:如果你说的谎言范围够大,并且不断重复,人民最终会开始相信它。在谎言得到确立的期间,国家便可阻隔人民对谎言所带来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后果的了解。–约瑟夫·戈培尔,纳粹德国时期国民教育与宣传部部长,纳粹喉舌。 —— 约瑟夫·戈培尔

一周故事:

洪灾过去四个多月,灾区,就像是一块伤疤,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伤口虽隐隐作痛,但这些伤痛,人们却不想触碰,不想提及,受灾群众也咬着牙关故作正常。面对外人,即便是志愿者,他们也想展示自己充裕的一面,坚强的一面,体面的一面,乐观的一面,有文化底蕴的一面。

12月12日晚,广州乱砍榕树,终于有了问责结果。10名干部被问责,其中广州市原副市长林道平被免职,两任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局长,双双被免职。因为砍树而导致这么多高级别官员去职,在我印象中,是绝无仅有的。 广州这次砍榕树,不是小打小闹,原准备是要大动干戈的。

作为农民工,曾植也许契合了一种叙事的类型——身处“底层”的人跨越社会规范,去追求与其身份格格不入的东西,但具体到个体身上,人与人的经验、悲喜和决断却是大相径庭的。

12月初,《回到现场》重访野生东北虎“完达山1号”出没的黑龙江省密山市白鱼湾镇临湖村,当地在其出没的地方,以1:4.23的比例建起了一座老虎雕像,投资100多万元,预计明年7月份开园,此举为发展旅游吸引游客。被老虎咬伤的村民表示,看见老虎就害怕,心里始终有阴影,不喜欢这个雕像。虎口救人的宋喜国则称,老虎雕像带劲、威武,救人的事可以炫耀一辈子。

一周要闻:

12月18日,据美国之音报道称,路透社发表的一篇特别报道说,总部在美国西雅图的电商巨头亚马逊(Amazon)为了赢得北京的垂青而与中国官方宣传机构合作。大约两年前,亚马逊中文网站在“中国书店”(China Books)推销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讲话与文章选集时,北京下达旨意,要求在中国停止允许任何读者打分和评论。

一桩“为罕见病患儿购买救命药被指贩毒”的离奇案件,引发的舆论关注至今仍在持续。更加触动公众神经的,是一群罕见癫痫疾病病友们正在遭遇的断药、误解和被漠视的命运。上个月,1000余位罕见癫痫疾病患儿家属发布联名信,向全社会求助。12月14日,一群病友又相约来到国家药监局办事大厅。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线下相聚,只为了一个共同的心愿,“让我们的孩子活下去。”

今年8月爆出阿里巴巴一名周姓员工指控遭上司及客户性侵事件,当时阿里巴巴表示全力支持警方调查,又称“已将涉嫌违反集团政策及价值观的员工停职。”大陆媒体报道,事件受害人周某于11月25日被公司解雇,理由是“对外发表或传播不当言论,故意捏造、散布虚构的事实,或传播未经实的消息,造成恶劣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