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Weiwei, a Tape Recorder is Very Important…

has posted another one of his volunteers’ experiences with police on his new blog.

The following is a  quick summary of the event. (Due to the fact that Ai Weiwei’s blog postings have been censored in the past, the entire text of this post has been copied after the translation.) This story, written by Keke, describes the volunteers’ adventures in Dujiangyan, a city in Sichuan.  While waiting for their driver, they were arrested by the police and taken in for questioning. Their personal information was recorded but, since they did not have a tape recorder, the rest of the story is their recollection of the event. The police asked about the volunteers relationship with Ai Weiwei and what they were doing here. Keke responded that they were helping Ai Weiwei provide disaster relief to children stricken by last year’s earthquake. The police were concerned that their work collecting the names of the children that had died during the disaster would harm society. The volunteers told the police that the names of the children had already been collected, they were here to help with disaster relief. They were interviewed until 7:00 PM, then driven back to Chengdu.  Keke writes that, from now on, volunteers shouldn’t appear too conspicuous (look like outsiders) and should be very cautious. The writer also suspects that one of the volunteer’s phones was tapped.

See also past CDT posts on .

哎,录音笔也是很重要的啊……

六月 20, 2009

19日的派出所之行

早上和赵颖约好9点在新南门车站见面,因为黄增浩的种种原因,迟到10分钟,黄增浩是我捡回来的猫。见到赵颖和姜川,坐上了到都江堰的车,11:00到达都江堰。

带他们找到住的地方,把东西放好后准备去向峨。找一个打印店打印资料,我也想要复印一些东西。我没有复印,因为太贵了。一般复印是1毛,都江堰的复印店要3毛。接着一起去吃串串香。我给一个曾经送过我的司机打电话,让他送我们去向峨,他来时我们还在吃,于是在外面等。吃完走出串串香店,到车子前,警察立马出现,大概有7到10个,走到我们面前,让我们出示身份证。其中有4个便衣,其余的穿着警服。我们要求查看警官证的时候,他们态度极为恶劣。我面前的一位穿警服的哥们拿出警官证就那么一晃,又揣回包里,接着要求看我身份证,我说我没有看清楚,他又拿出来。我看警官证的时候,旁边的赵颖被一名警察推了一下,原因不知道。检查完身份证,我们被叫上一辆面包车,便衣警察说是去做一些记录。

到达奎光派出所,我们进了一个板房会议室,两个女警察进来登记我们身份证,我们第二次拿出身份证给他们。女警的工作态度有点糟,一张废纸,叫我们在上面写上名字住址身份证等信息。赵颖说身份证上都有啊,女警察于是拿着我们身份证自己登记起来。另一女警态度更差,与赵颖在看护我们的手机的问题上起了冲突,估计警察的通性都这样,把我们当犯罪分子看待呢。我们在会议室坐了十分钟,便衣进来把我叫走。我和便衣进入副所长办公室。

坐下来,我首先问他,把我们莫名其妙的带进派出所是什么目的和原因。便衣a没有回答,便衣b这时走进来,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官方语言,大概意思是说,我国宪法规定进派出所并接受他们的询问是公民的义务。我说我要了解你们把我们带走的原因也是公民的义务。便衣b又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没用的话,是说我的情况,可能是他查询我的身份证号码得到的信息,什么你还没有拿到毕业证啊,你哥哥在都江堰上班之类的无聊话题。便衣a绝对是老警察,熟练的拿出询问笔录,登记我的信息,开始询问。

因为没有录音笔,我只有尽量回忆,哎,录音笔也是很重要的啊……

便衣a很直接步入正题,他说,你们清楚你们在做什么,我们也清楚你们在做什么,所以希望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回答既然你是大明白那还抓我们来这干啥,他笑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包中华,旁边的警察立马打火机递上,由此可见,便衣a是一位领导。抽了几口烟,他又对我说,你自己把你们此行的目的告诉我。我说我做事没有什么目的性,所以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估计有点无语,说,那我一个问题一个问题问吧,我说好。

没有想到的是哥们这么直接,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和艾未未是什么关系。我说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便衣a说请你严肃一点,我说好。他说,我们清楚艾未未在做什么,你们在做什么。你们三人这次来是干嘛。我说我让艾未未资助了灾区的几个孩子,我们是去看看孩子的,然后他记录了孩子们的信息,在资助伤残儿童这个话题上大概谈了半小时左右,具体情况就不再细述。然后他问我怎么认识的赵颖和姜川,我说赵颖是替艾未未来看望资助的孩子的。姜川是刚认识,接着他问我,之前我们是不是去了绵竹。我说没有。

便衣b再次走进来,和我聊起天,便衣a顺便打了个盹。他说你觉得艾未未的什么“拒绝遗忘”是好事还是坏事?我说我不知道什么拒绝遗忘,只知道他在做公民调查。便衣b说就是调查地震中遇难学生名单和建筑吗,我说遇难学生名单是在调查,建筑我不大清楚。便衣b又说,你们年轻人都还血气方刚嘛,艾未未就是利用你们这一点呢,他是想把小事扩大化,说白了,他就是想出名嘛。这个名单又不是什么隐瞒的东西,每家都发了钱的,如果没有名单,我们钱怎么发?他肯定也是知道这个的,他看不到我们团结救灾,只知道把一些小问题扩大化,这样其实会造成社会的不安定的。我说,大家做这个是自愿的,不是艾未未逼我们做的,也不是他怂恿我们做的。第二,个人的价值观念不一样,社会本来是多元化的,我们不能去以自己的立场揣摩别人的用意。便衣b说,可能有些东西个人认为是对的,但是放在社会中并不适用,可能会对社会有一定的危害。很多东西只有一步一步的来,这样大跨步的搞,很多人是接受不了的。就社会价值观以及个人的民主素质、制度等问题上扯淡半小时左右。一个女警察进来叫便衣b,他出去了,便衣a继续询问。

记录完毕,我看了下笔录,大概意思也就是,我们此行目的是看看艾未未资助的孩子,赵颖是一同来看的,姜川则是从美国回来想看看灾区的。看完改了几个词语如“可能、大概、好像”之类的为肯定语气词,没有其他要改的了,按指印。

便衣a叫我去会议室坐会儿,到会议室后,姜川一个人在里面,看来警察同志们对他没有兴趣,只是盘问我和赵颖。一支烟抽了一半,便衣a进来把我叫去继续盘问。

他说,我觉得你没有完全的告诉我你们要做什么。我说你不要说你觉得,就直接表达吧。他说你们是不是来统计遇难学生名单的。我说都江堰的名单基本已经完成了。便衣b进来,问我你们今天是不是给聚源的学生家长打过电话,我说打过。他又走出办公室。便衣a继续询问。

接下来内容更多是聊天。笔录已经完成。便衣a说,我当了20多年的警察了,脾气也很差。我很不喜欢有些自以为是的人。说话特别冲,我就会发火。你还好一点,还比较配合。我说人和人之间的沟通本来没那么复杂。有什么说什么吧。接着他给我讲了一些他的情况,他不是我们所在派出所的人员,是都江堰市公安局负责国家安全保卫的。他讲了都江堰的一些受灾情况和当时他看到的情况、做了些什么。因为灾时我进灾区也比较早,14号进去的,就和他淡了会儿当时的事儿。接着话题又回到了艾未未。估计他对艾未未也有一定的了解,国保嘛。他说以他个人来说,他不觉得我们在做不好的事,但是前提是这个是他的事业,他已经近50岁了,不希望生活还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而是希望做好本职工作,安稳的生活。关于地震质量问题,他有两套房子,一样也是在地震中一套成了危房。要说是不是质量问题,他心里也很清楚,可是他能做什么呢。没有办法。个人很无力。我们现在就抛开工作,像朋友一样随便聊聊行不行。我说好的。

接下来的谈话内容比较让我打瞌睡,我感觉他是在倾诉,有很多东西想说出来,等他说吧,至少说明人家还是比较信任我的。他所说的大概都是工作压力,生活压力等方面的问题。

我说我回会议室拿烟,然后和他去另一办公室倒杯水。姜川一个人在那,他把姜川叫过去也做了份笔录,姜川比较拘谨,老实,回答得很实在~我去院子里练了会八段锦,便衣b非说我在跳民族舞,看来我的功力还是很差啊。气功成跳舞了。

问便衣a什么时候走,他说待会,赵颖还在被询问,时间已经是下午6点20。

我和便衣a便衣b在院子里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他们表示会把我们送回成都。

7点左右,国家安全保卫的一个小年轻开车送我们回成都。

总结下来,今天是荒废了一天的时间。可以从中看到一些我们的问题,比如说,行动不能人太多,三人走在路上一看就是外地人,比较显眼。其次是我们会更小心谨慎,电话和家长沟通时应小心一些。据董大哥说过,聚源很多老上访户,多为遇难学生家长,电话被监听。一开始我怀疑过租车的师傅,不过我觉得他的可能性很小,因为之前多次调查都是做他的车,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他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如果他是卧底,我早就进派出所了。

第二,赵颖的电话可能被监听,便衣b很清楚赵颖之前的行踪。我都没他清楚。

第三,我第一次进派出所,没有遇到想象中那种蛮横无比的警察。这次进派出所还是比较有意思的一件事。我们没有瞒你们政府人员。互相都明白说话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有无端的畏惧、尊敬或歧视。大家都是社会中的个人。那种源自恐惧的尊敬和源自热血方钢的歧视都会对行为和语言造成一定影响。而沟通是不需要这些的。

差不多就这些了。有点流水账的感觉~

可可

Open popup
X

Welcome back!

CDT is a non-profit media site, and we need your support. Your contribution will help us provide more translations, breaking news, and other content you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