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周报:【CDT周报】第22期:希望编程随想这么厉害不会被抓 希望我党这么厉害可以上天

本周中国数字时代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新增敏感词3个,404文章档案馆新增文章3篇,每日一语合集新增网语6条,大事记馆新收录热点事件2条,累计向读者推荐媒体28个。

编者的话:

6月19日——25日这一周,报龄长达26年的香港《苹果日报》被迫停刊,于24日出版了最后一份实体报纸,其网站、推特、Facebook、YouTube等也在凌晨陆续关闭,彻底写下“苹果终章”。苹果日报官方对外宣称这是基于“员工安全及人手考虑”,就在消息公布当天,苹果日报的一位社论主笔“李平”(杨清奇)被捕。而就在一周之前,香港警方以涉嫌违反国安法拘捕了壹传媒及苹果日报5名高层,更冻结了公司大量资产。1995年6月20日,苹果日报创刊,其创刊社论《我们属于香港》称“在举世众目睽睽之下,谁敢贸然对香港胡作非为?中国能不让我们有一个自由充裕的生存空间?”2020年7月1日,港版国安法通过,苹果日报头版以《恶法生效两制盖棺》为题报道,开篇一句“香港迎来主权移交后最坏的时代”仿佛是对25年前尚存一丝“天真”的否定,开始走向自己命运的倒计时。未过一年,苹果日报就用它的死亡亲身验证了这句“盖棺定论”,也昭告了香港一国两制、新闻自由的彻底死亡,有人说这是“香港最后一份异议报纸的终结”。如今的香港“街上没了游行,维园没了烛光,报摊没了苹果”,但“最后一夜”香港街头排队买报的人龙,以及苹果日报大楼外声援、送别的人潮令人毫不怀疑“一个苹果掉下去,会有千万个苹果长出来,苹果精神仍在”,也许终有一天苹果日报会以另一种形式归来。有网友评论称,苹果日报并不完美、也有缺点,但以勾结境外势力这种莫须有罪名关闭报社逮捕记者,这是要进“历史黑档案”的。当然,有网友难掩悲观,认为在禁评禁贫禁平禁苹(评论、贫困、平躺、苹果)时代,肃杀的氛围不会消散。“苹果之死”或会促成大陆网民价值观、看法、立场的更大对立,有人说这是为七一献礼,有人说这是为“七一献礼”;有人说背后是拜登打牌,有人说背后是“拜登打牌”,在严厉的审查标准之下,黑话、反话、反串、玩梗、讽刺广为流行,一种更加吊诡的墙内外舆论氛围在形成。例如这一周拜登在为乱港乱中的“打苹果牌”负责同时也在为柳州某小区冲突的“打物业牌”负责;赵立坚也因一段口误,令发言的“爱国”部分在墙内被夸奖、“反共”部分在墙外被夸奖。

这一周,复旦大学因成为众多网络负面事件的交集也上了热门:数学教师姜文华杀死党委书记王永珍、历史学家葛剑雄发表“学术要为政治服务”的争议观点、中文系主任朱刚的“求仁得仁”祭文暴露其水平……这一系列负面事件无不揭示了复旦大学精神的沦落。仅从产生“网络热点”来说,复旦大学或许是成功的,例如一位职业是体育老师的网友就说“当看到复旦数学系命案暴露了中文系主任的语文水平,我真忍不住出来点评几句”,让“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这一搞笑梗走近现实。而当网友们批评葛剑雄“国家利益至上”史观的时候,或许也不该忘记一大背景:早在2019年复旦就将原学校章程中的多处“思想自由”、“学术独立”字句删除,增加了“国家意识”、“社会主义价值观”等。当然,复旦大学的问题仅是中国高校问题的一个缩影,因此频发的“奇葩事件”也就并非复旦独有。这一周,燕山大学石油专业教授声称已用马哲原理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北京大学召开专题会议领会习近平重大回信(214字)精神…… 不过,当我们谈论复旦的大学的时候,大概都忽视了一个细节,就在苹果日报的社论主笔李平(杨清奇)被捕前一天,他还撰文《不要天快亮还尿床一泡》讥讽自己的校友葛剑雄(据查杨清奇也为复旦毕业)。那么问题来了,当把一句“苹果日报的社论主笔李平(杨清奇)也是复旦的”发在复杂中国舆论场,这到底是在褒复旦还是贬复旦呢?

img

一周荐读:

香港最后一份异议报纸《苹果日报》在其创刊26周年纪念之际,因政府的不断打压而被迫停刊,该事件被视为香港新闻自由和“一国两制”的终结。 《苹果日报》1995年创刊时正值香港即将经历主权移交之际,其创刊当天的社论说:“我们要办的是一份香港人的报纸……不怕九七后情况有变吗?我们怕,但我们不愿意被恐惧所威吓。我们更不愿意被悲观所蒙蔽。我们要积极乐观地面对未来,因为我们是香港人!” 一语成谶。 许多网友在墙外表达了对《苹果日报》的不舍、悲愤与敬意。有网友难掩绝望,称“苹果日报之死是香港之死”,自港版国安法实行起,“香港已彻底内地化”,“苹果绝响,香港沦陷,东方明珠已经泯灭!”还有网友仍怀揣希望,认为:“一个苹果掉下去,还有千万个苹果会长出来”。

我希望未来的人们,会记住为了这自由一天的到来,在所有那些实名的、匿名的、无名的点滴抵抗行动的背后,一个个真实的生命,以及他们的智慧、勇敢、坚持和牺牲。“编程随想”和它的作者,即使今天我们还不知道他的真名实姓,打开他的一篇篇博文,每一个读者都会看到,这就是21世纪的中国人,在网络上抵抗专制,争取自由的真切证明。

6月7日,复旦大学数学系发生教师手刃系党委书记血案,继而引发了对高校“非升即走”聘用制被滥用的质疑。据报道,“非升即走”并非复旦大学首创,2014年起,北大清华率先实行3+3聘任制,对“未通过考核”的青年教师进行淘汰,然而考核规则不透明、标准含糊,尤其在社科学术甚至可能成为党同伐异工具,引起诸多争议。2015年,留德政治学博士吴强成为清华大学政治学系第一个被“非升即走”制终止聘任合同的青年教师,理由却是其研究“过于敏感”、“不听话”。

十几年前我就说过,中国科普应该分成两派,一派面向“左派”,一派面向“右派”;面向“左派”的科普太少,应该加强。现在十几年过去,面向“左派”的科普加强了多少我不知道,但面向“右派”的科普干脆不让普了。你能说是以前的科普人不懂王研究员说的这些道理吗?不,是时代变了。

一条已被证实的网传通知:各位好,刚刚接到市委网信办网管处通知,要求各大电商平台(淘系京东等均在列,友商也在其中)针对违规销售设计“躺平、躺平学、内卷”等字样的文化衫、T恤、手机壳、车贴做下架处置,相关情况于6月21日前,提交反馈清理数据、典型样本截图等内容至网信办邮箱。

一周惊奇:

6月23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在回答记者有关“中方正系统性隐瞒新冠疫情”的提问时,赵立坚出现了一处明显口误。将“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始终本着开放、透明的态度,毫无保留与各国分享防控诊疗经验”之中的“防控”说成了“反共”。

6月22日,在挖矿交流群中流传的一张图片中,一位矿工在Twitter上发文感慨:“昨天,离成都10个小时车程,在四川阿坝的深山中,朋友目睹了比特币在中国最后一晚的关机过程。挨个按开关按钮后,轰隆隆的声音突然变得安静。在低低的啜泣声中,大家吃了散伙饭。中国的比特币挖矿时代告终。”

北京大学校长郝平指出,总书记的回信内涵丰富、高瞻远瞩,情真意切、语重心长、催人奋进,对全校留学生,对全校师生员工,对中国高等教育界和全国高校师生,都是巨大的勉励和鼓舞。

据青岛应急管理官微消息,6月17日下午召开的全国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对湖北十堰燃气爆炸事故的原因作出初步分析,披露了关于事件的一些细节:事发建筑物在河道上,铺设在负一层河道中的燃气管道发生泄漏,因建筑物负一层两侧封堵不通风,泄漏天然气聚集,并向一楼二楼扩散,达到爆炸极限后,遇火源引爆。

2018年,长沙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引入了一家高新技术企业。这家叫湖南通证网络科技的公司绝对是当地翘楚,创始团队大多来自清华大学、中山大学这样的知名985高校。名校计算机专业高才生创业也就罢了,关键研究的还是最前沿的:区块链技术。

一周关注:

近日,河北省教育厅近日发出公告,公布了今年受理的全省高等学校申报该省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及科技进步奖的名单,其中一位入选学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位燕山大学石油专业的教授李子丰的研究项目以“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 发展牛顿物理学”为题,主张利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来推翻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6月21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国至少有50万人遭受现代奴役并被强迫劳动。国际劳工组织8个核心公约,美国仅批准了2个。美国现在需要做的,是放下道德优越感,停止在劳工问题上搞双重标准,首先实事求是地反省自身存在的严重侵犯劳工权益问题,并为此负责。环球时报官方微博在报道此消息后,评论区出现大型翻车现场,现评论区已关闭,近8000条评论不可见。

微博上有大量网友在@南洋传媒的一条“物业员工使用干粉灭火器喷射业主”的新闻转发下热议此事,然而评论却大都“走偏”,有许多网友借业主与物业的关系讽刺当局和小粉红,各种模仿“官方/五毛话术”所创作的趣味横生的段子让网友感概“这是最近看到的最正常、最宽慰的微博评论区”。

七一建党节将近,微博、B站等平台最近上传了由一百位说唱者合作的庆祝建党100周年的主旋律歌曲《100%》,歌曲质量却令人失望,评论里的留言多数都是嘲讽。@耳朵桑:说唱文工团。 // @葫芦屯鲍勃迪伦2:一百个奴才。

6月18日,一则名为《我支持生三胎——八位父亲的真诚发声》的广告在中文互联网上引发争议。广告中八个不同职业、不同年龄段的男性分别回应了人们不愿生三胎的主要理由,包括如何面对教育内卷、丧偶式育儿、身体扛不住等,但不少网民质疑片中人物给出的理由根本经不起推敲,且在片中听不见一点来自女性的声音。

一周故事:

普通,是二本毕业生给人留下的印象…..深夜,他们在马路边拿起擦车布,面对那些挑剔的司机雇主。他们似乎从未摆脱眼前的生存困境,偶尔的成功也用以填补物质欲望,他们没有长远规划,面对话筒,他们说面子一文不值。

两件事情,都是属实的,但,不可以说。这只是我这几年发声以来,经历的一角,老实说,有心理阴影了。没有diss任何警方的意思,他们也是被要求。我困惑的地方是:我至今都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昨晚跟两位警官深聊一个小时,也没能解了我的惑。

近日,中山大学学生会主席伪造大量聊天记录和虚假裸照造谣同校近二十名女学生与一名男学生约炮和进行淫乱派对,受害人报警后警方介入调查,此为被污蔑的男学生的自述…..每当我发出疑问我为什么要接受某一项程序时,得到的答复总是一样的:“这是程序的一部分,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从古普塔的垃圾玩具到普拉卡什的折纸显微镜,似乎真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让人看到那种深入核心的“穷折腾”精神。在我看来这就是正在印度发生的科技教育实践。我相信这样的实践正在为印度更强大的科技人才培育发挥着重要作用。

一周言论:

@宋志标:“求仁得仁”这个四个字本不该进入这件事中,但事已至此,对方辩友只能硬着头皮强行讨论。这个分歧的形成与风行,折射出涉及大学的社会新闻的讨论,往往不能保持在正经路上,哪怕衍生出文化辩题,往往也因为诚意的匮乏,暴露出相当程度的冷漠,导向无意义的热忱与纠结。

@维舟:本来,这并不是逢迎媚上,也不等同于歪曲历史来为政治服务,但在坊间流传时,人们不暇细辨其微妙之处,不免大感震惊,因为人们对历史研究的普遍预期仍是客观独立的研究,但却发现这种这种“客观独立”都是有条件的。

@高低杠:当一个词本来具有的意义被抽干,转而带有某种明确的情绪或立场,却不指向任何对具体事物的思考时,它作为语言的意义就基本消失了。

@安元鼎:错误在所难免,但错得如此荒唐,作为一个偏远地方出身的体育老师,我都想对这位所谓中国双一流学府的中文系主任的雄文批注一二。 // @宋石男:改后,虽然还是五毛文章,但至少文辞雅驯,逻辑顺畅,不那么丢人咯。

@Alfred:有一刹那我觉得,流亡者的时空原来一直停留了在2019年,我们带著遗憾来到异地,但抗争一直没有停止。

一周要闻:

近日多名关注中国的人士被领英告知,由于他们个人资料有被禁止的内容,所以他们的资料将在中国被屏蔽。相关人士认为,这个例子显示,企业一旦配合中国进行内容审查,便很难回头。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6月17日敲定了禁止认证视为安全保障方面风险的华为技术等5家中国企业的通信设备的方针。未接受美国政府补贴的通信商也将无法使用 5 家企业的产品。进一步加强了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限制。