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Weiwei: The Numbers, Updated

continues to blog about "The Numbers," his project to record the names of the students that died during the Sichuan Earthquake.

In this posting, the first section is a volunteer's experience in the town of Shifang; the volunteer went to record the names of the deceased children and talk to their parents. During the earthquake, 11 students and one teacher were killed; the school had three stories and the top story collapsed, crushing the rest. One teacher the volunteer interviewed said that, even before the earthquake, the school as very poor; the parents had to provide desks for the students in the classrooms, and the teacher also had to purchase the teacher's own desk.

The second section, by volunteer Zhao Ying, is about the request to retrieve the project's research materials that were seized by the police; a diary, two notebooks, other data, and a digital camera card. The volunteer brought the PRC penal code to show the police officer, a code that states that the police are only allowed to hold the items for three days, but had already had them for a month. The officer said that materials were still being held by he police and told the volunteer to return at a later date.

Since previous postings on Ai's blog have been erased by his blog host provider, we have pasted the entire post in this update.

你们代表谁呢?09.05.17(2009-05-17 02:16:33)

九.

2009.05.13

清早我坐车去什邡汽车站,路上跟拉车的师傅聊起天来,坐了20天的三轮车几乎都很少说话,今天这个师傅很有意思,他在数钱的时候我拦下来他的车,他说我快把他吓死了,我看着他手里一打绿色的一元钱笑着就跟他聊起来。到了车站他说不要我的钱,我说那可不行。今天打算去什邡市师古镇的最后一个学校。

坐上班车到达师古镇。我打听云西小学在哪里?一个三轮车师傅把我拉过去。校门犹在,教室都是板房。里面的孩子正赶上放学。我问了一位在学校门口做米粉生意的老板娘,她说这个学校没有被打死的孩子,他们家孩子就是在这里读书的,受了一点伤。我问那师古镇上哪所学校有遇难的学生?她说师古镇民主中心小学。拉车的师傅说我带你去。到了民主中心小学。零星几个孩子在校门里面玩耍。我试着问了一下学校对面卖零食的一个阿婆,我说您知道去年地震的时候这个学校有些孩子被打死了吧?她说有的。我问您晓得这些孩子家住哪里么?她说每个大队都有,我说了你也不知道的。我说您告诉我一个就行,您说了我就能找到。总之不是很情愿的给我们指了指附近平桥村一户人家,她说姓蒋。她总是在重复说你找不到的,都很远。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去找。

师傅又把我拉到村里的路上走着。因为平日里这些路都是靠自己走的,他拉着我让我觉得有点奇怪,我跟他说师傅,这一圈叫你跑远了。又打听了几处终于找到姓蒋的人家,孩子的父母不在,只有孩子的奶奶和表姐在家。奶奶说我给你带过去吧,孩子的爸妈在街铺上面。师傅把我和奶奶拉到孩子的父母做生意的地方,孩子的爸爸很热情的接待了我,我跟拉车的师傅结帐,师傅不要我的钱,我一定要给,那个孩子的爸爸还是抢着把钱给付了。说着话店里进来一个女人,他说这是孩子的妈妈。我试着跟她聊起来,她对于我的到来可能觉得很陌生,基本上是我一问一答,话不多,也不想多说。她说这个学校打死了12个人,其中11个是孩子。我说我想找到这些孩子的名字,希望你们能帮助我。男的拨了一个电话,打给一个遇难孩子的父亲,他说一会儿到店里来。接着又打了一个电话,说这个还是他的同学,他们的孩子都是在一年级一班遇难的,这个电话的那边说他们在什邡,媳妇生孩子了。他说了生恭喜啊,就没多问什么。我说您把他电话留给我吧,我事后再问他。

一会儿姓唐的学生家属来了,他是给人家修房子的,在村里人看来算是有文化的人,普通话也会讲一些,但不太流利。他说一共死了11个孩子,1个五年级,1个四年级,其余9个全是一年级的,民主中心小学教学楼一共有三层,地震当时三楼的楼板最先砸在二楼的楼板上,二楼的楼板紧接着压在一楼讲台上方的楼板上面,一层层垮塌下来,前面的老师和孩子都来不及逃脱。这时,另外一对夫妇走进来,也是被蒋家叫来的遇难者家属,妻子已经怀孕了,男的跟我坐下来聊。提起这个倒塌的教学楼无不叹气摇头,整个师古镇就这么一个教学楼倒了,不知该算是地震还是算做什么?德阳来鉴定的人不给在鉴定书上面签字,没有人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家长们去学校要求说理,他们以教室空间为由说是因空间大而导致的遇震后房梁不牢。 他说你看电视上那些在地震后一个月内出生的孩子,现在到处在给他们过生日,找恩人,可是有谁过问过我们死去孩子的家庭,再也没有了,包括之后要出生的孩子。我说我不会去看电视。

姓唐的那位家长帮我叫来了原来在民主中心小学任教的老师。马老师现在被调到云西中学教语文,他的孩子亦在地震当中遇难,他说这些孩子是应该被记住的,跟这些家长的关系也处的比较好。老师说这些学校的条件真的是太差了,地震前学生的课桌都是要家长自己出钱买,地震后本应有国家补贴的教育金费也不知在哪里,因为现在他用的办公桌是自己掏300块钱买的。店铺里面就这样来来去去10多位家长,找不到家长本人或是在外地打工的,他们就把孩子的名字或者家长的联系电话留给我。好几个小时过去,我在等最后最后一位约好要来的家长。

她说她就是蒲沐川穿的妈妈。眼前这个女人留着短头发,穿的很干净,像是城里来的。蒲沐川是惟一一个五年级遇难的孩子,我问她怎么会就死了他一个,他妈妈说孩子就坐在倒数第二排,而且临着教室后门口,其他孩子都跑出来了,他是被一根横梁压在胸前打死的。蒲沐川是个特别热心的学生,他当时是跑进教室喊同学的,喊了很多次,自己最后没能出来。一个从此让妈妈心碎的好孩子,不停说着孩子11年来留给她的故事,眼泪不断,我想听她说完。下午五点钟,她说你看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我们走吧,我说我回什邡,她说她也回什邡去,原来她是接到电话从什邡赶过来见我的。

离开前我告别蒋家的两夫妻,后面所有的学生家长都是他妻子帮我打电话一个个叫来的,她说政府不让我们说,凭什么不说,都是一条命,谁家死了孩子不心痛。她开始信任我。帮助我完成了什邡市最后一所学校遇难学生名单。你们要多多保重自己的身体。

十.

2009.05.15

10:40,成都市青羊区汪家拐派出所。一进接待室我就认出了2009年4月1日那天,我们被带到这里来的时候我身边曾经坐着的一位民警(警号007058),当时他并没有问过我话。另外旁边还有两个民警。

我:您好,我找你们的刘所长。

007058:你有什么事情?

我:4月1日那天,我们几个人被带到这里问话,事后你们没收了我的东西,现在我需要取回。

007058:什么事情?你为什么被带到这里来的?

我:你们带走我们的时候没有跟我们说明任何理由,所以我不知道。

007058:你当时住在哪里?

我:我那天刚到成都,在人民公园刚下车你们的人就来了。

007058:你这得找当天在场的民警啊,我们不清楚的。

我:你那天就一直坐在我旁边。

007058:啊!这是怎么回事啊?你找哪个刘所长?

我:(指了一下门口那块警局人员公告栏)第一行最后一个,警号007180。

007058:刘所长现在在市局开会,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我:你打电话帮我问一下吧。

007058:(打电话给刘局,说明了我的来意)你等一下吧,他在开会,他要问一下这个事情。

我:等到几点?

007058:不知道,他在开会。

我:你把他电话给我。

我给刘局长打了电话,他说12点之前回派出所,叫我等一下。我去买了杯咖啡。11:40,回到成都市青羊区汪家拐派出所。

我:请问刘局长回来了么?

007058:回来了。

我:您帮我通知一下,我跟他约好见面。

007058:他在三楼,我叫不到他,你自己打电话给他吧。

我:那我是不是应该去三楼找他?

007058:刘头儿(朝楼上大喊)。

刘所长:你好。

我:你好。

刘所长:上次你们是三个人是吧?他们这次没来啊?

我:恩,就我一个人来的。

刘所长:你住哪里啊?

我:就在你们派出所附近。

刘所长:哦,上次是没收了你们什么东西?

我:一个日记本,两个笔记本,一个相机卡,一些资料表格。

刘所长:这些东西都不是我们给你们没收的,我实在是不能做主,我只能打电话给我们上级请示,上级呢还没有答复,这个上次已经跟你讲过了。

我:我知道东西不是你收走的,但是你需要告诉我是谁拿走的,什么时候给我。我这次应该拿着一份物件清单来跟你要东西的,之所以没有这份清单,就是因为你们的执法有问题,没有开具任何没收物品的清单。

刘所长:我们执法怎么会有问题呢?我们每一步都是按照法律程序走的。

我:那么在这个问题上你们怎么解释?你们不会没有学过这条法律吧?(我把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放到他跟前)

刘所长:你不要跟我说这个,这个我们都懂。(他拿起书来晃了几下)你觉得我们哪里做的不对可以向上级部门提出质疑嘛。

我:我找过你们市局的法制科,答复是你们叫我们很为难。这算是什么答复我不懂。

刘所长:怎么会呢?我们都是要依法办事的。

我:刘所长,清单你们当时不予以开具已经是违法了,我今天来的目的是要回我的东西,法律规定无关物件三天归还,你们三天不还,现在过去了一个多月,您怎么解释?

刘所长:这个,我跟你说过了,我今天又打电话给上级了,上级还在向上面请示,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有了答复我才能通知你。

我:你一直跟我说的就是你无法给我答复,那么您能找位能给我答复的人来跟我对话么?

刘所长:这个不行,你放心吧,这个事情我反映过了,上面一有消息我会拿上通知你的。

另一民警:哎呀,你看我们都在给你解释,你脸色不要那么不好看嘛!

我:我觉得我已经很好了。

另一民警:我是说你长的挺好的。

我:我说的是我的脸色。

刘所长:你这是从北京来的啊?你上学还是上班啊?

我:做设计。

刘所长:你说报纸上都公布的数字你们还调查什么呢?

我:我们要的是名单,我们需要记住这些名字。

刘所长:你们代表谁呢?

我:代表自己。

刘所长:这有什么好代表的,你们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啊?

我: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存在不同的价值观吧,所以讨论不出什么结果的。

刘所长:你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这个要等上级亲自答复的。有消息了我一定会马上给你打电话的,这个就是你的号码吧?

12:40,离开成都市青羊区汪家拐派出所。派出所的接待室屋头上挂着一块牌子。值班准则:今日事今日必清,青羊区公安分局。

赵颖 Zhao Ying

SUPPORT CDT

CDT on Twitter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Anti-censorship Tools

Life Without Walls

Click on the image to download Firefly for circumvention

Open popup
X

Welcome back!

CDT is a non-profit media site, and we need your support. Your contribution will help us provide more translations, breaking news, and other content you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